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都市最强武帝

第一百零二章 应对办法

都市最强武帝 承诺过的伤 3626 2020-04-10 12:47

  第一百零二章 应对办法

  “不是真,也不是假?”莫说沈雨萱和刘洋两人,就算是身为赌石大师的黄石和魏老两人,此时都是眉头微皱。

  “我想,我有些明白杨奇的意思了。”片刻后,黄石突然道。

  闻言,众人顿时看向了黄石,要说这一次的缅甸公盘之中,出了杨奇之外,最有可能认出假毛料便是翡翠王的弟子孙磊和黄石。哪怕是孙磊也不见得比黄石强多少,此时他一开口,众人心中不免有些期待起来。

  “如果我没猜错,这块赌石应该是用真毛料,而且品相不算太差的毛料制作而成。”黄石缓缓道。

  真毛料制作而成?

  黄石的话音刚落,沈雨萱和刘洋两人神色便是猛地一变,紧接着,两人眼前一亮。二人本来就是心思细腻之辈,经营翡翠生意,自己的赌石技术虽然没有达到大师层次,但也不算差。这样的情况之下,黄石只是稍微提醒一下,两人便是立刻明白过来。

  用真毛料制作假毛料,就像古玩界用真古董掩饰价值更高的古董是一个道理。真毛料价值不高,所以可以用来制作假毛料,因为毛料是真的,就算其中蕴含的翡翠差点,也没人会想到那毛料有问题,只会怀疑自己的运气而已。

  “没想到薛青岩的造假水平,竟然已经达到这个层次了。”魏老感叹一声。

  魏老虽然是赌石大师,可就算是普通的假毛料都认不出来,何况是这种层次的假毛料,要知道,想要用真毛料制作假毛料,难度更大。因为真毛料本身就蕴含了绿意,那绿意分布在毛料内部,想要在作假,难度太大了。

  “薛青岩这些年一直在进步,是我们,还在原地踏步而已。”黄石苦笑一声,这样的假毛料,他也看不出丝毫的问题,恐怕出了翡翠王,没人能够看出来。就算是如今翡翠王最得意的弟子,也是一样。

  这块毛料的造假水平,已经和几十年前的假毛料根本不是一个层次。

  “只怕从此翡翠界又要多事了。”魏老微微叹息。

  假毛料不好分辨,对于整个翡翠界都是灾难,一旦这些假毛料流出,谁能保证看出来?要知道整个华夏翡翠界的赌石大师,也就数十位而已,这么点人,相比起翡翠这个庞大的市场,实在不值一提。

  “杨奇,有没有办法分辨这种赌石?”黄石急忙道,这种新的假毛料,危害实在太大了,其危害程度,甚至比之前谢光耀遇到的假毛料还要大。

  谢光耀遇到假毛料,根本就是没有翡翠的毛料制作出来的,而眼前的赌石,却是用有翡翠的毛料制作出来。假中有真,真中含假,真真假假,这才是造假最高的境界。就像那些古玩,透过接面的方式,哪怕用现代的高科技断代手段,都无法辨别真假。

  “暂时还没有,没有亲手接触过这种赌石,我也不知道如何判断。”杨奇微微摇头,实际上,他连之前的假毛料,都没有办法教别人判断。

  毕竟他所用的判断方式,是感应其中的天地元气,或者运用元力测试石质,两种办法,都不是普通人能够学会的。

  闻言,众人都是有些失望,这可是价值近两千万的赌石,怎么可能轻易让杨奇接触。

  “没想到翡翠和古玩都一样,都是这么多弯弯道道。”一旁的谢光耀撇了撇嘴道。

  古玩?

  此话一出,杨奇和黄石眼前不由一亮。

  “黄老,你应该认识一些古玩界的大师级人物吧?”杨奇看向黄石道。

  黄石微微点头,他自己开的店铺就有古玩,他对古玩接触虽然不多,但因为在翡翠界的名声,倒是认识一些古玩界的大事。

  “杨先生的意思,是想透过古玩界辨别古玩的方法,来尝试辨别这种假毛料?”一旁的刘洋突然道。

  杨奇点了点头,翡翠界想要辨别这种毛料,实在太难了,他自己虽然能够辨别,可却无法教会别人。这件事关系到整个翡翠界,不是杨奇一个人能够阻止这种假毛料流通的。否则当年翡翠王,也不会直接对源头的薛青岩动手。

  至少如今他们根本不知道薛青岩在什么地方,更加无法找到薛青岩,从源头入手的办法,自然也就行不通了。

  翡翠界虽然没有什么太有用的办法,可古玩界就不一定了,古玩界造假的方式五花八门,多不胜数,古玩界成为大师级别的人物,对于辨别假古玩,都是极有心得。若是能够得到他们在辨别假古玩的心得指点,说不定就能找到办法应对眼前的假毛料事件。

  “这个办法好。”魏老闻言,不由笑道。

  经过杨奇和黄石的提醒,他也是想到这个办法的好处,若是真的能找到办法,说不定这次假毛料事件,就会彻底的消灭在萌芽之中。

  “这个想法虽好,但未必有用,毕竟翡翠和古玩有所不同。”黄石缓缓道,他对于古玩和翡翠都有接触,虽然知道这个想法不错,但最终能不能找到应对假毛料的办法,还是未知数。

  “没想到我随口一句话,竟然还能有这作用。”谢光耀见状,不由笑了起来。

  听到此话,众人心中却是一阵苦笑,他们这些人,接触翡翠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思维方式都一直限定在翡翠界,想从翡翠界的办法去分别。根本没想过,实际上假毛料的事情太少,翡翠界对于假翡翠,还有些应对方法,但对于假毛料的研究实在太少了。

  而谢光耀本身只是一个业余爱好者,甚至对于赌石都不怎么懂,所以他一开始就没站在翡翠界去想办法,只是从一个普通人角度看问题,自然一下子就看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这或许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道理。

  因为刘洋这边还没确定准备投标的赌石,自然也就不需要杨奇每块都帮忙分辨,要是这样,杨奇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只用分辨真假毛料就行了。谢光耀死活要跟着杨奇,理由是跟着刘洋脸黑。

  “雨萱,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就在一行人分开不久,一道熟悉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

  看着来人,杨奇等人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柳向南一行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