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都市最强武帝

第两百零一章 诱惑

都市最强武帝 承诺过的伤 4155 2020-04-10 12:47

  第两百零一章 诱惑

  杨奇有些发懵,他和王秋月一共聊了也不到几句话,对方到底是多放心,就这样将女儿塞给他?他根本不知道,不是王秋月像将自己的女儿塞给他,而是下午赵奕馨说的,已经是让王秋月将他当成了自己的女婿。

  三楼一共两个房间,王秋月将杂物房都锁上了,如今只剩下赵奕馨这一个房间,就算是杨奇想要去杂物房将就一晚上,都不行。

  “那现在怎么办?”杨奇有些无语的看着赵奕馨。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且赵奕馨还是一个大美女,杨奇真担心自己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要知道他和罗蓉分手也有一段时间了,单身快三个月了。

  “你睡床上,我睡地上好了。”赵奕馨想了想,开口道。

  “你睡地上?”杨奇嘴角一抽,他好歹也是一个男人,怎么可能让女人睡地上。

  “这样吧,还是你睡床上,我睡地上好了。”杨奇无奈道,让一个女人睡地上,他还真做不出来。

  “这不太好吧,你是客人……”赵奕馨一脸犹豫道。

  “那要不是我也睡床上?”杨奇无语道。

  “那你还是睡地上吧。”赵奕馨急忙道,说完似乎还怕杨奇和她抢,一下子扑到了床上。

  “啪~”

  一个小盒子从赵奕馨身上掉在了地上。

  “这是……”看着地上的盒子,杨奇不由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赵奕馨,他实在想不明白,一个女人和他在一个房间,带着这个东西干什么?难道是是在提示他可以做点什么?

  “你看着我干嘛?”赵奕馨没杨奇目光盯着,不由一愣,急忙道,“我不会把床让给你的。”

  杨奇嘴角一抽,旋即伸手指了指地上的盒子。

  “啊~”赵奕馨顺着杨奇所指看去,俏脸顿时一红,嘴里惊呼起来。

  紧接着,赵奕馨急忙将那盒子捡起来,看也不敢看杨奇,用枕头捂着脸倒在床上。

  “这次被老妈害死了,杨奇会怎么看我……”赵奕馨欲哭无泪,男人身上带着这个还好解释,可她一个女人,而且还是找杨奇冒充的男朋友,可身上有这个,就难解释了。

  万一杨奇误会了,对自己做点什么,自己该怎么办?反抗,还是接受呢?

  赵奕馨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满脑子都是各种乱七八糟的猜测。

  ……

  二楼,一间卧房内。

  “成了。”王秋月听到楼上的惊呼,紧接着便是没有了响动,脸上多了一丝笑容。事情和她预料的一样,自己摆的迷魂阵,加上自己女儿的条件,杨奇哪里还不就范。

  “什么成了?”一旁的赵德闻言不由一愣,皱眉道,“老婆,我记得三楼不是就馨馨原来的房间空着吗?”

  原本三楼的两个房间都是能住人的,不过后来赵亦伟买了房,搬走之后,三楼赵亦山就搬到二楼去了,至于老人,则是独自住在底楼,毕竟老人上了年纪,上下楼梯也不方便。

  “三楼现在就一间房间。”王秋月淡淡道。

  “一间房间,这不太好吧?”赵德眉头微皱,他们到底是女方,如果是说是男方的父母这么安排,还能说的过去,可是女方的父母这么安排,似乎显得他们有些着急嫁女儿了。

  “有什么不好,我今天问了馨馨,他们早就那啥了。”王秋月开口道。

  “这丫头……”

  赵德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到底是自己的女儿,两人还没结婚,他不想自己女儿吃亏。

  “这有什么,现在年轻人结婚,哪一家不是奉子成婚?”王秋月脸色一沉道,村里结婚的同龄人也不少,基本上没听说谁是结婚一年才有小孩,大多数都是四五个月小孩就出生,还不都是奉子成婚。

  “再说了,我还给女儿准备了东西。”王秋月自豪道,虽然她比较喜欢杨奇,不过还不知道两人的打算,所以一些该采取的措施,还是要采取。

  “你怎么有那个东西的?”赵德自然知道王秋月口中德东西,不过他更加奇怪,王秋月怎么会有,他平时都不用那个,再说王秋月今天可是一天都在家里帮忙,根本没时间出去。

  “我让儿媳妇买的,你们这些男人,自顾着自己,会想起这些来?”王秋月狠狠的瞪了赵德一眼。

  “咳咳……”赵德闻言,尴尬一笑,他们结婚那年代,物质匮乏,哪里有这些讲究。

  “老婆,今晚……”赵德目光火热的盯着王秋月。

  “死鬼……”王秋月老脸一红,两人直接关灯休息,不一会,屋子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响动。

  ……

  “这家伙在干吗?”赵奕馨在床上胡思乱想了许久,也没感觉到杨奇靠近,不由将当着脸的枕头拿开。

  目光看向不远处,之间杨奇正盘坐在地上,仿佛睡着了一般。

  “又在练瑜伽。”赵奕馨撇了撇嘴,说起来和杨奇合租之后,她也见过几次,杨奇大半夜的盘坐在客厅,刚开始她好奇,后来看到这个姿势有些像瑜伽,也就不在奇怪了。

  “大美女就在旁边,却自己去练瑜伽,活该你找不到女朋友。”赵奕馨嘟着嘴,恶狠狠的想道。

  杨奇和她合租,也快三个月了,这三个月的时间,并没有女生来过,她自然认为杨奇没有女朋友。

  躺在床上片刻,赵奕馨的眼皮越来越沉,毕竟白天已经十分的疲惫,很快便是睡了过去。

  一夜无言,第二天清晨,楼下小院传来几道人声,杨奇也是从修炼之中醒来,昨晚的修炼,担心赵奕馨打扰,他只是浅层次的修炼,不敢像在自己卧室那样深层次的修炼。毕竟深层次的修炼,是不能受到太大的打扰,浅层次则不然,可以随时中断。

  酷夏时分,很早就天亮了,晨光透过窗帘照进房间,床上的赵奕馨还在熟睡。赵奕馨的睡姿明显不怎么好,整个人大大咧咧的趴在床上。

  “白色?”杨奇盘坐在地上,目光正好和床身的高度相差无几,从他的角度看去,赵奕馨分开的双腿,若隐若现,能看到一抹白色。

  男人都知道,清晨的时候身体会有些反应,虽说昨晚杨奇在修炼之中度过,这种反应已经被压下去,可突然看到那一抹白色,他顿时感觉自己口干舌燥起来。

  “引人犯罪啊,要不是有雨萱了,就冲你昨晚准备的东西,非得把你就地正法。”杨奇连忙收回目光,深吸一口气,心中暗暗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