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玄天一策

正文 封印

玄天一策 月华如水z 2744 2020-04-12 23:39

  第五章封印

  天色渐暗,一天又将过去,黑夜再一次的来临了。经过几天夜以继日的修炼,墨羽的等级从凝气三级升到了凝气四级以平常的速度来讲已经是很快了,但相对于参加接下来比试墨羽的竞争压力依然很大。之前奋勇争先的决心已经渐渐被桎梏不前的焦虑消磨掉,墨羽开始烦躁。特别是现在天又黑了,墨羽讨厌黑暗,玄色的天幕配上幽静的四周,那最容易引人入梦。他以前几乎每个月都会梦到红色世界紧接着是白茫茫的寂静,即使是墨羽看过了好多次的熟悉情景景,却依然会迷失在那个找不到出口的未知世界。练习完毕闲来无事墨羽看向窗外,适时一轮金黄的圆月悬挂天边,今夜是十五了,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墨羽下一级的等级提升很难,自从上次升级后就一直没有进步。眼看还剩下半个月的时间了,现在墨羽心情一点也不好。明明都向自己许下了承诺,要为变强这个梦想而努力,可当努力没有成果时,墨羽想要放弃。墨羽自以为从来不是一个懦弱的人,当面对困难时,认真努力之后没有换来成功,他只是质疑耕耘之后是否真有结果,努力之后是否真的可以成功。一阵清风徐来,伴随着美好月色,墨羽决定还是先洗洗睡了吧。

  正当墨羽即将熟睡的时候,他隐隐的觉得有人在他旁边。墨羽很想睁开眼睛,尝试挣扎了几下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他想喊他的娘亲,可嘴里发不出声来,于是墨羽放弃了挣扎。墨羽记得自己并没有做梦,但在他眼前的场景却如梦中仙境,这么美丽安静的世界让墨羽沉醉其中:辽无边际的草地,纯净蔚蓝的天空。只是墨羽感到很奇怪的是,这个仙境如同一幅美丽的画作,没有太阳却明亮清晰,天空中没有云飘浮,地面上没有风吹动,,一切像是定格住了,没有任何的波动。“跟来”墨羽听到的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呼唤自己,那声音似乎来自于天际。那声音引起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吸引着墨羽行动,他恍恍惚惚的迈出了脚步,周围并没有路,但墨羽的脚很自然的抬起来,只为追随着那莫名的声音,即使没有人影出现过。墨羽的心里没有丝毫的不安,他本能反应这个声音是善意的。因为如果想致自己于死地的话,那当他悄无声息的进入房间时便可以下手,况且他实在找不出有人要杀害自己的理由,因为自己一无是处,不可能给别人造成威胁。于是墨羽就这样不知道走了多远,忽然他闻到了一股兰花的香气,渐渐的花香愈来愈浓烈,忽然间温度骤然下降了,仿佛掉到了冰窖里,墨羽不禁打了个寒战。

  墨羽心里正纳闷那,为什么自己会被带到这里?自己一介废物,会有什么人对自己感兴趣呢?不,那墨子修不就对自己感兴趣吗?额,那这样的话,自己岂不是危险了。咋办?只能静观其变了,现在的情况自己又不能控制,相信吧吉人自有天相,我妈还等我回家吃早饭呢。好像到了地方,墨羽停下了脚步,他本能的感觉到自己已经来到了寒冷的最深处,那刺骨的寒意使墨羽更加好奇自己在那,现在的季节是晚春了,马上进入夏季的时节。怎么会有这么寒冷的地方,这还是在墨家本院吗?可墨家哪有如此寒冷的地方?如果真的还是在墨家,那是什么人把自己带到这个地方的,他又想怎么样?墨羽脑子里一大堆的问号,可自己好像不能控制自己的行动,身体和言行,好像是自己被控制住了。到底是谁这么无聊?

  墨羽感到有人靠近,是床前的那个人,他想怎样?墨羽有些害怕,他隐约感觉自己接下来要经受巨大痛苦。墨羽的直觉一直都挺准的,这种感觉如同预言,预料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接着墨羽视野渐渐变暗,逐渐变成了黑色,他看不到景物了,眼前的草地蓝天不见了,他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倾倒,自己要摔倒了,墨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倒下去,是这样的无力这样的弱小。墨羽在最后失去光明时,仿佛看到在他的正前方有一块凸起的地方,那是一副很大的冰棺,好像里面有人,是个小女孩吧,地上点着蜡烛,好像是按照某种阵法摆放的。墨羽彻底失去了记忆,陌生人将墨羽放到冰棺里,那冰棺显然是给两个人准备的,陌生人把墨羽放进去之后,使用了不知是什么法术,根据肉眼只可以看到有一束彩色的光芒笼罩在两人的身上,墨羽的身体感到冰冷,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正在脱离肉体,那种痛苦如同经受五马分尸般的酷刑,生拉硬拽的强力将墨羽的五脏六腑都快要挣破了,墨羽经历过生不如死的痛苦,有一短暂时间他感到自己如同气球般轻飘飘的并且缓缓移动着。不一会儿,墨羽感觉自己又被装进了一个冰冷的容器里,可这个容器好像对墨羽存在排斥,墨羽觉得自己现在的情况像极了充气球,上面有一股霸道的手掌将他向下按压,下面存在着浮力将他向上拖起,在两股力量的重压下墨羽觉得自己马上要爆炸了,那种压迫感是刻骨铭心的,墨羽终于忍不住疼痛叫了出来,接着便失去了意识。等到再次睁开眼睛时,他好高兴还能亲眼见到日出。但想到昨晚的疼痛,墨羽感到一阵心悸,幸好只是个梦。

  墨羽走在学院的小路上,听到有几个守卫正聊的火热,他们表情中有恐惧、好奇、质疑、不屑。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墨羽假装碰巧路过,偷听写他们的对话,一个守卫说“你们听说了吗?寒月潭昨晚闹了。”“啊!寒月潭不是家族禁地吗,那个地方冷的能冻死人,只有家主才有权进出,怎么会闹鬼?”另一个侍卫问。“可我也听说昨天夜里有凄惨的尖叫声从那个方向传过来。”“是啊是啊,我也听说了”其他人跟着附和。墨羽忍不住问“敢问各位大哥,那寒月潭里可是种有兰花?”其中一个人回答“那地方可是常年冻冰不化,怎么会有兰花生长?”那还好,墨羽心里自我安慰,应该和我没关系,看来昨晚只是个梦。谁知哪个好心人补充了一句,不过听说通往寒月潭的小路上种着很多兰花”。这让墨羽心里开始怀疑自己是恰巧做了个梦还是真的去过那里?话说墨羽在书上看到的阵法和昨晚冰洞里的摆设很像,那是关于封印的术法。闻着衣服上残留的淡淡兰花香,墨羽预感到自己的生活将变得不平凡。只是墨羽很奇怪到底是谁有如同家主般大小的能力和权利,而那个人有什么企图?

  今天修炼让墨羽喜出望外,他这十几天的的瓶颈终于突破了,从凝气四级到了凝气五级。一个月内连升两级对墨羽来说这可是天大的喜事,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别人分享这份喜悦,突然想到昨晚的事情,墨羽决定还是先不公开了吧。毕竟现在有太多的谜团没有解开,自己依然很弱小,对方是敌是友尚未不明。不过半个月后的升学考试,墨羽志在必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