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玄天一策

正文 守卫

玄天一策 月华如水z 2559 2020-04-12 23:39

  第二十五章守卫

  在兽族蠢蠢欲动的时机里,术法师联盟照例举行“人族术法交流大会”。作为术法师的一员,墨羽必然不能幸免,只是墨羽心中有些芥蒂,他对于自己不能成为参赛者进行参加四年一届的交流会有些在意。被允许进入交流大会的修炼者,有可能被出席的名闻大师看中收为关门弟子,同时有可能被名门世家看中重点培养,总之墨羽在心里觉得这件事情对以后的发展是百利无一害。墨家虽然名义上说是星斗大陆上的名门大家,只是相对于洛、裴、白、钟四大家族,根本排不上号,何况四大家族上面还有帝都。所以墨家行事一向很低调,墨家家主墨成康也不是争强好斗分子,这几年一直都是专注于魔兽内核,毛皮晶石等商贸交易,家族势力并不是很强大,因此这次的交流大会并没有特意邀请墨家人。

  其实墨羽觉得自己是没机会参加此次活动,因为自己的实力差很多又没背景,被安排到做守卫,可以说不应该有这么多怨言。不过墨子修这位大哥是脑子有问题吧,作为远近闻名的天才,墨羽不相信他没有收到邀请信息。如果说洛天逸是一时兴起,主动要求不参加比赛,以他任性的脾气倒也很正常。只是墨子修不参加比赛,让墨羽不禁为他感到惋惜,按照他的超常天赋和惊人的实力,只要参加肯定有名门大家争着拉拢他。

  墨羽独自走在冷风中,今天是大会召开前一天,他和另一个人倒霉的分到了夜班。另一个人去了厕所,墨羽也不知道是真话是假话,也许是害怕危险偷偷的跑回家了,毕竟夜晚是最容易滋生黑暗的时间。墨羽想如果明天真的会发生为什么?那今天晚上肯定异常凶险,那自己的生命安全怎样保证?深夜里发生的暗杀,杀手肯定会先干掉像自己现在这样,落单的小喽喽。墨羽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在独自走过一段路程后,墨羽觉得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心里也放松了一些。一个人的时候静悄悄的,墨羽无聊的开始思考回忆过去,抬头可以看到明亮的圆月,夜幕中星河密布,墨羽想到了一个成语“夜黑风高”。只有静下来才可以认真思考一些问题,自己为什么会因为没有成为参赛者而失落,为什么会因为墨子修和自己一样成为守卫而惋惜,为什么会一点都不奇怪洛天逸没有参加比赛的行为?墨羽在心里给自己一个解释:自己想要出人头地,所以想要借此机会好好表现,可是自己并没有值得让别人高看的资本;自己觉得墨子修不好好珍惜机会,白白浪费了自己没有的机遇;自己了解的洛天逸是个随性自由的人,他肯定不会按照规定一步一步来的……墨羽突然觉得自己太自大了,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测,自己的自己为是,也许自己根本没有真正了解过,只是偏执的认为就是这样子。

  “娑娑娑,娑娑娑……”墨羽突然听到了一阵匆匆的脚步声传来。墨羽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今天晚上一定是不平凡的时光。墨羽鼓起勇气,向声音的来源走去。墨羽让自己的脚步尽量轻一些再轻一些,减小自己走路发出的声音,避免对方引起注意。即使很害怕,墨羽还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走了过去,墨羽长这么大还没亲眼见过兽人呢?他想知道那些将要与之战斗的种族长得什么样子。墨羽慢慢地走着,他总觉得后面有人在跟着他,可他不敢转头看。按照小说里的情节,都是看门的一转头就被杀死了,他可不想这么年轻就早逝了,自己还没和娘亲说再见那,还没和洛天逸表哥抓够野兔那,还没有见到过墨子修的其他表情那……

  “彭彭彭彭”,心跳因为害怕开始加速,可是墨羽还是禁不住转过了头。慢慢的转过了头,发现身后居然真的有人。该死的的第六感,墨羽暗自骂了一句脏话。因为没有看清楚对方的脸,不禁吓了一大跳,他刚刚想要大声叫出来,却被捂住了嘴巴,紧接着被强制性拦腰抱走了。墨羽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回过神来他居然发现自己被墨子修抱在怀里,其实墨羽没有看到对方的脸,因为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直到现在才知道是墨子修,如果要问墨羽是怎样认出来的,他只是闻到了和宿舍安神香一样的味道。墨羽很纳闷,墨子修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这个点了,不都应该睡了吗?

  墨羽很想开口问一下眼前的人,解决一下自己的疑问。可是墨子修用眼神示意他,现在不能发出声音。墨羽这才发现自己原来被带到了刚刚声音的发源地,顺着墨子修的眼神延伸,发现在贵宾台上有一个黑影。墨羽不禁猜想,这个人是兽人吗?看起来身影像是人形,原来他们可以幻化为人形,只是他在做什么?那个红色的球球是什么?墨羽抬头看看墨子修,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奇怪姿势。墨羽心想,毕竟自己也是个十一二的少年了,被墨子修护在怀抱里,虽然很温暖很舒适,但这个场景是不正常的吧。两人就这样静静看着黑衣人将红色的球放入贵宾台下面,等到黑衣人离开后,墨子修主动放开了墨羽。墨羽一脸茫然的站在原地,无奈的看着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刚才行为有问题的墨子修。墨子修走到会场中间,对着空气说了一句“出来”,墨羽心想:难道还有隐藏的敌人。从阴影里走出来了一位气质不凡的翩翩公子,白衣公子风度翩翩热情的向墨羽两人打招呼:“在下白君轩,刚才的情景道友也都看到了,不如我们三人一起将去报告这件事情,如何?”白君轩温雅的询问。墨子修表明自己没有兴趣,“不必”,转身就要离开。白君轩看到墨子修对自己态度这么冷淡,也没有生气。依然客气地说道:“二位不知怎么称呼?”墨羽知道墨子修是不可能回答他的问题了,于是急忙替他回答,说“我叫墨羽,他是修。”说完墨羽也紧跟着墨子修离开。没有多远时,墨羽好像听到白君轩说:后会有期。

  在回宿舍的路上,墨羽好奇的问墨子修,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不会是特地保护我的吧!墨子修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嗯。让墨羽本来很感动的心情,现在一点都不想给他说声谢谢了。于是两人在路上走着,一路无语,就只是静静地走着,没有压抑,只剩下安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