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玄天一策

正文 玉佩

玄天一策 月华如水z 2370 2020-04-12 23:39

  第二十九章玉佩

  经历“人类术法师大会”的风波后,整个大陆上的人族开始恐慌躁动,损失了三分之一的术法修炼者对于人类来说可不是一个小事情,让术法师联盟主干成员,四大家族之一的裴秀智受到重伤。帝都的人当然不能善罢甘休,于是承担主办方的朱雀学院,被“术法师联盟”进行全面检查,同样外校担任护卫任务的术法师也要进行盘查。于是墨子修和洛天逸一行人人被关在了封闭的朱雀学院的地下牢房。本来这个牢房是十多年前建造的,用于关押违反纪律的学院修炼者,所以空间并不是很宽阔,反而相对于这么多人显得极其拥挤,牢房是茅草铺的床,因此住宿条件也很差。被关押的人也只有口头上抱怨一下,就算是大家公子哥也没有勇气申请换地方,因为负责人是“术法师联盟”,这个星斗大陆上的绝对领导者。

  洛天逸一刻都不想待在牢里,关押前亲眼看着洛婉瑶被软禁在了“联盟”,不知道帝都的老家伙会怎样陷害自己的母亲。表弟被人下毒害死了,现在尸体被运回老家,自己还没有亲手为他报仇雪恨。现在又被禁锢在阴暗潮湿的地牢里,洛天逸忍不住心生烦恼,性子变得有点急躁。“什么时候放我们出去?”洛天逸敲打着牢房的栏杆,试图引起地面上守卫的注意。“你还是省省吧洛大公子,等调查清楚了你没问题,自然就会放了你”,对面牢房里一个人回应洛天逸。“你是什么意思?我当然没有问题,怎么会有人傻到引狼入室,放火烧自家的房子”,洛天逸不服气的语气辩解。“那可不一定,这个世界上总会有让东西让人不顾一切去追求。比如,力量,权势”。洛天逸鄙视了一下说话的裴家二少爷裴小峰,“只有你这种小人才会因为这些东西去做不道德的事情,说不定就是你操作的阴谋,你的那些跟班都死了吧,死无对证嫁祸给我们朱雀学院,好计策”。仿佛让洛天逸说穿了心事,裴小峰没有接着对洛天逸冷嘲热讽。

  “坐会”,墨子修好心提醒洛天逸。谁知道换来了洛天逸的怒目相对,“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小羽儿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人毒死了,你不想抓住凶手吗?还是说你知道谁是凶手?”洛天逸一脸严肃的质问墨子修。“你怎么这样说?我相信墨大哥是不会害小羽的,平日里你们三个人那么很要好,现在怎么能怀疑自己人呢?”雨汐认真的反驳洛天逸,试图平复洛天逸暴躁的心情。“那你在小羽儿失踪的时间里在做什么?不要说帝都的邀请你,你只去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的时间你去了哪里?还有小羽儿身上的玉佩你怎样解释,我不会认错那是你随身携带的玉佩,可我不记得你什么时候给过小羽儿”,洛天逸灼灼逼人,语气开始变得尖锐。“你累了”,墨子修只是回答了这么一句,接着闭目打坐,不再出声。“洛天逸你说够了没有?兄弟之间不应该相互信任吗?”雨汐有些生气的对着洛天逸吼道。洛天逸听到兄弟这个词时才冷静了下来,洛天逸自己觉得也许是真的太累了。于是找到牢房的一个墙角,盘腿而坐也开始了闭目养神,努力让他自己冷静下来。

  墨羽已经游荡了一天了,他发现自己不能离开自己的尸体太远,于是只能看着洛婉云独自流泪,却不能安慰一下。墨羽奇怪的是自己明明已经死了,为什么没有冥差带自己的灵魂去转世轮回,墨羽猜想难道是因为自己死的太惨了,墨羽自嘲:连冥府的人都不收,那还真是只能做个孤魂野鬼了。到了晚上的时候,墨羽看到窗外是一轮明亮的月亮,他不禁被皎洁的月光吸引,飘到了屋外,享受柔和舒服的月光浴。墨羽发现原来月光真的可以为鬼魂提供能量,他正沉浸在幸福中,却朦胧的看到另一个灵魂。墨羽好奇的和他搭话,毕竟这是他变成魂魄来的第一个同类,只是眼前的灵魂颜色比自己还要淡,好像马上要消失了因此墨羽看不清眼前的灵魂的面孔。墨羽打招呼“你好,你也是鬼吗?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在这里?”“你是我,我是墨羽”,灵魂回答墨羽的问题。这让墨羽觉得莫名其妙,“如果他是墨羽,那我是谁?很明显我们两只鬼不是一只好吧”墨羽心里很是苦恼啊。墨羽刚想问清楚,可当他再次抬头时,眼前却什么都没有。只有他自己,渐渐的月亮不见了,房屋不见了,树木不见了,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眼前只有看不到迷茫,他突然被吓醒了。墨羽惊奇的发现自己变成了鬼居然还能做梦,这绝对是很神奇的体验。

  墨羽看着自己胸前的玉佩,估计就是这个东西让自己可以弥留在世间,他还纳闷的想自己究竟在哪里见过?为什么冰萱在杀死自己之前要给自己戴上这个东西呢?其实墨羽心里没有特别痛恨冰萱害死了自己,他知道冰萱也是被迫的,要不然她怎么会怀着愧疚一直道歉,要怪只能怪那个魔族人,不也许是只能怪自己没有本事。墨羽这样想,对于意图杀死自己的人也没那么痛恨了。

  只是现在看着自家娘亲这样伤心难过,让墨羽心里很过意不去。也许如果自己从来没有存在过,那消失的时候才不会让亲人痛苦,墨羽的心里很愧疚,可是他没有办法接触洛婉云和她说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娘亲没日没夜的守着着自己的尸体。而且洛婉云还执拗的不让别人动他的尸体,不让下葬,不让祭奠。墨羽将这些都看作是:洛婉云伤心自己唯一的儿子死去,舍不得墨羽离开。如果有可能墨羽也不想去投胎,就这样陪着洛婉云,只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游魂可以漂多久。毕竟现在他的身上有很多疑点,为什么那个魔族人称呼自己是他的哥哥?自己四岁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一点印象都没有?墨羽觉得越来越神秘了,神秘的让他自己害怕接触真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