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玄天一策

正文 羽衣

玄天一策 月华如水z 2670 2020-04-12 23:39

  第十九章羽衣

  墨水镜带着墨羽和洛天逸行动起来,在众多房间门牌号码前一间一间寻找墨子修。聚宝阁外观看起来已经很大了,坐北朝南具有很好的采光,让墨羽没想到的是它的内部设计居然如此繁琐复杂。阁中分为尊贵度逐级递减的天字、地字、玄字、黄字,这四个等级的包间容纳宾客,占据了多半个阁楼。

  墨水镜建议他们最好分开来寻找,这样覆盖面积大,搜索效率高,于是墨羽选择了西面的方向,墨水净选择北面,洛天逸无奈的走到东面,三个人约定有一个人找到了墨子修,就通知另外的两人。墨水净将从接待人员那里得到的石头拿了两个交给他们,一人一块绿色的石头,说这个是可以通信的工具。墨羽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石头,像绿宝石一样透亮,拿在手里左瞅瞅右看看,非常好奇这个东西可以传递声音。洛天逸一脸嫌弃的表情,看着自家表弟没见过大世面的样子,忍不住戏耍了墨羽一番。“小羽儿,等会儿你将石头放在耳朵旁边,我给你说话,你看一下是不是真的有用?”洛天逸假装好心的提醒。洛天逸走到离墨羽三丈远的地方,开始测试工具的灵敏度,墨羽将那块翠绿的石头放在耳边,仔细的听,可墨羽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墨羽对着还没有离开的墨水镜摇头,表示自己真的什么都没有听到。墨水镜也是一脸的迷茫,拿起墨羽手中的石头仔细检查了一下,告诉墨羽这石头并没有问题。墨羽很尴尬,难道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吗?墨羽再次将石头靠近耳边,这一次墨羽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听到声音了,不是自己有问题而是洛天逸的问题。“小羽儿,大笨熊。刚才我没有说话,你怎么会听到声音。那刚才一脸茫然的表情真好笑”洛天逸在另一头笑的肚子疼。墨羽真的是拿这个奇葩表哥没办法了,这个时候还在开玩笑,墨羽被气得没有和墨水镜告别就走了。

  绕过一圈一圈的走廊,墨羽感叹为什么“天字包间”这么多,在这片星斗大陆上到底有多少达官贵人,真正苦恼墨羽的问题是:为什么自己不是其中一员呢。这个寻找过程是极其痛苦,因为不能直接打开门去看,墨羽只有采取偷偷的从窗户或者门缝向里面望的方式,正时俗话说的偷窥。这种冒险的行为,当然会有危险发生,被发现后一定会被打。墨羽透过窗子看到了形形*的人,虚伪的赏金猎人、放荡的富家子弟、无耻的名门正派;看到每个人脸上的笑容,墨羽第一次知道原来“笑”不只代表高兴,还有无奈,伪装,谄媚……墨羽突然觉得有些害怕了,因为这个世界似乎并不想自己想象的那样美好单纯,他对这复杂的世界一无所知。而且这个人心的黑暗阴险,让墨羽感到不舒服,他之前认为每个人的心地都是善良的,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墨羽正沉浸在深深的失落中,低着头继续前进,忽然墨羽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曾经在一起通过学院测试的影系女孩,好像是叫冰萱来着。也不怪墨羽不记的,这个女孩也很是奇怪,自从通过测试后就没有在学院里见过她。墨羽刚想追过去确认一下,顺便打个招呼,问一下这么久没来学院的原因。就在这时翠绿色的石头忽然亮了起来,从中传来了洛天逸欠揍的声音,他通知墨羽已经找到墨子修了,让他们两个人快一点过来集合。墨羽只好放弃追过去,他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是认识的人。

  墨羽按照洛天逸的指示的路线,终于在曲曲折折的岔道中找到了集合地点。当推开门进来时墨羽还犹豫了半天,万一找错了地方,不就尴尬了。做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墨羽很谨慎的敲了敲门,“小羽儿,你怎么这么慢,拍卖会马上要开始了,快进来”伴随着开门声音的是洛天逸的关心。听到洛天逸熟悉的声音,墨羽觉得自己的害怕是多余的,还有亲人在身边陪伴,不论这个世界如何变化,自己不是孤身一人。

  “欢迎大家来到聚宝斋,参加今日的拍卖会,现在我宣布本次拍卖正式开始。下面有请今天的第一件藏品,蚕冰羽衣”。透过打开的窗户墨羽好奇的看向展示台,之间中间高台上从下面升起了一件酷似外套的纯白色衣服,袖子上面还镶着洁白的羽毛。“此物名为蚕冰羽衣,乃是由冰山天蚕丝缝制而成,坚韧程度可以抵挡普通刀剑带来的伤害,消减化形期的对手的攻击,上更有欧阳夫人亲手缝制镶嵌入的百年仙鹤羽毛。起始价一千金币”在拍卖台上的介绍人员开始了人声鼎沸的拍卖仪式。墨羽看着那衣服真的很好看,可惜墨羽兜里真的没有钱,那件羽衣听介绍就知道很厉害的样子。墨羽问同样趴在窗户边上的洛天逸,“欧阳夫人是谁?很厉害吗?那件羽衣好漂亮啊。”洛天逸一副吃惊的表情,“你连欧阳夫人都不知道,她可是星斗大陆最有名的绣娘了,夫人一年制作一件衣服,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精致美观,让很多有钱人家小姐都求之不得。”“这么厉害,可它真的很好看”墨羽用眼神和这件漂亮衣服说再见,脸上都是依依不舍。洛天逸看到墨羽从进屋时就情绪很低落,好不容易有让他关注的事情,可这件事情真的帮不了他,因为自己没钱。洛天逸可怜巴巴的看向了墨子修,希望他可以理解自己的意思。可墨子修好像故意忽视洛天逸那炽热的目光,悠雅的喝着自己的茶。“两千金币”、“三千”、“三千五”……价格升的相当快,喊价的声音越来越少了,直到五千金币。展台小姐开始数数“还有哪位要继续加价吗?”墨羽以为终于要结束了,这疯狂升值的金币。谁知道有个疯子突然加价“六千”,墨羽还想是哪个倒霉鬼,虽然这件衣服很珍贵,但绝对不会值六千金币这个价钱。话说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墨羽看到身旁的洛天逸正在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墨子修。“不会吧,墨墨,你居然这么有钱”洛天逸对着墨子修先入为主的说“这是要送给我的吗?多不好意思,我就收下了啊”“不是”墨子修傲娇的眼神看着洛天逸,坚决的破灭了他的异想天开。“那你又不喜欢白色,难不成你买了之后放起来,那多浪费啊。要不然你给我,我正好还给小羽儿那个包子的人情”洛天逸继续怂恿墨子修将刚刚拍卖成功的羽衣送给他。墨羽本来以为墨子修不会搭理洛天逸的无耻行为,毕竟六千金币即使对于墨家少爷也不是小数目,这应该是墨子修的私房钱吧。墨子修的回答让墨羽知道自己绝对不要去猜测他的心思,从来没有弄懂过。“可以”墨子修一件冷淡的答应了。留下一屋不能冷静的墨羽、墨水镜和洛天逸三个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