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旧友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7325 2020-04-12 23:39

  水若善一直好奇那个在皇宫里弹奏梦相思的人,不过在几天后她就见到了这人的真容。只是这时候的她万万没想到,这首梦相思,那人为她弹奏了以前以及以后的那么多年。

  那是在赫连皇家庆祝统一载罡的庆功宴上。那天,不想凑热闹的水若善却挨不过想凑热闹的森肆,这家伙早早的就私下里找殷王上报了参加宴会的名额。

  水若善记得很清楚,那一天,她磨磨蹭蹭的等到宴会过了前期入会寒暄的那一段才进去,她悄悄的从大殿的柱子后面溜进去,一路蹑手蹑脚的跑到自己的位置上,打算悄无声息的爬到桌子上,这个计划看似是很完美的,但是她忽略了重要的一点,就她白纱遮头遮脸的打扮不管是在哪个时间点进来,都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

  首先注意到她的就是居高看远的帝王赫连晔。他清了清嗓子,大殿里霎时安静下来,他隔空指着水若善,却看着殷王问道:“这是哪位?”

  不等殷王回答,水若善从她那猫着身子偷溜的姿势里从容的站出来下跪行君王礼:“民女水若善见过皇上。”

  赫连晔重复轻咬着这个名字,从他的表情就能看出来他在努力回忆着什么。

  九王爷提醒了一下年轻的帝王,“皇兄,还记得那年你打算许配给五哥的江南水家的小姐吗?”

  赫连晔一拍龙椅恍然大悟,难怪这个名字他这么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还记得那年,他曾经调侃殷王:府上住了一位小姐,得老五万般宠爱。老五怎么回答来着,哦!说人家姑娘家是个蠢货。殷王府从古到今就只住过这么一个外人,后来还听说是江南水家的千金,那时候他私下里打算将这二人凑个鸳鸯,可没想后来殷王自请与盛风的二公主成婚。

  九王爷赫连舒就是一个说话不动脑子不嫌事大的人。

  赐婚水若善和殷王?

  水若善还在下方跪着,听到赫连舒的话惊得她抬头看向殷王,后者却在那气定神闲的喝着酒。她又看了看与殷王邻座的殷王妃,后者正用那种震惊、难以置信甚至害怕和愤怒的眼神看着她。水若善扫视一圈,不知道该把求救的眼神递给谁,大殿里的人都在看着她窃窃私语。

  “民女为皇上准备了才艺表演。”水若善想,要是水寂青在这肯定弹她一个大脑瓜蹦。

  那边殷王抬杯饮下一口酒,捻着杯沿邪笑着。就是佩服水若善每次急中生智时给自己挖坑得表现。

  珑叁腰间揣一把竹横笛,水若善悠悠扬扬吹奏得又是那首梦相思,她站在大殿中静静得观察,所有的人都只是在欣赏曲子,却没有那个能情不自禁与自己和曲的人。

  上一刻还笑着的殷王听到这首曲子的一霎,愤怒的捏碎了手里的酒杯。他倒要看看,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这一次能不能给他他想要的答案。

  大殿上方的位置,与帝王赫连晔同等地位的地方悄无声息得走进来一个人,坐定后和着她的笛声传出了琴声。水若善惊喜的转身却难以置信的定在原地。她不自觉得停下了吹笛,愣愣的站在原地,过了一会说道“是你?!”

  大殿上方的人曾经因为一曲梦相思和破阵舞,将水若善的身影牢牢得印在了心里,他曾经抱着她说“没关系有我在”,他曾经以为她为自己打开了新世界,却作为匆匆过客之后她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无迹可寻。

  他就是一直以来,殷王弄不明白与水若善什么关系的盛风国君——符冥音。

  符冥音眉间透着浓浓的忧愁,边弹边问道“姑娘认识我?”

  水若善不知道该说认识还是不认识,她踟躇无措的踩着凌乱的小碎步,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殷王,又抬头看了一眼高处沉浸在音律中的符冥音,她重新执起横笛,与他合奏完这首曲子。琴瑟和鸣,曲调完美,遇到知音,音乐这种东西就是那么酣畅淋漓。梦相思的哀婉曲调与寓意,包括符冥音的琴声,融入了自己几年的相思之情,配合着笛音特有得萦绕之声,三者完美得融合在一起,听的大殿里的众人忘记尘嚣,忘记世俗,飘渺的只体会的到那相思无穷尽的痛苦。

  众人都还沉浸在这绕梁的曲中,符冥音缓缓步下高台,他近距离的打量着水若善:“懂得梦相思这首曲子的,在你之前我只见过一个人。”他上下扫视了她一番:“她也是个姑娘,你跟她,还真有点像。”

  水若善猛得后退一步,大步的逃回自己的位置。符冥音那种绝望的痛苦中又夹杂着一些希望的眼神,她害怕看到,承受不起的她一点也不敢看。如果说那时候的她不管是因为喜欢殷王还是因为懵懂,没有看清楚符冥音眼里的感情,那么现在经过时间的沉淀,听着符冥音如倾诉般的琴声,再回头看往事时,她感受的真真切切。

  她只敢也只能躲着他,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水若善偷偷的瞄了殷王一眼,却看到殷王夫妇牵着手低头耳语什么,回过神自嘲的笑笑,不在乎你的人哪怕你站在舞台的中央依然不能吸引他。

  庆功宴按进程继续进行着。

  水若善悄悄的溜了出来,她抱着几包糕点找了个假山坐上去,静静的在月色中吃着美食。此时的符冥音提着几壶酒也向这边走来,看见假山上的人自来熟的一跃坐上来。仰头饮几口酒,又侧过头看着旁边安静的吃着糕点的水若善,好像他的到来她完全没有感觉到一样。

  “你真的跟她很像。”符冥音定定的看着水若善,用叹息般的语气说着,情不自禁的想抚上她的眉眼,水若善只抬起一只手臂挡了下来。她头也不回的吃着自己的糕点,听着符冥音继续说道:“尤其是这双眼,真得太像了。但是她跟你不一样。”符冥音缓缓喝了口酒,用那种回忆的情绪低声说道:“她是那种活的很简单的人,眼眸里干净清澈,单纯明亮,不像你。”

  不像我??

  水若善缓缓停下送食的动作,回头静静的看着他。

  符冥音像是要浇走烦愁一样猛灌了几口酒,放空的眼望着远方说道:“你的眼睛里装了太多东西,看起来就是一个复杂的人。她不一样,她是那种笑起来就能惊天动地,哭起来都能哭的自己喘不上气的人。”他陷入回忆轻叹口气,“像个孩子是不是,她那样的人,就应该那样纯粹单纯得活着。”

  水若善默不作声的收回头,两行清泪毫无预警悄无声息的落下来,她默默的抬头望着天,试图让少一点的眼泪流下来。

  “可惜我连她是谁都不知道,更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符冥音与她自己一样,水若善觉得,这个掌管一个国家的君王在感情面前与自己一样的渺小。

  水若善小心默默得流着泪,也许就是那时候的她太像个孩子,天真懵懂的配不上当世无双的殷王。

  那个孩童般的自己,已经被殷王永远的杀死在那年的冬季里。

  符冥音半醉半醒的靠过来,沉沉的倒在水若善的腿上,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已经听不清楚。

  水若善看着这个为了自己痛苦神伤的男子,抬手轻柔的顺了顺他头顶的发丝,她想,第一次见面而已,身为帝王,他却对自己这么没有防备,只是因为如今的这个人与那时候的“她”如此相像吗?其实仔细想想,同自己相似的应该是正躺在这里的符冥音,他们都是那样,执着艰难的喜欢着一个人,得不到却放不下,喜欢的那么扎实却又没有理由,全凭自己那种虚无缥缈的感觉就能爱的忘乎自己。

  如果他们喜欢的刚好,刚好就是彼此,那么他们现在也是人人艳羡的伴侣。

  可偏偏他们喜欢的,刚好就不是彼此。

  偏偏他们在感情里都要这样硬拗着也不愿意勉强。

  到最后,留下了各自守着自己情感孤独神伤的自己。

  庆功宴结束的很晚,那时候殷王府的人都已经回府了。书房里,殷王妃细细的研墨,安静的陪着殷王看阅公文。

  “你们都说她是江南水家的小姐?”

  殷王头也没有抬,“水家没她这个小姐。”

  殷王妃研墨的手停顿了一下,“王爷都知道?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揭穿她,还让她这样到处骗人?今日在大殿上皇上和九弟,还有那些大臣们现在都以为她是江南水家的小姐。”

  “是或者不是有什么差别吗?”殷王轻描淡写的说道。

  殷王妃惊讶于殷王对水若善的容忍程度,明知道她身份不实却还放任她这样欺骗整个皇室,更何况是他们这个冷厉严苛的殷王在纵容。

  殷王妃沉默了很久,“王爷与她当年是因为什么分开的?”

  殷王合上手里的公文,终于抬头看着她,“你还想知道什么?”

  还想知道的太多了,她到底是谁?怎么好像整个皇室都知道她却没有人提起过?她跟王爷到底是什么关系?有太多的问题想要弄明白。

  殷王妃绕过书桌,行至殷王身旁牵过他的手,“王爷,臣妾看得出来,这个水姑娘是有些特殊的。如果真是王爷的红颜知己,臣妾可以出面操办,让她风风光光的进王府,臣妾并不是一个心胸狭隘的人,只要是王爷喜欢就好。”

  “王妃多心了。”殷王抽出自己的手,继续回去看公文。

  殷王妃呆站在原地,所有的人都羡慕殷王对她一往情深,宠爱有加,原来的她也在这样的认知里幸福的生活着。但是没有对比就没有突出,自从水若善进府以来,殷王表面是没有多大的变化,但那种处处细节上的照顾却是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的。这时候她才恍然大悟,这几年下来,殷王对她是敬大于爱,他彬彬有礼,温和体贴,但是那种男人对女人的宠溺她却不曾感受过,一直以来她都以为是殷王严谨的性格使然,可他对水若善喜欢的糕点了如指掌却又不让她吃无节制的时候,难道不是一个男人细致的宠爱?!

  说的再心胸豁达的女人其实都容不下自己爱的男人分一点喜欢给别的女人。殷王妃符织音也不是个例外。

  水若善将自己的外衣盖在已经借着酒劲沉沉睡去的符冥音身上,掏出怀里的白纱垫在他的头下,然后跳下假山离开了,她能听见身后符冥音躲在暗处的侍卫将他围起来的声音。

  对于符冥音,她无能为力。这一生不论最后她的感情结果是什么,注定是要亏欠符冥音的,就他这几年默默忍受的相思之苦。

  水若善走进王府大门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穿过前院,路过殷王书房的时候,正好与出门的后者撞了个正面,既然遇到了,就还是说了吧,水若善想。

  “见了符冥音?”

  “我要离开了。”

  几乎同时,他们开口说道。

  “什么?”

  “是。”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

  殷王没有忽略水若善肯定的回答,但他还是先问道:“为什么突然离开?”

  也许是离别在即,水若善这次格外的坦诚,“因为我在这里的事已经做完了。”看着殷王疑惑的眼神,她浅笑着,“那时候听到你被困百雾森林半个月的消息,我便连夜带着小肆和叁姐离开了家里,偷溜出来的,我可不敢想像大哥来抓我回去时的表情,我会挨打的!”

  殷王看着她笑时弯起的眼角,即使隔着面纱,他也知道她的笑是怎样的弧度。

  水若善仰头看着殷王,黑眸灼灼:“那时候,我多害怕自己来不及救你。”

  殷王听着水若善的坦白,心里几经翻腾,情难自抑的用右手掌扣上她的左手腕,掌心的触感让他清晰的感觉到她的疤痕,不由自主的用掌心抚摸着这个凸起。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打探我的消息?约定好的天山一脉你不要了吗?

  可是殷王当年斩断情苗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水若善与符冥音的关系,而如今与历史惊人的相似。

  “因为符冥音?”

  最初那年他们的相拥,今日他们合奏的梦相思,都契合的那么完美。不是吗?如果今日水若善高山流水得遇的知音不是符冥音,也许她还会留下来与之探讨乐理,谈笑风生。

  但偏偏,宿命就是这么奇妙。但偏偏,符冥音是她下定决心离开的最后一个因素。

  “是。”

  水若善清晰的看到殷王扯出一个冷漠讥讽的短笑。她感到握着自己的大手像要拧折她的手腕。

  时间就这么静止着。

  “走吧。”殷王突然越过她,走的那么轻巧。

  不论你从哪里来,或者接下来要去向哪里,水若善,从这里路过就好。

  水若善感觉到殷王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平稳的就像刚才并没有驻足一样。她回头盯着黑夜中殷王的背影,抚着还留有殷王余温的手腕,自怜的想,如果有下一次,能不能让她先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