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入天山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3549 2020-04-12 23:39

  水若善再次醒来时,第一时间紧张的摸索自己的头纱面纱,一切完好才放下心。她这才看到殷王用长剑挑出地上的短剑,灌以内力射进上方光滑的墙壁中,顺着剑梯往上,原来是想借力于短剑,攀上顶口。

  “既然醒了,那就上吧。”殷王剑指前方,示意水若善顺梯而上,接着踢了踢脚下的包裹,“带着它们,上面还空着。”

  水若善坐在地上,打开殷王脚边用外衣包裹的东西,横七竖八满满的短剑,“上面还空着”原来是剑路并没完全铺好。水若善起身抓过东西,冲殷王点了点头,“那你……”

  “本王不打算把后背留给你。”殷王这样的回话可谓是够坦白了,可是这种坦白却诚实的奇怪,谁也不会这么直白的告诉敌人“我在防着你,我怕你在背后捅我一刀”。更别说是殷王这样深藏不漏之人。这样看来,这算不算是殷王的一种变相坦白。

  可我绝不会害你。水若善深深的凝视着殷王,无奈的在心里重叹。殷王疑她,已是心知肚明之事,可是他却从没有这样直接的说出口过。

  面对殷王,水若善如果能够再聪明一些,也许她会发现,哪怕是防她,殷王也在不断的改变着方式,至少今日,殷王会对她明明白白的说着自己的顾虑。可是偏生面前的殷王,她只敢猜测,他甚至是已经不愿再与她假装表面的和平了。

  “我明白。”水若善提气用力,脚踏短剑手柄,飞身而上。

  殷王望着水若善轻盈的背影,他倒要看看,高深莫测的水若善,到底有多深厚的内力。

  水若善步步稳当轻快,眼看剑梯即将到头,她迅速摸出短剑,施以内力,钉入墙内,动作迅速用力,一路平稳连贯,直至顶口,借以飞冲上来的惯力,灌注内力,一掌震碎了封口的石板,翻身而上。

  殷王紧随水若善冲出陷阱,落地后紧紧的盯着身旁的水若善,如今她的内力深不可测,日后必得相当棘手。

  此时密道里已经空无一人,殷王环顾四周,几人离开前,定会留下记号。墙上的火把闪着亮光,下方的墙壁上刻着一排小字“不可灭火,矮身过”。地上铺有一层白色粉末,只踩留下一双脚印。

  殷王试探着伸出一只脚踩在原有的脚印上,同一时间脚下的石板受力下陷,墙上迅速开出一个小洞,黑漆漆的洞口飞速的冲出一批乱糟糟的蝙蝠,殷王左右挥袖不断躲避,突然一侧身,直接暴露在火光下的蝙蝠快速的缩回洞中,殷王当下会意,迅速的蹲身躲闪,大片的光亮迫使蝙蝠不能近身,原来矮身是不能遮住了火把的亮光,殷王重新试探性的往前走了几步,正如他所想。

  水若善一直安静的跟在殷王背后。

  他们就着前面几人留下的记号顺利的出了暗道。目之所及,银装素裹。持续发烧的水若善应景的打了个冷颤,冷热交加。前面敏锐的殷王觉察到了她这点微弱的颤抖,回头看着她,却也不知道关心问候的话该怎么说出口,然后他说道:“我们走另一条路,跟他们兵分两路,探探这天山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此时的另一边,随着简谦在暗道里寻到的蛛丝马迹,他们的寻找工作顺利的进行着。

  天山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这里植被稀疏,长年积雪,异常寒冷。除了载罡的每一任首领,能入天山的就只有传说中被载罡人民信奉为神的天山一脉。

  殷王停下脚步,抬手示意水若善静止,“有声音”。以殷王久经沙场的敏锐程度,总能比水若善提早发现危险。

  凝神静静细听之下,她才听到密密麻麻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什么声音?”话音未落,此时殷王拉着水若善全力奔跑起来,快速急切的已经使上轻功,脚尖踏雪飞驰而过。

  “在我们脚下。”

  “它们速度太快了。”

  细细密密的声音离他们越来越近,就像无数个人咀嚼的声音重叠在一起,听起来异常毛骨悚然。

  如果殷王没有猜错,埋在雪下面以出奇快的速度攻击他们的是关于天山的另一个传说之物——血王蛛。它们以吸食生物鲜血为食,成千上万列队前行,扫过即血干。

  殷王紧了紧拉着水若善的手,提气运功,再一次加速。

  发着高烧的水若善,从刚才开始就表现出体力不支。她抓紧调整步伐,调运真气,保持与殷王一样的前进速度。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他们已经几次险被追上,每次加速也只能堪堪拉开距离,而且一直这样耗用元气,很快他们就会气力耗竭,到时候他们怎么跑?

  殷王明显感觉到手里发烫的水若善速度在骤减。此刻半点也耽误不得。借助脚上前进的惯性,殷王手上聚力一甩,将水若善整个扔到自己背上,多承受一人的重量,脚下速度却是半分也没减。

  殷王动作快的水若善都没反应过来,整个人还在发蒙的状态就已经被殷王驼出了好一段距离。她第一次趴在殷王的肩背上,宽厚结实,温暖安全,如果还是当年那样痴迷殷王的自己,不知道会作出什么样疯狂的举动。

  “我—”

  “别说话。”殷王现在分不出来一丝精力听她说话。

  “你不是一直想让我死吗?”水若善也知道,刚才他们二人齐步前进都几次被追上,现在的殷王额外承受着她的重量,很快他们谁也跑不了。

  “那我就成全你。”说话间水若善已将自己的白纱盘于殷王腰间,调用自己剩余的所有体力与内力,灌入白纱之中,再以自己为推力,眨眼间将殷王抛到极远的安全地带,而她则受反推之力,从殷王背上反跌回去,刚一路地,瞬间被无数的血王蛛淹没。

  殷王看到这惊悚的一幕才反应过来水若善做了什么。他难以置信的站在原地,两条腿像注了铅一样寸步难行。

  他举步维艰是因为什么?

  因为难以置信水若善舍命救他还是只是单纯的因为她舍了命?

  她说得对,他不是一直想要她死吗?她说的对,她终于成全了他。

  殷王赫连静这个人,从来都清醒精明的可怕,哪怕他想的再明白他也能对自己对别人狠的下心。

  毕竟这时候的殷王还是那个理智压倒感性的殷王。这时候的殷王还是那个自我纠结却可以让水若善去死的殷王。这时候的殷王对水若善的命还是不强求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