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四十四章 赫连暮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5266 2020-04-12 23:39

  漫漫长夜水若善安稳的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马车里,睡眼惺忪的就被森肆指着她骂了一句“猪”。

  “嗯?”水若善一头雾水。

  “主子,昨天那是间黑店,晚饭里全是迷药,你怎么一点防备都没有?下次你能不能让别人先吃?”珑叁觉得自己就跟养孩子一样操碎了心。

  别人?水若善眨巴眨巴眼睛,看向马车里唯一一位没有说话的符冥音,指着他说,“你是说他吗?”

  可不就是说他嘛,最好让他被迷晕。

  符冥音低笑了一声,“你可算是醒了,我们吃点东西休息会吧,你没醒这么多人都陪着你挨饿。”

  水若善一跳下马车,就被符冥音牵着往更远处走去,那里已经摆好了很多食物,他们坐在草地上,肩并肩一起进食。

  “你叫什么名字?”符冥音很自然的开口问道。

  每次这个问题水若善都是笑而不答。符冥音已经数不清自己问过多少次,但是每次都是一样的结果,他也没抱着多大的期望这次能得到答案。

  “你是不是学过功夫?”但是这个问题,并不在他们日常的问答游戏里。

  水若善放下送到嘴边的食物,直视着符冥音:“是。”

  “你腕上的,是被挑断过筋脉?”他指着水若善自然外漏的腕上的伤疤。

  后者低头抚摸着自己的手腕,“已经过去三年多了。”

  “是谁?”符冥音看到身边的人只是摇了摇头,不想说?

  水若善拾起刚才放下的食物,吃了一口说道:“都已经过去了。”

  正好也是三年前,正好又与那时候的水若善如此相似。

  是巧合还是处心积虑?

  符冥音也没有再追问,倒是打趣的说道:“刚好让你在秋猎上施展一下身手,看看你那花拳绣腿能得个第几名。”

  而此时的殷王,像雕塑一样静静的坐在未掌灯的书房里。水若善与符冥音,如今终于走到了一起,她迫不及待的要离开殷王府,原来是要跟着符冥音双双回盛风。

  可他心里火烧火燎的焦躁。

  三年后再次相遇,他始终觉得自己没有三年前的那种绝心与绝情了,他始终不能容纳她却也推不开。如今一直以来不知道该拿她如何是好的问题,水若善帮他做了决定,可是当得知他们双宿双栖的时候,他还是嫉妒的喘不上气。

  转眼间水若善入住盛风皇宫已有好几日了,记得她从踏入皇宫到朝野上下皇宫内外人人皆知真的只是一瞬间的事。这几年水若善的性子越发的清冷,自从那年被殷王重创之后,似乎她就真的可以做到完全不理身外事。

  比如这宫内坊间围绕她的讨论已经不亚于人们日常三餐的频率,身为故事谈资的她却就像与这个世界隔离一样完全听不见,依然整日里穿梭于后宫与校场两点之间。

  盛风南国在推崇尚武这一点上真的是做到了不遗余力,单看这偌大的校场就知其用心,整个占地有皇宫的一半大,十八般兵器样样不缺,箭靶木桩高台该有的都有,不该有的活物,这里也有。

  水若善第一日便是循着虎啸声一路找到了校场。她知道这野兽定是被关在这附近某处,虽然她没有发现野兽的位置,却让她对这个无意中发现的校场很是满意。往后几日,她便日日都来,在这里与珑叁过过招,切磋切磋武艺,偶尔来场骑射较量,反倒让她日子过的自在。

  这日在来的路上,水若善听见野兽嘶吼的声音比平日里来的更清晰狂躁,分明是谁激怒了它。她加紧步伐急急冲进校场,正看见场内一名男童与发怒的老虎对峙,男童手里只有一把短匕,小心翼翼的盯着老虎的动作,水若善迅速的扫视一圈,发现整个校场没有一个人,也许是她进来的动静惊扰了这一人一虎的对峙,眼看着这比男童还要再高一身的猛虎突然扑向男童,水若善提气飞身进入场中,一手将男童揽进怀里,在猛虎即将扑上她后背之时,以气为力将它震出几米开外。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男童将自己的短匕扎进了水若善的小臂。落稳的瞬间,水若善将他扔了出去,捂着自己的小臂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男童。后者却扬起自己的下巴,摇晃着手中的短匕,脸上尽是得逞的表情,“本殿宝贝既已出手,就必定要见血才能回鞘。”

  这么小的孩子,竟然如此的狠心。

  “主子”森肆焦急的跑过来,短匕是垂直朝下插入水若善臂中,穿臂而过,伤口很深。

  珑叁见状上前抬手给了男童一巴掌。

  男童震惊的捂着被打的半边脸,指着珑叁喝到:“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本殿是什么身份!”

  这时一名男子向这边小跑而来,他隐在暗处将刚才发生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他开口对男童说道:“小殿下,你今日的考核不过关。”

  男童不服气的指着水若善喝到:“是她突然冲出来,不然我都杀了那畜生了。”

  水若善看到几个男人走过去将那倒在地上的老虎抬出了场外。

  男子顺着她的眼看过去,说道:“今日是小殿下的武力考核日,就算殿下功夫不济,只要能周旋一刻钟,那畜生的药力也该奏效了,伤不了殿下的。”

  言下之意还请不要多管闲事。

  水若善收回视线微微垂下头,正打算离开之时,森肆突然对着男子说道:“看着才七八岁的孩子,就被你们教的这么狠毒,什么玩意。”

  水若善迈开的半步定在原地,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男童,脸上一闪而过的苦笑似有若无,她带着疑问又肯定的语气说道:“你是.....赫连暮?”

  “谁准你直呼本殿的名字?”

  水若善看着赫连暮从刚才到现在一直仗势行凶的表情,一甩袖,快步离开了校场。

  “你果然跟你爹一样不是什么好东西!”森肆小跑着离开之前留下这么一句。

  赫连暮将自己手中的短匕向森肆飞掷过去,却被珑叁挥手回掷到他脚下。

  “狗奴才,敢骂我爹跟我,我要杀了你们!”

  如果不是这样无意中见到,水若善都快忘了,赫连静的儿子赫连暮就养在这盛风皇宫。没想到第一次见面,竟就这样不欢而散。还伤在他手里。

  水若善回到自己住的地方,森肆正在小心的给她敷药,她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口,苦笑着摇了摇头,果然这父子两个,在伤她这件事上还真是如出一辙。

  符冥音进门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一幕。

  “这是怎么了?怎么受伤了?”他轻轻的握上水若善的手。

  后者不着痕迹的抽回来,“没什么。”

  “还不是赫连暮那个小畜生。”森肆是不可能维护的,他巴不得主动去找符冥音告状。

  然后水若善就把他轰出了房间。

  符冥音一挥手,宫女送进来几盘糕点,“尝尝,听说是御厨新研制的甜点。”

  水若善捏起一个送进嘴里,很香,很甜,看着对面的人迫不及待想要得到肯定的表情,她笑弯着眼角点了点头。

  符冥音脸上忐忑的表情顷刻烟消云散,豁然开朗的笑脸表明这个年轻的帝王沉浸在喜欢这样的情绪中时有多么开心。

  他捏起一块糕点送进嘴里,问道:“晚膳想吃什么?”

  水若善顿了一下,“晚膳你还要在我这里吃吗?”

  符冥音很长时间没有回盛风,积压了很多要处理的事情,但是除了忙公务以外,一有时间他就会跑到水若善这里,聊聊天喝喝茶,一到用晚膳就不请自来。

  “不可以吗?”

  “你很久没有回来,后宫的....”

  “你就不要费心想这些了,想想晚上吃什么吧。”

  “我也很久没有陪叁姐跟小肆了。”

  “那今晚你就跟他们一块用膳,我就不来打扰了。”

  水若善浅笑着点点头。

  符冥音总是这样,在她面前笑的爽朗又大方。

  如果说符冥音与殷王谁能够让水若善觉得亲近与放松,那她一定会选择前者。

  可就算他再好,他也始终是名为符冥音的男子,并不是那个她心尖上的殷王赫连静。

  有时候水若善都觉得自己是狠心不公平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