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神鬼手森肆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5696 2020-04-12 23:39

  殷王五人警惕的打量着这家空旷的客栈,除了他们与几个伙计,没有其他客人。想必这里也是水家的产业。

  水若善坐在院中的石凳上,一言不发。身后一左一右站着随她救援殷王的二人,左侧的人正是以九节鞭做武器叫做珑叁的女子,面部线条硬朗,长的较一般女子高大粗犷。右边叫小肆的男子身上挂满了布兜,一张娃娃脸,白白净净,看起来善良纯真,但光看他从天云庄驮回几具无头尸体,一路上提着人头爱不释手就知道这绝对是个错觉。

  殷王与水若善对面而坐,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这三人,也未话语。

  从他们这些人回到客栈开始就一直处于这样无声的对峙状态。沉默不该由他打破,他的问题已经抛出,却没得到水若善的回答。殷王将视线重新锁定她的脸上,唯一暴露在外的眼也紧闭假寐。

  依水若善当年的性子,从不会有这么长时间的沉默。

  她在斟酌怎么开口?或者在编排另一套虚假的说词?还是说她只是在拖延时间,另有打算?刚才是报仇的好机会,为什么却反过来帮他?

  水若善在想什么,从以前到现在,从相识到重逢,他从来不曾摸透过,那些原来以为正确的了解,也是建立在她居心叵测的误导上。

  “小肆,去看看他们。”

  被水若善唤作小肆的娃娃脸男子极其不情愿的哼了两声挪向殷王,刚想去探殷王的脉,就被简敖重力的扣住手腕,“做什么?”

  小肆的不情愿立马爆发,直接与简敖动起手来。

  水若善这才睁眼,看了一眼不打算制止的殷王。果然不信她。再看一旁过招的两人。小肆功夫不济,几招下来就已经招架不住。他急退几步,拉开距离,指着简敖跳脚大骂:“一群什么东西,小爷我爱搭理你们不成?”

  “不是主子吩咐,你们跪下来求我,小爷还嫌你们这群死狗挡道!”

  “哪来的破尊贵王爷,咱们上上下下所有人谁不想把你扒皮拆骨!”

  “伤了主子还要劳驾小爷我来救你们,比给吃了屎的苍蝇通便还令我反胃!”

  “滚远点,脑子产粪便能养蛆了算你奇葩,小爷自愿帮你驱虫。”

  此话一出,殷王五人皆惊。不是因为这句话低俗粗鄙,虽然它本身的的确确够粗俗,而是这句话,闻名天下,正如将它当做口头禅的主人一样。所有被他拒绝过的人,都是以脑汁不够营养,不能养蛆这种令人莫名其妙的理由而拒绝。这句话,别人即使想学也实在骂不出口!

  满嘴惊人的骂语、撕不烂的毒舌、对尸体的喜爱程度明显高于活人,尤其是挂满叮当作响的布兜,这么明显的标志,他们竟然见而不觉,没有联想到那个响当当的人物。显然是他们先入为主,认为那个行踪飘忽、脾气古怪又软硬不吃的人喜欢独善其身,至少不会屈于人下,称别人为“主子”。

  听到这里,简敖几人先前不是不想动手,而是被殷王挡下。这是殷王在水若善身边见到的第一个武功平平之辈,纯粹的三脚猫功夫,不过依他的了解,水若善的身边可没出过哪个无能之辈。他刚还在猜这人的过人之处。

  殷王突然想起当年他与蓝奇之间的对话。

  “能确保万无一失?”

  “除非有奇迹。”

  “指什么?”

  “神鬼手森肆,一天之内。否则她必死无疑。”

  江湖人称“神鬼手”,翻手为神,覆手为鬼。哪怕你半魂已经踏进地府,他也能将你从鬼门关的门缝中拉回人间,功夫如此不济还独自嚣张的混迹江湖,靠的就是他覆手而下的毒药,独门秘制的毒药,除了他,无人可解。近年更是扬言江湖,落在他手里就做他活人研究的对象。

  真是千算万算,不如天算。他与蓝奇再怎么算无遗漏,也列不上水若善与森肆是主仆这一条件。

  “骂够了吧!”水若善声音中透着无奈的喜色。

  森肆撇嘴哼哼,“小爷拒看。”

  “那就过来摸脉吧。”

  这什么逻辑关系?

  森肆不爽的抖着肩膀,小声嘀咕了一句,“你就是那朵奇葩!”死王爷当年差点要了你的命,你不记恨就算了,还大老远跑来帮他,但凡有脑子的人都不会这么干!你的脑汁就是能养蛆的粪便!

  虽然声音很小,在场的所有人还是听的相当清楚。直接导致的结果是,蓝奇戏剧性的相信了这句话,以前没有想过,现在想想也未尝不可!前有蛊虫能在体内生存,为什么蛆就不行哪?森肆是谁?那是将医、毒两界玩转掌中的天才人物,他们穷极一生也望尘莫及的凤毛麟角。他能化腐朽为神奇,当然也能化神奇为腐朽。

  至此以后的很长时间内,蓝奇每每见到这个算得上她偶像的森肆都有一种脊背发凉的感觉,好像她已经被拿来做了研究,做了养蛆的研究。直到很久以后,她才知道,这是多么神奇的误会,源自她的盲目崇拜!

  水若善看着森肆用那把七寸短剑在殷王手掌轻点一下,鲜红的血液滴在石桌面上,她轻笑一声,果然猜出了森肆的身份,只见第一面的“神鬼手”都比她来的可靠!

  “那我让你做活人研究,保管让你研究的透透的?”她继续逗着森肆。

  “我还不想去唱小曲……!”森肆用舌尖轻舔蘸在指尖的血液,随后极其嫌恶的吐掉,“呸呸呸,果然是冷血动物!”

  殷王依然不气不怒,再正常不过的表情,他还没必要在这种情况不明的时候为了这点小事和森肆冲突。这个人,比保命的仙丹还灵。

  不过,殷王从来睚眦必报。

  “又是苗疆的药。”森肆斜睨了蓝奇一眼,“你们在百雾森林呆的时间过长,中了轻微的毒,身体还没有什么反应,喝两付药就能排清。泡了几年苗疆药浴,体内确实有了抗毒性,但是不可再泡,强行提高内力对身体是有负担的,没有完全融汇猛涨的内力,会形成一股邪气反噬身体。你们已经积的够多了。再继续就等着暴毙身亡吧。”

  殷王沉着眼,看来他们入百雾森林前就已经被盯上了。

  一滴血也能尝出他们内力反噬?简谦四人还真有些震惊。

  森肆抖擞着才懒得搭理他们什么表情。内力反噬是他在天云庄几人动武时看出来的,好不好?!

  “小肆……”

  森肆一惊,一跳两米远,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水若善!你休想让我给他调理身体!死不了的,只要循序渐进疏导融汇,时间一长,自然就散了。我就不帮忙,你要是敢逼我、哄我、威胁我、诱惑我,我就去告你。你信不信,我就去告你!哼!”

  水若善弯着眼角没有回话,她还真是这么想的。

  “你......真的叫水若善?”殷王用一种似懂非懂的眼神凝视着她,清楚地看到她笑扬的眼角开始变得冷漠。

  “是。”

  短促的微风拂过,水若善的白纱临风轻动,沉重的默言显摆了他们之间的改变,任凭十五的月光再明亮如昼,他们也再看不清楚光亮下的彼此。

  “赫连静,我们开门见山。”水若善的黑眼变得深不见底。

  话题的突然改变令殷王本能的眯起双眼,“本王糊涂。”

  水若善扫过训练有素的陆行四人,心说不用变得这么警惕,“载罡与天山相依相存,破其一就定要毁其二。你要拿下载罡,天山是极大的阻力,载罡部族顽强的意志一部分来自他们的首领,另外绝大部分是他们对天山一脉的信仰,他们认为自己的部族受到神的庇佑,只要天山一脉精神不灭,载罡就永远是烧不尽的野草,至于天山是什么情况......”水若善微顿了顿,“我相信,你我都不是很清楚。”

  殷王背身后挺,右手食指习惯性的敲打桌面,面前的水若善他需要有一个全新的认识。

  “本王只是想游历江湖而已。”

  “看来赫连皇家一辈一辈的愿望是要幻灭了。”

  话到这里,大家心知肚明。

  赫连皇家一辈一辈,想要一统这天下。

  殷王眸光越来越深,水家家主水寂青、聚音阁阁主萧豫再加一个下属神鬼手森肆,各个领域顶尖的人物,这些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有多少这样的人没有暴露?这张关系网究竟有多大?谁又是结网的中点?这些问题他都一概不知。而水若善就是这张网的一个缺口。当年要是有这些人做帮手,他可以少费多少工夫!如今的局势也值得冒险将自己的命吊在她的手中。

  “所以?”

  “我助你拿下载罡。”

  “本王似乎没有预知到你。”

  “有了我,只会让你事半功倍。”

  “你要什么?”

  “天山一脉。”

  “你要的可是载罡的魂!”

  “你断的难道不是载罡的脉?!”

  “你值得……本王斩草不能除根?”

  “如果我说,他们都将归小肆所有?”

  短暂的沉默后。

  殷王突然抚着自己高束的长发,张扬轻笑,“我只是游历江湖的少年郎。”

  水若善起身缓步离开,“谁说不是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