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二十八章 二人月下谈判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5811 2020-04-12 23:39

  殷王侧头看着窗外,载罡的民居与商铺只有一层,从二楼望去一目了然,叫他产生一种世界尽在眼底的错觉。

  那晚之后,已经过去半个月,水若善与他似乎只是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两个陌生人,各自忙着自己的事,甚至都没再碰过面。

  水若善,不管以前还是现在,遇上她,他都没有平静过。

  一阵杂乱的马蹄声自窗下而过,殷王斜眼望去,带头的是个男子,锦衣华服,腰挎一把长剑,年轻人特有的傲气显露无疑。

  殷王轻啜一口茶,眼神变得狠戾血腥。

  疾驰的马匹一路狂奔,直抵被大火烧成废墟的天云庄。一番查探之后,发现了载罡战时所用的特殊油种,一行人又迅速离开。

  后年轻男子几次请求拜见载罡首领,却都被拒之门外。

  几天之后,载罡举国哀悼遭遇残害凌辱的公主。凶手在当天被抓获,妄图营救的一伙人被群情激奋的载罡人民混乱中打死。凶手入狱后的第三天早上,狱卒发现他自宫导致流血过多惨死在狱中,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以为他想自宫以谢罪,却最终没能止住自己伤口的血。

  远在盛风的天星庄庄主星翱抖着手里的加急信:天云庄大火乃载罡所为。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载罡部族血腥残忍,目中无人,他也听说首领载营是个勇猛有余、谋略不足的人,但他万没有想到此人竟能愚蠢到这种地步,他在整个载罡外患频繁之时将天云庄赶尽杀绝,立时将朝廷与江湖的矛盾激烈化,无疑是给自己树下极大的内忧。所以最初,他第一个排除了载罡的嫌疑,况且只是初步的察看,他才放心的让自己的儿子前往。

  星翱急吼一声,“来人,一队人马立刻整装,随我去载罡。”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儿子星亮。

  水若善步入后院便看到石桌前掌灯练字的殷王,他们了解对方的作息时间,都有意无意的避开对方。

  “等我?”水若善无意撇了一眼旁边杂乱的纸张,上面写满了“罪”和“罚”二字。

  “外面有什么好玩的,每天都这么晚?”殷王只是随口问了句。

  水若善舔了舔面纱下的唇角,“这里的烤肉特别好吃,比烤鸭都……”

  她戛然而止的话尾,突然的令殷王手中的笔尖失了手劲,拉下重重的一笔,他顺手将纸揉成团,扔到一旁。

  那年的水若善,最喜欢向殷王缠要全福楼肥美的烤鸭。

  暗黑的夜突然寂静的异常,沉重的空气交融了有些谨慎的呼吸。

  水若善急切的看着腕上的伤疤,有些伤,入肉刻骨。

  殷王眼中的裂痕快的令人恍惚,果然他们还是适合直奔主题。

  “本王要你做件事。”

  “什么事?”

  “你可知载罡战时所用的一种新油。”

  水若善定定的看着殷王的笔尖,“你烧天云庄时所用。”

  殷王抬头眯眼打量水若善,“那就是知道了,本王要你找出他们把油藏在哪里?”

  水若善明亮的双眼看进殷王深沉的眼里,你的人日里夜里的找了半个月,没有找到藏油的地方,想要动用聚音阁的人帮你找油,你才会想到我,否则你自始至终都不会告诉我这件事,哪怕我说我有利所图,你都还是丁点都不信我。

  水若善平静的岔开视线,“好,我会尽快吩咐。”

  殷王看到她走出几步之外,又停下来侧过身,轻声说道,“以后练字去屋里,或者多亮几盏灯,这里挺费眼的。”他重垂下头,恍若未闻,继续自己的动作,突然停笔发呆的盯着纸上的字,半晌之后,愤恨的扳倒桌上的烛台,烧毁了所有的纸张,化为灰烬的纸上原先赫然写着“关心”二字。

  天星庄庄主星翱马不停蹄踏上载罡的第一时间就被几名武林人士鬼鬼祟祟的拉走。这时他才知道,他的儿子星亮因凌辱公主而获罪入狱,却还没等到判刑已在狱中畏罪自杀,为警告世人,他的尸体在最高的城墙上风吹日晒整整挂了十日,腐烂发臭后被扔在了乱葬岗。星翱悲痛欲绝双腿一软,狼狈的瘫坐在地上,曾经意气风发的江湖元老瞬间变成了痛失爱子的无助老人,他的儿子,他的一根独苗,是他将自己的儿子推上了这条死路。

  余下的三大庄中,天星庄由老庄主星翱坐镇,明日庄庄主日翔继位几年,位子已经坐稳,在江湖中也培植了属于自己的势力,而明月庄只有一位大小姐月扬,将来的明月庄必是要落到老庄主的女婿手里,当下最有可能的不正是门当户对的明日庄日翔与天星庄星亮,星翱需要借这次的事件为星亮巩固江湖地位,所以他为儿请缨由星亮带队前往调查天云庄的大火,为安全起见,后援的队伍会在很快到达,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发生的如此之快。

  殷王五人出门之时就看到坐在院中石桌旁的水若善,殷王跨过石凳坐在她的对面,“有事?”他们好像无意间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这张石桌似乎成为了他们谈判时的谈判桌。

  “为什么?”一听这句问话,殷王莫名的想到当年牢里水若善问的那句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水若善突然抬头恨恨的盯着殷王,却还是那样空洞的声音,“赫连静,你到底以为我有多蠢?”

  殷王深皱着眉头回望水若善,她身后的珑叁、森肆一副要将他碎尸万段的表情。

  “军营和载营府邸守卫森严,那是他们察觉有人入侵加强了戒备,后来又防范松散,聚音阁的人根本不知道他们想欲擒故纵,暴露了一批人。可是你知道,你的人半个月找不到油,频繁的动作引起了载营的注意,所以你撤了他们。你让聚音阁的人这时候去查,摆明了就是用他们做掩护,你想让他们去做替死鬼。如果不是我知道你已经找了半个月,我也只会以为是他们不小心暴露了自己。”

  “所以?你想说,你让他们去查却是本王害了他们?”

  “我想说,我不该对你说的话毫无怀疑,我不该以为你真的要找油!”

  “水若善,还是你以为本王很蠢?从本王开始调查,你就知道,却一直保持沉默。”

  “是。但我知道你的目的后聚音阁所有的人就潜下去了。”

  “本王被困百雾森林时就已经被你监视,或者是本王还不知道的更早?这样还不值得本王怀疑?”

  水若善突然侧头看向远方,无声苦笑,与一切无关,只要是我,哪怕人证物证尽全,你也不会信。

  二人又陷入沉默。

  三年的空白,重逢后的一个月,他们不是揣着太平巧合的错开彼此的出入时间,就是在阳奉阴违的合作交涉中越来越频繁的陷入沉默。或者,他们这样默契的一言不发,应该追溯到当年那个对弈未完的寂静夜晚。

  “真是一石二鸟的好手段!赫连静,表面上我帮你,暗地里你窥探我背后的势力。其实你只是想要在我身边寻找机会利用顺便逐步削弱水家和聚音阁,不是吗?”

  殷王敲打腿面的右手食指开始加速,他从水若善回过来的眼中看到一种尖锐的伤害。让他有一刹那的慌神。

  他不得不承认,他越来越欣赏水若善,她对事情的敏锐感觉远比他想象的更加敏锐。表面上看,这件事就是聚音阁的人暴露被抓,载营不会知道前后两批不是同一拨人,他会紧咬聚音阁不放。但是他知道,水若善会发现他需要用这一批替罪羊来帮他的人开脱,他也供认不讳,而且他正需要水若善知道,目的越明确她越容易相信所谓的事实。但他以为水若善至多到这里,却没想到她想的如此透彻,聚音阁的人一动,陆行的消息源暗里抓的可比载营找到的多,他本想趁此机会借载营之手多除掉一些人,进而削弱聚音阁的势力,却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被她看破。

  水若善一掌怒拍在石桌上,声音压抑的异常低沉,“我不在乎你怎么对我,但是你想要动水家或者聚音阁,我会跟你同归于尽!”

  殷王生生打了一个激灵,一时间停止了所有的动作,这是第一次,他在水若善眼里看到了对他赤裸裸浓烈的恨。哪怕三年前,在那个阴暗的地牢里,他划破她的脸,挑断她的筋脉,他如何如何狠心的对她也没看到过这么浓烈的恨。她如此强烈的表达出她对水家和聚音阁的保护。

  “你在威胁本王?”殷王的手掌无声的撑在石桌的边缘上。

  二人死死的盯着对方,暗中较劲。

  突然之间,院中的树木突兀的无风而动。

  承受不住的石桌轰然碎裂。

  水若善猛然疲惫似的颓下了身体,她的声音透着满满的无奈与悲凉,她说:“赫连静,你就从没想过吗?你心狠手辣、工于算计,可我却将水家与聚音阁就这样暴露在你面前。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私下的关系意味着什么?你有听外人说道过吗?”

  殷王冷哼一声,重重的甩袖离开,踩在地上的双脚发了狠的像要泄愤。

  他们的关系意味着什么,他怎会不知?水家富甲天下,聚音阁遍布天下的消息源需要多么庞大的财力支持,而他们又为水家生意提供了多少及时超前的消息,他们暗地里扩散的实力架构凌驾于三国之上,他们相依相存,强强联手,是以保持垄断的第一地位。倘若这种关系被打破,是否还能坐稳各界第一把交椅,真得二说。

  三年前水若善就毫不保留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如今他更加相信,那时的她完全可以不招供。

  外人?他们从不知水家家主与聚音阁阁主私下交好!

  殷王的急步在院门口突然停下,他回头看了一眼低垂着头坐在石凳上的水若善,再看天上朦胧昏暗的月亮,怎样迷雾的月晕也遮掩不了明亮晶莹的月亮,有些事他觉得自己看清了,又觉得比以前更加糊涂了。

  “本王要让星翱葬身载罡。”他看到水若善昂首,用连他自己都未觉察到的安抚语气轻声道,“这次......不骗你。”

  殷王回身的时候听到水若善说:“我去。”他复又犹豫的看着她。

  庭院中,一身白色从头至脚包裹严实的水若善眼中燃烧着熊熊的恨意,“我与星翱,不共戴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