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三十二章 螳螂与黄雀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4009 2020-04-12 23:39

  月黑风高,本来平静的夜晚突然毫无预兆的刮起大风,卷着地上的黄土拍的窗子啪啪作响,屋子里尘土飞扬,弥漫着黄土的味道。

  山雨欲来风满楼。

  殷王盘腿坐在床上,摸黑拭着自己的佩剑,不知是否与天气有关,他莫名的静不下心。突然,殷王翻身而起,抓过外袍,撞出门外。撞翻了伏在门口企图悄声进入房内的几名黑衣人。

  眼见事情败露,黑衣人已顾不得许多,迅速从四面八方现身,直攻殷王。

  简谦四人第一时间清醒冲出,却被多名刺客阻挡。

  殷王借空看了一眼水若善的房门,正看到珑叁护着森肆从旁边的房间退出。

  殷王发狠的砍下对面的人头,为什么还没出来?不可能听不到声响。凭水若善的身手不会被困在屋子里。还是......已经受了伤?

  “水若善!”殷王的眉头越皱越深,一声比一声急切,“水若善水若善。”

  “叫我干什么?”水若善冲出房门,穿戴整齐的左手提着自己的鞋子,右手抓着没穿完的半边外袍,侧身闪过身后的一击。

  殷王看到这种出乎意料的场面,一时没忍住,低笑出声,还在穿衣服?看来是打算穿不完都不出来?

  “没事”一刻分心殷王差点落到刺客刀下。

  就这点功夫,水若善已经穿好了衣服,蹬上了一只鞋,一脚腾起躲过刺来的一剑,迅速在空中套好鞋,准备专心对敌。

  下落的时候一阵强风拂纱刮过。

  殷王正好看到被强风带起的面纱下的半张脸,愣在当地,大脑动作齐齐罢工半拍,躲闪不及,被伤到左臂,血迅速晕开。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悄悄接近这家客栈的大批人潜入前院就听到激烈的打斗声。想要迷晕带走殷王几人的计划只能作废,伏在暗处按兵不动,准备来个两败俱伤,渔翁得利。

  目测刺客至少五十人,个个身手利索,如果只有殷王五人,免不了又是一番缠斗,但是今日水若善与珑叁的加入,还有一个怀揣毒药的森肆,殷王是如虎添翼,大大提高了速决的效率。

  躲在暗处的“黄雀”眼看刺客敌不过殷王几人,人数不断减少,倘若现在不出手,几人很有可能随时脱身离开。本来就拥挤的院中突然冲进来大批人,包围了所有人,领头人一声令下,“没穿黑衣服的几个人全部抓回去。”

  殷王冷眼快速的扫了一圈,这些人统一的服饰,规整的列队,也不如夜行人一样蒙面,方才他们潜伏在暗处时,也不会隐藏自己的气息,殷王心下已明白,他们几个人已经暴露,这批自以为能把殷王这几个“便宜”捡回去的定是载罡的人手。

  载罡的人一直在等拿下几人的最佳时机,却不知道院子里这些个武功高强的人早已经觉察,但是他们没有现身,殷王几人忙与刺客纠缠,至于刺客就更是目标明确,只取殷王,双方也都默契的忽略了他们。

  现下突然冒出来一伙来历不明的人,里外三层的局面,刺客仍然视而不见,他们的命令就是拼死拿下殷王的人头,没有失败回头一说。

  本来宽敞的后院里现在挤满了三伙人,两批互不相识、目的不同、目标相同的人,竟然奇妙的在不相通的情况下有意的成了盟军。

  而殷王这伙人在载罡人手加入战斗以后开始落得下风,论功夫,他们远胜,但是载罡人数众多,在他们消耗体力后再以众人之势纠缠,他们力竭是迟早的事。

  “娘咧!死王爷这么多仇人!”大敌当前,还有心情说废话的只能是将语言这门功夫发挥到淋漓尽致的森肆。

  殷王与水若善默契的相视一眼,开始有意的聚拢。

  狂啸大风卷着漫天黄沙的夜晚,注定了是个适合混战的夜晚。

  “走。”殷王令下,手下几人开始陆续有序的脱出厮杀,跃上房顶。

  珑叁拖着森肆跳出,时刻护在左右,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森肆的护卫。

  殷王与水若善掩护其他人离开,现下就只剩他二人,周圈水泄不通,围满了人,二人一时脱不了身。

  水若善:“小肆,药弹。”

  森肆闻言忙乱的翻着自己叮叮当当的布兜,这么多,他真的忘了自己把药弹放在哪个兜里了!

  “你快点!”简敖急的也开始在他身上乱翻,其实他忘了,他连所谓的药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旁边的几个人焦急的看看下面的情况,怨毒的看看关键时刻掉链子的森肆。

  珑叁将森肆上下扫视一遍,扯过一个圆鼓鼓的布兜,伸手就拿出一个药弹,直接扔向地面。这么圆的药弹,只有森肆这个蠢货才在其他扁平的布兜里找!

  迷雾爆起的瞬间,殷王抓过水若善一跃而起。

  同时赶过来一场粒大的急雨。

  水若善下意识的抬头看天,“糟了,快走。”

  房顶上接应的其他人清楚地看到殷王背后,院子里刚起的迷雾被突然浇下的大雨打的不见踪影。迅速起身跟着殷王几个起跃,逃离客栈。

  “载横。”闻言,水若善低头,朦胧中看到客栈门口高头大马上的人,应该就是殷王口中的载横,载罡首领载营的独子。

  客栈外缘整齐的围了一圈人,看到雨幕中穿梭的几个黑影,立马跟上。

  瓢泼大雨碍了所有人的视线,载横领着他的小队人马对殷王一行穷追不舍。

  一路疾奔,殷王始终攥紧手中的细腕,这样的动作他熟练的仿佛做过千万次。水若善甚至能感觉到殷王手上的厚茧,温热的大掌在冰凉的雨中更加的炙热,裹着厚重的力量烫的她心头慌乱。

  一支重箭擦着简敖的脚跟射进湿土中,载罡人的拿手本事就是骑射。他们再快始终跑不过马匹。

  殷王反身砍断近前的一双马腿,马背上的人当场滚下。如此一耽搁,越来越多的人顺着马蹄印奔跑上来。

  见状,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今日是非得杀出一条血路了。

  殷王瞅紧人墙外的载横,挥舞佩剑,杀出一条靠近载横的路。

  水若善顺着殷王的方向望去,即明白了他的想法,擒贼先擒王。她靠近殷王背后,得空腾空而起。

  殷王还未明白过来,便看到长尺白纱自水若善袖中而出,隔空直射载横,殷王踢翻一人,默契的掩护她。

  这二人,不是朋友,不是战友,没有经过长期的磨合,甚至可以说他们不断地猜忌对方试探对方,却在此刻心意相通,配合的天衣无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