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十五章 水家没有小姐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5091 2020-04-12 23:39

  自从水若善知道荷船会那天起,她的体内就滚着一颗火球,等了整整两个月,终于等到令她最最期待的荷船会,否则,她真要被体内的火球给吞噬了。

  她可是向水寂青拼了命的再三保证,荷船会以后定会回家一趟,他才没有速速将她绑回去。不过,想到过两天家里人就要将她带回去,她就特别失落,虽然她跟殷王两人还在别别扭扭的闹脾气,可她一点也不想离开。她想每天都能看见他,每个时辰都能跟他在一起,就算是他冷着一张脸,寒着一双眼,她也还是喜欢他,好喜欢好喜欢,好多个好喜欢!

  水若善似宝的捧着手里的荷船,原来真的是一艘小船,木制的船虽小,做工却相当精细,船体的正中镶嵌着一朵荷花,最巧的当属这花瓣,正是前段时间采摘的荷花做成的干花瓣,淡淡的荷香若隐若现,更加令她身心舒畅。

  殷王答应过她,夜幕降临时他一定会来。

  水若善看看挂在头顶上猜谜的花灯,她没有兴趣;

  水若善瞧瞧远处的杂耍表演,她兴致缺缺;

  水若善路过卖梅花糕的店铺,立足一瞬,万一荷船上沾染吃食的味道而令他反感呢?要是让殷王看到漂亮的荷船上印着一个粘着梅花糕屑油腻腻的手指印,那她多难为情啊!还是不吃了。

  水若善连最喜欢的梅花糕都不敢碰,只心无旁骛的护着臂弯里的荷船,这艘小船,此刻分享着她喜欢殷王的所有心情,承载着她所有的希望,仿佛只要将这荷船交到殷王手中,她的愿望便统统都能实现。

  水若善转过拐角,幽静的小巷与荷船会只有一墙之隔,她想要静静地呆在这里等着夜幕低垂,她望着天傻兮兮的笑着,现在的夜晚来的特别早哪!那个人很快就会来找她的。她的脑里、心里,满满的装着殷王,那双世间独一无二的凤眸,那张总是紧抿着看起来冷漠其实又毒舌的薄唇,还有那张冰冷却带着殷王温热体温的面具,她甚至能清楚地记得殷王走路的声音,正与此刻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重合,懒散但刚劲。

  水若善的指尖紧张的抠着船体,狂乱的心跳是前所未有的频率,她还怕会不会给它跳出体外呢!也许,在这个晚上,在这里……

  “王爷可知送这荷船的意义?”

  他说,风俗传统,本王岂会不知。

  “王爷,这荷船当真是送给我的?”

  他说,难道本王还会将自己喜爱的女子弄错了?

  “王爷……喜欢……”

  他说,本王对你一见倾心。

  他说,本王总找机会与你偶遇。

  他说,本王今日借这荷船向你表明心意。

  他说......织音,本王想娶你做王妃。

  “啪!”

  “谁?出来。”殷王朝发出声响的拐角喝道,借着照进小巷昏黄的灯光,鹅黄色裙摆的一角随着流动的空气忽隐忽现,他知道隐在暗处的人是水若善,他早就知道,他早在靠近小巷时,就听到越来越沉重急促的呼吸声,令他自己都有些惊讶的是,他竟凭感应奇迹般辨得出那是水若善的呼吸声。

  水若善瘫软的靠着墙,好冷的墙面,好冷的地面,她在听到殷王赤裸的求爱时,突地感觉一阵眩晕,那是从大喜到大悲的无力虚脱,幽深的小巷顷刻变为巨大的冰窟,寒彻了她的骨,也冷了她一身的血肉。

  晴天霹雳,也不过如此。心如刀绞,原来竟是这样。

  水若善的指甲深深地抠进木船中,指尖的肉被船体挤压成全白色,又酸又疼,冰冷的泪珠急切的拍打着船上的荷花,啪嗒啪嗒的声响,强烈的附和着此刻被疼痛主宰却还能跳动的心,她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每一滴泪划过的痕迹,那么滚烫,那么深刻,条条道道烙刻在心上。

  直到殷王说出那句“本王想娶你做王妃”,顷刻之间抽走她最后一丝气力,她再也无力捧着那艘船,只眼睁睁的看着它奔向灭亡,“啪!”,淡香的荷花滚出船体,在这个无尽的冰窟中四散开来,她只是呆呆地望着破碎的荷船,隐约闻到荷花的淡香铺陈空中,稀薄消散。

  我以为……我以为,你是来帮我完成愿望,你是能带来幸福的荷船。

  她咬紧牙关拼命地压抑自己啜泣的声音。

  却原来,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你只是......来同情我来看我痛苦的,你刚刚一定还在笑我,笑我无知、笑我异想天开,笑我......自负自恋。

  那缕荷香飘散的又哪里只是一缕荷香,它端拢又散失的是它永远都不懂的东西。

  水若善抬头望着天,深深地吸口寒冷的空气,满腔的酸苦被冰冷的空气压制在体内,好黑的夜,茫茫苍际,透过泪湿的眼越发朦胧,她用力的眨眼,残忍的强留了想要离开她的眼泪,回流向体内,她无力地扯动嘴角,真的......好苦啊!

  水若善胡乱的抹了把脸,拾起地上的荷船,过度用力的手指微颤着,她深吸一口气,一步跨出暗巷,“哈哈哈,殷王殿下,你在这里私定终身,可是被我逮到喽!呦~我要去跟赫连舒炫耀一下。”侧身,慌乱的离开。

  殷王一生也不会知道,水若善转身的那瞬,为他而苦的一滴清泪,划过凉薄的空气,带着微小的风声,浸入他环着织音的右臂衣衫。他只是定定的望着她,为什么要笑?为什么还要笑?他明明看见因为泪水冲刷,愈加晶亮的眼里溢满了痛苦,为什么还要笑得这么傻、这么......苦涩。

  连带他的喉头也有些压窒。

  为什么衬着湿润的眼角在这里强颜欢笑?为什么明明那么压抑却不在他面前肆无忌惮的哭泣?

  他想过,她会哭着骂他,那他就能回道,本王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管?

  他想过,她会捶打着他,那他就能呵斥,你有什么资格对本王动手?

  他甚至想过,她一怒之下离开王府,那他就能不屑,一颗小棋子,有则用,没有也罢!

  可他到底也没想过,她依然端的是她傻气的笑,笑的如往日一般纯真,却竟令他……如此心疼,抽着的疼。

  从来寡情如他,何时尝过这种酸楚的胀痛。从来理智到绝情的他,何曾想要冲动放肆一回。

  是他忘了,她从不会忤逆他,从不会责他怪他,她对他,从来就只有顺从撒赖,她难过的时候,总是用那双黑曜石般的眼静静的看着他,而后又吃吃的笑,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她总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

  他英雄救美时,搂着织音温柔安抚时,她就是这样。

  他要见水寂青时,她似是窥到他的想法时,她也是这样。

  一直都是。

  水若善千求万求,求他定要参加荷船会,她想做什么,他岂会不知。他做事从不向别人交代,却几次三番想要告诉她,荷船会他另有安排,最终他依然保持沉默,难道不是不忍亲口告诉她?

  伤害是他一手造成的,却又不敢直面告诉她,只敢这样让她意外的撞到,如此他就能心安理得的自欺,这样的结果其实不是他想要的,只是被她无意中撞破了。

  可是这样幼稚的做法除了自欺欺人外,又有何不同?

  殷王的头有些发胀,紧咬着牙关,他与水若善,是否真的不该只是这样?

  要兼顾天下与她,到底是他不能还是不想,又或者其实只是不敢!

  殷王退后一步,拉开与织音之间的距离,绝美的凤眼闪着万象失色的柔光,水若善,这条征统的路上,本王没有为你预留位置。

  倘若你真的重要到……

  也许本王可以……

  “王爷,她是哪家的姑娘?竟然直呼皇家的名讳!”织音奇怪,就是皇室之间也不会连名带姓的叫。

  “她啊,从来就没这种礼数。本王猜这水寂青就没请人教过她礼仪!”殷王依然留恋地望着水若善离去的方向,他总觉得,再不去追她会跑的很远。

  “水寂青?江南水家?”突然拔高的声音依然没有唤回殷王追随水若善背影的视线。

  “她是水家的大小姐,水若善。”此时的殷王扬起了一个只有在他短暂的幸福童年中才会出现的真心笑容。

  闻言,织音垂着头,皱眉道:“不可能,水家没有小姐!”

  “听说她被水寂青一直藏在家里。”

  “绝不可能,水家家谱上根本没有这个人!”

  殷王突地回头盯着她,久久不发一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