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三十七章 部分真相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3481 2020-04-12 23:39

  水若善知道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

  此时的殷王满身血肉渣滓,已经数不清被连撕带咬掉多少肉,如果她不争气的昏过去,只能留下殷王孤军奋战,她浅笑着摇摇头。水若善伸出调皮的三支手指,轻柔的揉捏玩弄着殷王的一只耳垂。后者当即身脊僵硬,差点落入狼口。殷王这一生,从来没有人对他做过这样暧昧亲昵的举动,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耳根子的热度。

  水若善趴在殷王耳边轻笑出生,吐着热气说道:“我一定会醒过来的。”

  殷王还没来得及作反应,就感觉背上一轻。

  水若善腾空而起,口里默默的念着口诀,翻飞的头纱无风而动,她头上的那一片天都开始变色,她将内力注入剑中,隔空以气运剑,操纵殷王的佩剑,俯身飞入狼群中,手起刀落,一剑将狼身劈成两半,干净利落,她像幽灵一样在狼群中变换着身位,快的殷王根本看不清她的步法和招式。

  殷王清楚的感觉到水若善换了一个人,她的内力,她的反应速度,她的步伐和招式已经超乎一个正常人能达到的极限能力,他敢打赌,这世间没有一个人能有如此高深的武功造诣。

  长剑落地的时候,水若善吐了一大口血倒在原地,气息微弱的令殷王探了几次才敢确定她还活着。

  简敖指着离他们不远处的空中异象,问道:“那是什么?”

  森肆一抬头,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突然就哭着嚎叫:“主子出事了!主子出事了!”

  珑叁看着简谦,“你家王爷跟我家主子在一起,他们出事了。烧了这些油我们立即走,一刻也不能耽误。”

  一声接一声的爆炸声,似乎整个天山都要被震裂了。

  这样一来,天山一族,载罡,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的油库被炸毁了。

  殷王望着黑烟冲上天的方向,怀里抱着呼吸都没有起伏的水若善,茫然的向前走着。

  森肆一路狂奔过来,咚一声跪倒在抱着水若善的殷王脚下,他急切的探查他家主子的脉搏。

  殷王就着这样的姿势静静的站着,他第一次不知所措。

  森肆从他的各种布兜里取拿,大大小小的救命药丸全都往水若善嘴里塞。“前面有一个温泉,送主子去那里。”

  殷王就这样任森肆差遣着。

  水若善盘坐在温泉中央,森肆忙前忙后扎针喂药。珑叁低着头默默的跪在岸边。气氛诡异的其他人整个晚上甚至不敢大口出气。

  殷王负手立在岸边,就那样空洞状似发呆的盯着水若善。她的脸光滑的没有留下半分伤痕,却时时刻刻用她的白纱裹得严丝无缝;她的腕间,丑陋的疤痕高低起伏,她却总是有意无意的摸索着;她的体内,现在时刻流着不同于常人的血液;她的武功,当年几乎一朝丧尽,她却在三年之内找回了这么深不可测的功力,到底这些的背后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故事。

  殷王清了清发紧的喉咙,问道:“三年时间,她的功力是如何一日千里的?”

  “旁门左道”森肆难得的相当稳重。

  正统功夫,没有一家不是循序渐进日积月累的。

  “她的手……”殷王想问,是不是废了。但是说出这几个字艰难的让他找不到说话的语调。如果不是,那水若善为什么凭臂力与腕力攀不住墙上的剑,为什么要平白费力的以气运剑;如果是,那他殷王是不是就是整个事故的罪魁祸首。

  森肆却没有给殷王找退路的机会。他还像个大男孩一样摸了一把泪,充满恨意的双眼盯着殷王哽咽着说:“主子这一生,都无法再用这双手握剑了。”

  殷王被扑面而来的这句话吓得后退了一大步,他明明已经在心里有了几乎肯定的答案。却还是被他锤下来的答案惊得有些站立不稳。

  那时候他轻易简单的挑断了她的手筋脚筋。

  多么的随意。

  “那时候的主子”珑叁觉得,有些事不能只让她家主子隐忍的付出,他们的主子,让人心疼的难以承受,“头痛欲裂的时候就用手抱着头,想死一样的往墙里撞,她疼的自己成把成把的扯着头发,那时候的她,满身的伤却根本没法可治。从我们救她回去的那个雪夜开始,她只能像个活死人一样躺着。我们曾经都以为,主子会就那样没了”。珑叁紧着嗓子小心的说着,好像再大点声会伤害到记忆里遍体鳞伤的水若善,“即便是后来醒着,她也是口不能食夜不能寐,活的只剩下了呼吸。你根本想像不到,心狠手辣的殷王殿下,你根本想象不到,那样的主子,我们要变着法的让她不省人事才能帮她,我们的主子,我们那样精心照顾的主子,用了大半年的时间却只是能够让她活下来。”

  “你根本不知道你到底都做了些什么!”看起来泼辣霸道的珑叁咬着牙强忍着泪水。

  她低声愤恨的吼道:“你根本不知道!”

  “当年,赫连皇家和盛风南国的盛世联姻时,是主子最接近死亡的一次。而你,那时候拜天地入洞房该是多么开心。”

  殷王内里一阵气血翻涌,嘴角渗出一口血,抽搐式的咬紧后槽牙时咬掉了嘴里的一块肉。他望着此刻黑夜里格外安静的水若善,这样瘦弱的身体背后到底还承受了多少东西,又有多少伤害是他一手造成的。

  当第二天夜里水若善还是坐在水里纹丝未动的时候,载罡的大批人马包围了他们。殷王这一行人,安然的穿过了百雾森林,闯进了载罡的禁地天山还炸毁了他们的油库,这样滔天的罪行已经让载营顾不了许多,集结军力入天山抓人。

  一片混战之中,殷王示意简谦照计划进行。此时除了蓝奇向殷王靠拢过来,简家兄弟与陆行开始且战且退,在乱局中越走越偏,最后几人趁乱施展轻功消失在黑夜中。

  此时留下的人包括殷王与蓝奇,不会功夫的森肆、珑叁以及不省人事的水若善。放弃抵抗之前,殷王将水若善从水里捞起来,给她裹上自己的衣服,放在自己背上。他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醒来,却好像做过无数次一样熟练的背上昏迷的她。

  再说这边趁乱逃跑的几人,快马加鞭日夜兼程赶回大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