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故地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3237 2020-04-12 23:39

  水若善再次醒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京都殷王府安顿妥当。令她反应不及的是她只是昏迷,睡了一觉起来这天下就少了一个国家。她听着森肆绘声绘色给她讲着整个过程,门外就来了这个王府的当家女主。

  水若善步入院中,眼前的这个女人,当年以柔善淑德闻名三国的盛风二公主符织音,如今是这殷王府唯一的女主人,殷王唯一的妃子,小王爷的生身母亲。她的这些身份,也是曾经的水若善幻想的自己未来的样子。

  看的出来这个王妃过的很幸福,脸上浅浅的笑衬托着幸福与满足。

  有时候水若善自己都不能理解自己的感受,她看着自己挚爱的男人的爱人,不羡慕不嫉妒,看着她幸福的感觉,自己只感到淡淡的忧伤。

  “听说你醒了,我代表王爷跟王府来看看你。”殷王妃比当年多了一些成熟的韵味,“我带你参观一下王府吧。”

  水若善怀着喜欢殷王的心思,始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跟殷王妃相处。

  “你被王爷带回来的时候,整个王府私下里都在议论。”水若善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想必王爷的性子大家都知道,跟我成婚以后这些年他更是不近女色,别说是谁想进这殷王府的大门,就是这王府的墙角,王爷也没给过谁希望。可是你不一样。”

  水若善侧头看了这殷王妃一眼,回头继续坦荡荡的走着。

  “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不是一个善妒的女人。更何况身为王爷的正妃,我该是为王爷好的。看的出来王爷很看重你,我单纯的想知道你跟王爷的关系,好让我提前有个准备。”

  “准备什么?”说是殷王妃领着她,水若善却轻车熟路的摸到了当年殷王卧房的院子里,曾经这里有一株枯梅树,不开花不长叶,只有寥寥几支的枯树枝,其中有一枝从侧面伸出来格外的长,曾经在她青涩的时光里,柔亮清浅的月光下,美好的像银雪里驻足的殷王就站在那枯枝下,却挂着邪魅的笑问她“你喜欢我?”

  记忆像下雪一样轻柔却繁密的盖下来,庭院里的那株梅树跟记忆里的样子重叠,水若善不由自主的踮着脚悄悄的走过去,她怕惊扰了那年树下空灵的白色身影,她抬手轻抚着干裂的树枝,心里疼的充斥着满满的灼烧感,为了那时候勇敢无畏的自己。

  “你没事吧?”殷王妃本被水若善问的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之时,就看到问话之人自顾自的抚摸上殷王那株宝贝的梅树,看样子已经陷入了自己的世界,她轻唤了几声也不见水若善有反应,拍打着肩膀将她唤回神的时候,殷王妃看进了那双她一生也忘不了的眼睛。

  水若善回头的那一瞬间,满含绝望与痛苦的眼睛滚出成串的泪珠,她像定格一样望着殷王妃,眼泪一直流一直流,久久不能从那种伤心的情绪中走出来。被她这样盯着,殷王妃感同身受似的触碰到了她那种灵魂深处的痛苦。

  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

  如同她心里的疼痛一样,从那年一直静止疼到今日。

  殷王回府的时候殷王妃一如既往的站在门口迎接他,这二位是全国上下人人艳羡的恩爱夫妻,他们相濡以沫,举案齐眉,位高权重的殷王从不正眼瞧其他女人一眼,专宠殷王正妃一人,几年如一日。而当殷王抱着昏迷的水若善从踏进王府到安顿妥当都是一手经办的时候,整个王府都知道这个女人于殷王是不同的。

  当得知水若善醒来的殷王寻到她的时候,只静静的站在她瘦小的身后看着她。

  前面的水若善望着眼前的一片废墟发呆,如果她没有记错,这里曾经是她住过的偏院,院子当中,是有一方石桌的,那个残忍的夜晚,殷王就坐在桌子的另一边笑颜惊世。可是如今断壁残垣,大火烧过的痕迹依稀可见,庄严肃穆的殷王府里竟还留着这样一片荒废的地方。

  殷王越过水若善望着他一把火烧毁的偏院,那时候他坚信她是必死无疑的。

  那时候的他对水若善多多少少是有些恨的。

  而现在,他甚至觉得这时候的自己是有些不敢过去站在她身边的。

  水若善回头看着殷王悄悄离开的背影,曾经她出现过的痕迹对殷王来说到底是多么不被允许留下。

  时隔三年,她重新回到这个繁华的京都城,却已经没有一个愿意陪着她消磨时光的人了。

  水若善漫步在京都的街道,这里的布局店铺没有太多的变化,街上的行人还是像那年一样悠闲又匆忙。变化太多的是她自己,她稳稳的踱着步走过街上的摊位,那时候的她,蹦跳着探索这个新鲜的世界,她的裙摆欢快的打着拍子,她的头发清爽的肆意飘扬,她回头,时刻都能看到心爱的殷王威严的站在她的身后,他给了她无比巨大的勇气与坚强,她张着嘴笑的晶亮的眼睛只剩一条线,她如愿闯进了殷王的世界,她如愿得到了殷王的陪伴,她所能幻想到的美好的一切却不如现实抽的那么痛彻心扉。

  “主子”水若善的心骤疼了一下,珑叁与森肆急切的上前扶着她。

  她的手抚摸过街边小摊上的物件,“叁姐,这些小玩意那时候我也有,也许后来都被他一把火烧掉了。”没有烧掉的那串铃铛打穿她的身骨留在了黑暗的地牢里。如今想起来她仍然能感觉得到铃铛入身的刺痛,疼的那么真实。

  “主子,那些都已经过去了。”

  森肆默默的摸出一颗糖塞进水若善嘴里。舌尖化开的甜味越发衬托了她心里的酸楚。她牵着珑叁指着一块空地说道,“那里原来有一个捏泥人的老人。”

  “主子,忘掉过去那些痛苦的事,我们只想看到你快乐。”

  水若善搂着森肆靠在珑叁的肩上,她的家人,无条件爱着她的家人,他们的疼宠是给她这辈子最大的恩惠,她会好好保护他们,给他们一个安稳的世界。

  至于殷王,那永远只能是她曾经懵懂岁月做过的一个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