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又见百雾森林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4410 2020-04-12 23:39

  水若善动作迅速,一个使劲,白纱缠着未躲得及的载横缩回脚下。殷王顺手挟持载横,混乱的场面迅速缓解,载罡人马自动与他们划出楚河汉界。

  一场急雨,来得快也去得快,眼看就要停了。

  “放开我,你们一个都别想跑。”载横人在剑下,硬气倒不少。

  水若善与殷王一左一右固定着载横继续逃跑,跟随载横的小队人马理所当然的上马直追。一路上就听到载横扯着嗓子反抗。

  “这都赶得上狗追骨头的劲头了!”刚说完简敖就想趁着尾音又把它吞回去,他蠢啊!后面的是狗,谁是骨头,他们自己!说他自己就罢了,还连带着说了他家王爷是骨头。

  殷王突然停下,皱着眉四面打量。其他人只能顺着他的视线奇怪的四处张望。

  前方隐隐约约能看到黑麻麻一片,就像立在世界尽头的一道参天屏障。

  待简敖伸长脖子终于努力辨清楚后,直接跳脚,“去他娘的!老天诅咒我们都不见打个盹的!”

  蓝奇小声的嘲讽他一句,“那你要不要去摸个木头!”

  所谓的参天屏障赫然就是曾经困了他们近两个月的百雾森林,上一次,他们被刺客追杀,无奈避入林中;这一次,他们还是被刺客追杀,又被逼至此林边缘。

  这是命啊!简敖只想仰天悲鸣。

  殷王推着载横靠近百雾森林几步开外,“进去。”

  载横明明势单力薄,但是对于百雾森林的恐惧,还是逼得他开始反抗。“你们不会要进去吧?我警告你们,进去只有死路一条,被我抓回去总还有些机会,一旦入林,你们就只可能死在里面。想想清楚,要进你们进。我不进去。”

  雨已经停了,冷凉的黑夜中,远处载横的小队人马正在快速的接近。

  殷王推了载横一把,后者脚跟死钉在地上,“别推我,我不去。”

  殷王又拖着载横,后者扎着马步,缀着屁股,“别拉我,我不去。”

  殷王歪头看了水若善一眼,他莫名的觉得载横无赖的样子跟水若善颇有几分相像。

  “简敖,扛着他。”殷王耐心磨尽。

  载横终于在简敖接近他时开始动手反抗,他并不是手无缚鸡,但这几个人人多实力又重,他虽明白自己赢不了这些人,但更不想进入百雾森林,在此一搏或者进去必死无疑。

  载横的部下见状当即举箭快速进攻。

  眼看前面殷王已经踏入林中,后又有追兵,简谦与陆行帮手迅速将载横制服,他们可没有时间在这里消磨比武。

  蓝奇手举火折在前方探路,他们对这百雾森林也算有些了解。

  殷王侧身后的水若善好奇的打量着这片令人闻风丧胆的百雾森林,飞天的树木在黑夜的掩护下更是高耸的望不见顶,各种鲜亮的雾色在火苗的映衬下散发出诡异的盈盈亮光。

  一场雨后,空气湿重,更显得林中阴冷森然。

  一只手掌在暗里抓上水若善的手腕,温暖、厚实,正不偏不倚的扣在那凸起的伤疤上。

  “跟紧点,别散了。”殷王清楚的感觉到水若善的身体闪过巨颤,他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牵着她,似乎动作快过了思想。

  水若善埋着头,在看不清的黑夜里用力的凝视那只甚至能将她的手腕紧握一圈的大掌,她应该坚决的抽回自己的手,还是危险的再贪恋一点殷王的温度?

  “快放下他。”森肆突兀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简敖将肩上的载横一个用力摔在地上,后者瞳仁外凸,四肢大开,瘫在地上,沉重缓慢的大口大口呼着气,就像快要窒息一般,没有激烈的中毒反应,反倒看起来正趋于平静。

  森肆忙将一小瓶药液倒进载横口中,塞入两粒药丸,紧接又拿出一节极细的管子刺入载横手臂,翻出一个葫芦状的皮质药瓶,将内里的药液顺着管子滴入载横体内。

  殷王几人还愣愣的看着研究着,他们生平第一次见到森肆这种怪异的救治手法。蓝奇应该是所有人中最心痒手痒的人,抛开他们的立场所有不说,森肆的成就是他们这些学医研毒之人终生的向往。

  “叁姐,帮他运功。”

  “不必了。”说话的森肆与动作到一半的珑叁齐齐看向发令的殷王,后者接着道:“既然没用,就不必留着。”

  如果我没用,是不是也不必留着?水若善轻微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腕,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被握着。

  那么刻意小心的接近,放手的时候竟然这么无知无觉。

  “救!”水若善的这个字重的异常坚定深沉。

  殷王从森肆手上移开视线,像凶猛的野兽盯着猎物般锋利的眼神,看的水若善脊背发凉,他迈前一步贴近水若善,凛冽的霸气铺天盖地的将她全罩,水若善被逼的倒退一步,她平视的眼睛只能看到殷王的下巴,只是比她高一头而已却让她承受不了殷王的愤怒。

  “本王说,要、他、死。”这样森冷的声音,从来都是殷王的本性。

  “我一定要救!”水若善缓缓地声线宣告了她在这件事上的坚决。

  殷王紧逼一步,因为愤怒犹如炉火的灼热气息拂过水若善的额头,她坦荡荡的挺起胸膛,直挺挺的立着,不再后退。

  殷王垂眼望着大片湿贴在头上的雪白头纱,水若善终究只是个外人,她不会为了殷王的事业而唯他命是从,她不会为了配合殷王而放弃自己的想法,她更加不会为了殷王赴汤蹈火、肝脑涂地,而殷王却偏偏自以为是的认为她不会违了他的意。

  殷王猛地掐上近在眼前的脖子,急走几步将水若善抵在身后的树上,水若善只是本能的抓紧殷王的手臂,她甚至在殷王扣上来的一瞬间猜想着,如今的殷王会怎样置她于死地,倘若再来一次,她对殷王是不是就可以像对不喜欢吃的红萝卜一样轻易地说一声不喜欢,便耍赖一辈子都不愿再碰。

  珑叁、森肆护主心切,却被简敖所阻。

  “你明知道他是谁,你明知道他与本王是什么关系,你明知道他活着是本王的威胁,你明知道什么叫放虎归山,是你说要帮本王拿下载罡,但你现在的行为不仅帮不到本王,甚至是在拖本王后腿,本王要你,有、何、用?”这最后一句,殷王咬的格外用力。

  水若善终于肯抬头看他,眼里的无奈与酸楚,痛灼了他冰冷的血液,她半真半假的似笑似哭,不停地重复着,“是啊,要我有什么用哪?有什么用哪?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要我有什么用哪?”

  她自以为经过了这几年的伪装,自己终于足够坚强,却原来面对殷王,她从来都软弱的生疼。

  水若善话锋一转,声音低沉道:“但是载横,我一定要救!”

  “好、好、好。”殷王接连三声好,一声比一声低哑。他突然挥手,将水若善抛出,背过身不再看她。

  水若善故作坚强的站起来,她清楚地看到,她与殷王的关系终于随着殷王衣摆划过的弧度重新跌回了冰点。

  殷王心上火烧的感觉久久不退,他听到身后水若善的动作,他甚至能听到载横被送出林中时生出的风声,他告诉自己,再纵容水若善最后一次,只有这一次。他不能再无动于衷,他很明白有些东西正在无声无息的吞噬自己,总有一天,总有承受不住的那一天,他会被溢满迸出那条裂缝的东西淹没自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