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三十一章 笑靥掩玉面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4126 2020-04-12 23:39

  水若善眼神一闪,顷刻翻身而起,带的长桌腾空又下落,歪歪斜斜的撞到了桌边的几个人,嬉笑打闹的其他人回过头注意到他们二人,却是方才的气氛顷刻消散,寻不到一点痕迹。

  动作真快,殷王心想,快的谁都知那是本能的条件反射,他的心瞬间紧缩,真行!防他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

  水若善笔直的站着,衣袂无风轻动,戒备的姿态清晰鲜明,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殷王的侧脸,那里笑容牵起的弧度依然未落,那一年的那个冬夜,在这三年的痛彻心扉之前,殷王就给了她一个同样绝美的笑容。

  摆这么强的气势!殷王一直保持着同样的角度,凝视着方才那双眼所在的地方。

  颤颤巍巍终于从餐桌边缘滚落到殷王眼前的酒碗,禁止不动的那一刻震天响的警钟敲在殷王心头,他竟然为了让她靠近,再一次缩小了禁地的范围。

  “怎么,终于想跟我动手了?”殷王从低头凝视到抬头注视水若善的这段距离中,上扬的嘴角最终抿成了平日里的寒冰角度,凤眸里是万年不变的冷漠残忍。

  “主子。”珑叁跟森肆近前。

  “别过来。”水若善低沉的命令打发了二人,也第一次让殷王五人坐实了她上位者的身份。

  谁也没有再开口。

  这一块小小的地方一扫方才的欢快,突然一片静默。

  殷王与水若善就那样一坐一站静静的对视。

  水若善慢慢的冷静下来,突然颓然的坐在地上,低头沉沉的看着自己腕上的疤痕,她曾经多么想看殷王的笑容!她如今多么害怕那种从云端到地狱的落差。

  殷王扭头遥望远处跳动的篝火,他心上的裂缝,冰封在那个漫布荷船的夜晚,但是如今到底滋长周延了多少,怕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水若善还是那个水若善,不坦白,不诚实,不光明,测不到深浅。那他为何不能还是当年冷漠残忍的殷王?!

  “为什么要死那么多人?”水若善突然转过头,定定的看着殷王,她本就是想要跟殷王说这件事,却没想绕了这么大一圈。

  殷王回望着她,没头没脑的,也知道她问什么,“你不是也懂斩草除根的道理?”

  “有必要赶尽杀绝吗?”

  “你想跟我谈论人性善恶?”

  “有些人,是无辜的。”

  “无辜?战乱中,有无辜吗?当年的你......无辜吗?”

  那种讽刺的口气,那样冰冷的眼神,水若善的心里劈下一个惊雷,颤栗的感觉延伸到指尖麻痹了全身,当年的痛,刻骨铭心,却在他看来,只是个值得讽刺的笑话。

  水若善眨眨有些泛酸的眼眶,深吸一口气,三年了,最痛不过当年。

  “我说无辜,你信吗?”

  “你值得我信吗?”

  “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

  “信不信是我的事。”

  “既不信,我又何必要说?”

  “既然不说,又何以妄加断言我不信?”

  妄加断言?我唯一妄加断言的,就是你定会喜欢上我。水若善坚决的别过头。

  逼到无路可退,最终还是选择沉默,又何必再究。殷王冷漠的收回视线。

  他们从来不缺对峙的理由。

  又是一片静默。

  载罡热情开放的人们推拉着彼此还在享受歌舞的欢乐,他们豪放不拘小节,他们快乐的标准也很简单,有酒喝、有肉吃、能唱歌、能跳舞,他们围着篝火满足的笑容刺痛了此刻正软弱的水若善。

  他们中有多少人会在将来成为殷王历史中的无辜者?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掌声欢呼声,原来是在火光的旁照下,一名男子单膝跪地正在向面前的女子求爱,这是载罡特有的风俗。“答应他!答应他!”无关紧要的人群开始着急的起哄。水若善看到女子爽快的点头答应。

  他们美好的爱情又能够持续多久?

  水若善抬头无焦的望着一望无际的黑夜,几不可闻的叹口气,“烽火狂沙,旷野经年,万般白骨祭高台。”

  殷王五人瞬间回头看她。

  何必要说的如此直白?!

  水若善幽空的声音带着对世间冷暖无奈的悲凉,那种轻轻悠悠的声音激的殷王的心一颤颠簸,怜惜之情似乎勃发满溢就要破体而出。

  沉默一路铺天盖地,就在水若善以为这个夜晚就要这样结束之时,殷王回了她最重要的半句,“谁人笑靥掩玉面?”

  水若善当即轻笑出声,原来,不论三年前还是三年后,你始终认为我从未真实。

  也好,大家不都是如此?!又何必强求!

  这样就好。

  对于这份感情,殷王与水若善都是矛盾的,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同时又十年怕井绳。他们克制不住对方的吸引却拼命地克制,他们压抑不住自己的感情却疯狂的压抑。

  归根结底,他们不会相信对方,哪怕对方万分赤诚。

  他们如今的关系怎么不特殊?共商大事、同谋利益!人性不可靠,却以利益为纽带的关系他们依然不信。然而,他们又在无意识的维持这样极度脆弱危险的关系,谁也没想过一拍两散。

  水若善曾经说过,殷王表面上需要她的帮助,却伺机想要削弱水家与聚音阁。但是,她不知道的是,那时殷王说服自己接受她的理由只是她身后庞大势力的可用性;殷王极力想要削弱的势力,却在水若善那句同归于尽后,终是选择放弃了大好的机会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他们二人谁也没有深究这背后的原因,似乎这样的结果是理所当然的。

  而曾经痛心裂肺的水若善纵使再玲珑心思,用在殷王身上也是一塌糊涂,可她把水家、把聚音阁,把他们至关重要的东西暴露在殷王面前,可她全心全意的想要帮助殷王,可她威胁殷王同归于尽的同时却没有做任何的补救措施。

  倘若当时殷王一意孤行?倘若当时殷王执意要做?倘若当时殷王不是顾忌水若善那句同归于尽,又当如何?

  殷王终也不是当年那个一心只要她死的殷王了。

  到最后,水若善也还是带着疼入身骨的伤害试图小心的再次接近殷王。

  事已至此又如何?他们谁也信不了谁!

  而正所谓是,爱情从来最缺信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