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二章 殷王这个人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2979 2020-04-12 23:39

  晚膳要在房里吃,为什么要在房里吃,饭厅那么大,多好的吃饭环境,非要在房里吃,既然不用当初建府的时候不要建饭厅不就好了,你建个饭厅,建了又不用,不用就是浪费,就你是王爷,就你会浪费,皇家有钱了不起啊!自从下午蓝奇将晚膳艰难的从陈若手里扯过去后,陈若就一直处于这种生气愤恨的碎碎念状态,送膳陪吃是一个接近殷王多么好的机会,就这么黄掉了,她就是不服气不高兴。

  “我砍死你,我砍死你,我砍死你……”

  用完膳的殷王正斜倚在窗下的软榻上看书,却被院子里窸窸窣窣的声音扰的静不下心,推开门看到的竟是那个下人陈若,右手执一节树枝,反复的挥向面前的一株梅树,嘴里还不停低喃“砍死你,砍死你……”

  殷王一时间有些怔愣,环顾一圈,发现院子里除了陈若也没有其他人,他可从没想过会在自己的府里看到这样算得上诡异的画面,严谨的殷王府,府里的下人竟在虐打他院子里的树!这......足够让他惊讶!他不止没见过,甚至这种想法都从来没蹦出来过!一是他认为没人有这个胆量,敢来毁他这棵树;二是他这王府向来严肃,没有人敢来他的院里做随性越矩之事。又见陈若突然泄了气似的,扔掉手里的树枝,双臂抱膝屁股一沉蹲在树下,轻轻地叹了口气,其实她知道,殷王之所以在房里用膳,是方便蓝奇检查食物。可她就是生气,自己长的这么娇弱面善甜美可爱,一看就是良家美小姐,大好人!哪里流露出一丁点害人之心,不相信她就算了,也没必要防的这么深啊?也不对!为什么就不相信她哪!她真的是美丽的大好人!

  突然头上一片阴影遮挡了月光,“叹什么气?”

  “啊~”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陈若一屁股跌坐在地,抬头看看眼前人,侧头看看不远处敞开的房门,再回头看看眼前人,这段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自己竟然恍惚的离谱,人都在眼前了却丝毫未觉。

  趁着她发呆之际,殷王捡起刚才行凶的树枝,一副研究的表情左看右看,“没有人告诉你不能碰这棵树吗?”他看的是树枝问的却是陈若。

  “啊?”陈若已经从刚才的惊讶中转入另一个痴迷中,殷王只着一身单衣,却灼烧了她的双眼,白衣宛如山峰之巅的雪,墨黑的发乘着清浅的风在黑夜中轻盈翩跹,孤冷高傲之气从浓黑的剑眉流溢而出,铺陈盖过高挺的鼻梁,浓睫下似水盈光的凤眸,说不出的勾魂摄魄。日里的银辉面具下竟是这般颠倒众生的容颜,不若一身红衣的惊艳,此刻沐浴在昏黄的月光下,映着身侧萧败的梅树,空灵出尘,惊为天人。真真如天地鬼斧神工雕刻般完美,实比画上美何止千千万万倍。

  陈若直觉眼前之人定是会传说中的勾魂之术,三魂七魄兀自被他吞尽。

  挡,挡不住;逃,逃不了。

  殷王等不到回答,回过头看到了熟悉的眼神,又是那样痴迷的眼神,黑亮的瞳仁连这明月也相形失色。殷王甚是反感,用力皱了皱眉,他讨厌太过纯净的东西,也讨厌女人这样毫不掩饰对他的痴恋,偏偏这个陈若,犯遍了他所有的忌讳!

  殷王看似轻柔的用手中的树枝抵上陈若的下巴,轻轻用力帮她合上半张的嘴,也顺道阻隔了看着他即将流下来的口水,“我很好看吗?”,他用的是“我”而不是“本王”,唇角轻柔声音清冷沙哑。

  一阵乱流奔腾激过心脏,那种体内热泉奔涌即将爆体的震撼使她大脑顿时一片空白,耳中嗡嗡作响,陈若受到蛊惑般,咧着嘴傻傻的点了点头。

  “你喜欢我?”

  陈若的心脏狂风般失了常有的频率,明亮的眸子晶莹异彩,怔愣间又点了点头。

  霎时,一阵冷风扫过,殷王杀气尽显,陈若只觉左脸火辣辣的疼,嘴里一阵腥甜。殷王紧接一脚踩向陈若腹部,将她踹翻在地,树枝顶端的凸起划过她的脖颈,陈若双手紧握成拳,努力克制自己想要反抗的本能,茫然的望进上方的一双眼,下一刻,被他迷惑混沌的大脑清醒万分,她分明看到了殷王眼中的鄙夷与厌恶,仅仅一天,她便两次从同一双眼里看到鄙视,如此毫无保留的对她的鄙视。

  陈若清晰的感觉到一滴汗划过背部,连她自己也不知道,那到底是因为向他表明心迹时的紧张还是对他凌厉杀气的后怕。

  “收起你恶心的眼神,再有下次,本王让你吞了自己的眼珠!”说完也不等回答,将粗糙的树枝甩上陈若的面颊,径自回房。

  陈若摸到被树枝抽到发烫的脸,又摸了一把脖子上的粘稠之物,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明明是这样完美的人,为什么将别人的喜欢与赞美视作恶心之物?她感受的很真切,那一瞬间,殷王是真真起了杀她之心。

  原来这才真的是传言中的殷王,多疑,狠辣,喜怒无常,一股子阴冷,不论罪或清白,碍他眼的,一概不留。可是她想不通,不相信别人,时时刻刻地防着别人,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的活着,这样真的比较开心吗?

  她的生活,从来只有全心的信任,简单的快乐。

  这样的他们活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陈若茫然的盯着殷王站过的地方,呆呆愣愣的坐了一夜。

  第二日,殷王唤来蓝奇服侍,早早的便去上朝。朝堂之上,皇上恢复殷王大将军之职,满朝文武高呼万岁,实乃皇上与大碁之福。有人提议为将军的归来与复职举办宴会,却被天子以不得铺张浪费为由挡下,各大臣审时度势,圆滑狡诈,现下更是喜忧参半。喜的是有这令人闻风丧胆的“天将”坐镇,其他两国不会轻易来犯,就算是有,也敌不过这享誉三国的神武将军。忧的是没有人知道这寡言阴沉的王爷在想什么,当年突然失踪现在又突然出现会不会给如今这稳定的朝局带来不可预知的动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