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真的遍体鳞伤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5848 2020-04-12 23:39

  一夜半日的严刑,结果还是这副该死的淡漠反应,所有的力就像打在棉花上一样,毫无杀伤力,殷王怒火中烧,刚想动手,就听到一声低语轻唤:“赫连静”。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水若善直呼他的名讳,以前她总是喜欢耍赖讨好的叫他“殷王殿下”、“英勇的大将军”,她还不知道吧,殷王眯着眼,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叫他的名字!

  水若善始终未抬头,残破的沙哑声音烧过她的喉间,“我......招!”

  “好。”殷王反手后掷,剑直回简敖剑鞘。

  “我想......先问,她......可是......符织音?”

  没头没脑,殷王却知道这个“她”指的是谁,破天荒的爽快回道:“正是。”

  水若善微张着唇,沉默着,真的是她,早应该想到的......那个以柔善淑德闻名盛风的二公主。

  “你想知道什么?”水若善红肿的眼角划过两行泪,很快他就会有心爱的王妃了。

  殷王负手立在原地,“本王知道你不是水家小姐,其他的,本王等着你招。”

  “我,确实不是水家小姐。”水若善的血泪一行赶过一行。

  话音刚落,殷王就听到一阵慌乱的逃跑声,他知道,老九不会再认为这还是他可爱的若儿了。

  “水寂青也不是我的大哥,我来王府是为了……”水若善顿了顿,抬起头专注地凝视着殷王,这个人,她喜欢到都有些魔障了,而这双失了明黑眸色肿胀的眼睛,仅余的一条缝中,复杂的眼神殷王又能看懂多少,或者只是,能看到多少。

  “......一个人,我不是想隐瞒你我会功夫,只是怕你知道后会怀疑我要对你不利,却没想到......你早就知道。”

  “我用了陈若的身份,只是为了让你......那个人把我当成普通人。”那时的她满心的奢望,能得到一份纯粹的喜欢。

  对殷王,她想的太过简单!也太天真,终只是一个妄想。

  “不过,我也知道瞒不了多久,你若生疑,定会去找聚音阁,陆行根本查不到我的身份,聚音阁会交给你一份我早就准备好的资料。”水若善微弱的呼吸短促凌乱,却还是连续的说着每个字。

  殷王突然想起当日简谦说的那句“我们现下所掌握的正是她想让我们知道又不想让我们知道的。”怕是这水家小姐的身份也是她合计过的,推到本王面前让本王利用。

  心思真够百转的。

  水若善隐晦又微露的一星情思,却至始至终都被殷王误会扭曲。

  “聚音阁的人会听命于你?”她是什么身份?

  “我与萧豫,一起长大。”

  萧豫?殷王当下惊到,萧豫!聚音阁阁主!水寂青那晚说的青梅竹马,难道就是他?

  这几句说的是毫无破绽,却听的殷王心神巨震。水寂青、聚音阁,个个凤毛麟角,各行掌势之人,如此重的势力通过水若善联系在了一起,还是说他们都投靠了符冥音?倘若真是如此,那要夺这天下,就是难上加难!

  水若善来王府为了谁,大家都心知肚明,她所坦白的这些听在殷王耳里却实实在在是另一层意思,殷王所猜测的目的与水若善真正的想法相去甚远。水若善曾经对他赤裸裸的痴迷与纠缠,殷王今日绝不会再信。

  “符冥音呢?”

  水若善纵使想破头也不会想到,殷王会怀疑她与符冥音。他们统共就只见过两面,不过却在她最难过的时候,符冥音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怀抱,细心的安慰着她,像家人一样。

  “朋友。”她曾经因为殷王的关系,不想结交这个朋友。

  殷王突然发力,左手狠狠的掐着水若善的下巴,右手无情的扯下她头上的发簪,一道扯下了缠在簪身上的几缕发丝,他听到水若善停了一拍呼吸,簪尾的尖头扎进她的左脸。正是那把绝无仅有的簪子,那把她权当他相送从未离身的簪子,从水若善被抓时起,这把簪子就被黑发固执留恋的缠绞在发间,直到现在也未落。

  “你与符冥音什么关系?”殷王此时就像来自地狱的修罗,朋友?暧昧相拥的朋友?逾越了吧!

  “朋、友。”

  一道。簪尾缓慢而坚定的在水若善脸上划出一道深刻的口子,失血过多的她竟还有这么鲜红的热液流淌。

  她不喊疼,也不反抗,顺从的任他拉长血痕,好像这张脸根本不是她的。

  水若善噙泪痴笑,这......就是她喜欢的人!

  “本王再问一遍。”殷王呼出的气体更加灼热。

  “朋、友。”

  两道。左半边脸已被粘稠的腥红覆盖,惊悚恐怖。

  水若善的泪倔强不落,这......就是她义无反顾的爱恋!

  “什么关系?”

  “朋、友。”

  三道、四道、五道……她的左脸已面目全非。

  水若善突然仰天长笑,这......就是她得而无望,却爱而不绝的男人!

  真是狠啊!何苦对她如此之狠!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再问也是无果,殷王将簪子猛扎入水若善的大臂,一边剌出一个圆状,一边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认识富甲天下的水家家主,认识天下第一消息阁阁主,甚至让他们帮她作假,这样的人,到底是寂寂无名还是强大到连一个名字也查不到?

  “水、若、善。”字字铿锵坚定。

  殷王猛然使力,活生生将圈好的新鲜嫩肉刮了下来,残存余温的生肉“噗通”一声沉入腥臭的盐水中,露出底下泛着阴寒煞气的森森白骨。

  水若善的两行泪飞流而下,重力的插进脸上错布的血渠中,蛰的比......挖肉还疼。

  哈哈哈,哈哈哈……水若善依然痴癫狂笑。

  她喜欢到刻骨铭心的人......在帮她......削骨剔肉!

  一直以来,她只知道喜欢他,喜欢到莫名其妙的融入了自己的血肉,刻上了自己的身骨,现在也好,削吧!剐吧!把所有刻着你名字的地方都狠狠地剥下来,然后......静静的放过她吧!

  “这就是你所谓的招供?”殷王依然不依不饶。

  “赫连静、赫连静。”

  到底容不下她这份情!

  “赫、连、静,赫、连、静。”

  她背负的责任没有扛起,却奢望得到一份爱情!

  “赫—连—静,赫—连—静—”

  这就是上天给她的惩罚!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不相信我?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狠?

  为什么这么久了却换不到你一点点的温情?

  一音音的低唤,一声声的叫喊,一震震的嘶吼,声嘶力竭、如痴如狂,似疯似癫,节节拔高的狂躁声震得在场所有人心室颤荡,辟天裂地的绝望如灭世的狂风般扫过,催的那一方盐水波涛巨浪,墙上的刑具噼啪落地,粗。黑的铁链哐当巨响,最终破的牢里一室凌乱。

  除了负手握拳,凝神细视的殷王,所有的人都紧捂双耳,本能的蹲身闪过,烈烈的虎风强势的穿透紧拢的指缝吞噬着耳膜,又如薄刀似的刮过脸颊,不断地传来刺裂的痛感,翻飞的衣摆狠煽在青筋绷僵的脸上,重复灼痛到神经麻痹,狮吼般的悲嚎最终劈开了肉身,平平功力的几名行刑者当场暴毙。

  水若善的乌发随着歇斯底里的悲吼狂散在风中,见证着她此生最悲恸的悲恸,吸噬了从她口中喷出染红半边天的鲜血,随着她猛扎下的头又服帖下来。却已是怵目惊心的......背负极致凄凉悲惨的枯萎黄色!

  乱,后而静,空寂的静,静的甚至能听见嘶吼声划破长空久久不散的回音。

  殷王只是轻描淡写的扫过蓬草污垢犹如根死枝朽的黄色乱发,绝情以待。

  简敖四人受着耳鸣与心悸的后劲恍惚的站起身,脑中还不断地回放刚才的一场巨变,耳中回荡着挥之不去的低吼,体内的真气混乱无轨的游走,那是被水若善震乱的内力,四人凝神调息,直到多年后依然清晰的记得,水若善奄奄一息时的悲鸣,冲破天际,鸣声长长嗡嗡不退。

  大总管张凌是赶着混乱的尾音进入牢房的,此时才敢上前,趴在殷王的耳边说话。

  “有完没完?”殷王不耐烦的自言自语道,又叫来正在顺气的蓝奇,“去看看。”

  蓝奇拖着还有些力不从心的身体,上前查探一番,回道“王爷,昏过去了,封住的内力逼开了。但是......散,散了大半功力。”

  好家伙!还活着!

  殷王去花园的路上还在想,水若善这个女人,意志力不是一般的坚强,她受的刑,可说是没喘口气,不管昏迷几次,醒来后依然能保持清醒,毁了容也不在乎,挖肉刮骨的疼男人都没几个能受得了,她竟直挺挺的没有昏倒。身体明明已近极限,却还能冲开被封的内力,被她伤的伤,死的死,散了半身功力依然好端端活着,被意志激发的内在能量竟然如此强大,真不简单!

  殷王不得不承认,水若善是第一个令他真心赞赏的女人!

  可惜,再欣赏也是他非除不可的敌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