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天山险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3129 2020-04-12 23:39

  突然所有的血王蛛像受了惊吓一样,快速凌乱的从水若善身上爬开。

  殷王看到被血王蛛覆盖过后的水若善,除了表面密密麻麻的咬伤,并没有被血王蛛吸血而亡。

  这时候水若善翻身而起,眼看所有的血王蛛转移目标向殷王靠近,她迅速运起轻功,用尽力气飞奔过去将殷王扑倒在地,用她的白纱整个将殷王裹在身下,她张开身体严严实实的压在上方,周遭的血王蛛围着他们不停的转圈,显得焦躁难耐。

  长时间的对峙过后,当殷王听到血王蛛越来越小的声音探出头时,他发现水若善已经昏过去了。

  当水若善再度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里的石床上。

  她仔细的打量了一圈,洞里的墙上挂着错综的蜘蛛网,石桌石椅化妆台上都积上了厚厚的灰尘,很明显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梳妆台上还有一些简单的首饰精致的摆放着,石洞的墙上挂着一副看起来相当陈旧的画像,画像里的女人容貌倾国倾城,身段玲珑有致,扑面的气质却是清冷高傲的。

  水若善盯着画像疑惑的思索,她总觉得,画上的这个女人面善的很,却记不起来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她。她下床翻找了一下,还真找到一件她可以穿的衣裳,她身上的这件已经被血王蛛咬得残破不堪了。

  殷王捏着几个果子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水若善站在画像前。

  “这里应该是历代某位圣女的住所。”殷王若有所思的看着墙上的画像,这个女人总给他一种遥远又熟悉的感觉。

  水若善点点头,她也是这么想的。

  殷王将手里的果子递给水若善,在她伸手时问道:“为什么血王蛛怕你?”

  水若善诚实的摇摇头。

  “现在想想,在暗道里,那些蝙蝠并不是因为你站在我身后而不攻击你,应该也是怕你。”

  水若善吃着果子点点头。

  殷王定定的看着水若善,血王蛛以吸食鲜血为生,怕她,只可能是因为她血液的缘故。不是药理太重就是毒素太多。

  看来这三年,身为“神鬼手”森肆的主子,水若善真的是连这一身骨血也换了。

  “水若善”殷王突然变的严肃,用戒备的姿态屏息凝神等着门口的敌人出现,“不管看到什么,先找机会冲出去。”

  水若善顺着殷王的视线,正好看到门口出现了一匹黑狼,狼身比她整个人还大还长,她害怕的下意识抓住殷王的手臂。水若善已经持续高热了一天一夜,不正常的掌温透过衣衫烫到殷王的手臂皮肤。

  门口开始聚集了狼群。

  殷王反握住水若善的手,这一场殊死搏斗,她不死也要掉半条命。

  “跟紧我。”

  水若善转头看着殷王的侧脸,安静的点点头。

  说时迟那时快,殷王一手暗器扔出去,二人借此机会飞身而出,落地之后拔腿就跑,一刻不敢耽搁。后面的狼群群起飞扑上来,目测有十几头。这二人马不停蹄赶了一天路,耗费了大量的体力与内力,现下怎么可能跑得过狼群。

  水若善被领头的黑狼一个飞扑,一口咬掉了裙下摆。狼群迅速将二人围起来,一双双血腥的绿眼睛冒着凶残的兽光。除了殷王的佩剑,水若善只有一把防身的匕首。他们站在狼群的包围圈内,紧张的呼吸都变的轻小短促,他们紧紧的盯着狼群,生怕一个眨眼就惊动了这群猛兽。

  这时突然狼群同时发起攻击,一个撕咬他们的手臂,一个攻击他们的腿部,其余的全从背部和侧面偷袭,它们的攻击很有章法,殷王一个腾空,巧妙的躲避狼群的进攻,适时的寻找反杀的漏洞,侧劈一剑顺势一掌,立马断了狼的活路。对于殷王这样常年征战沙场的人,此种险境还是能够应付过来的。

  但是反观水若善这边,从来就没有多少实战经验的人,在经历了一整天的折腾,被血王蛛咬得浑身是伤的情况下,顶着一天一夜的高热,已经昏倒过两次的她,如何跟一群吃人的野兽搏斗?!

  狼群正在召集其他同伴赶来。

  “啊——”伴随一声破音嘶哑的惨叫,殷王回头正好看到水若善大腿上的肉被撕咬下来,她已经被狼群撕得满身的血渠,新鲜的血肉令狼群变得更加兴奋凶残。

  “小心!”殷王用了他平生最快的瞬移速度,用整个臂膀护住了水若善的脖颈,此时的水若善被殷王护在怀里,凭听声辩位将自己的短匕一举扎进咬着殷王肩膀的狼头里,如果她的反应再慢一些,也许殷王的手臂就要被血淋淋的撕扯下来。

  殷王却趁此空档,一个用力将水若善甩到背上,二人并肩作战,现在只能靠他一个人走位了。

  难道不是该放任狼自然的咬碎她的脖子吗?

  水若善看着近在咫尺的侧脸,她越来越看不透这个男人,也从来没有看透过这个男人。

  一日之内已经是第二次,危难关头,殷王愿意背着她,殷王也在救着她,但是她,似乎成为了殷王的累赘。

  不论以前还是现在,水若善从不愿意成为被殷王保护的人,她一直想要变得强大,她一直不允许自己软弱以及弱小,因为她害怕,她害怕强大到当世无双的殷王一个人站在高处感到寂寞孤独。

  他们已经看见更多双的绿眼睛正在靠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