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无畏又计较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4064 2020-04-12 23:39

  水若善脚下生风而过,焦急的寻找赫连静的位置。未见人她已听见兵器相交的声音。此时的赫连静正被一群红衣人层层围住,水若善短刀离身,刚戾的插入一人喉中,翻身而入,抽出短刀立于赫连静身侧。

  “你受伤了?”

  “你受伤了?”

  他们几乎同时开口。

  赫连静突然抚着她的额头笑了,他感觉自己有很多话要说却又觉得没什么说的必要。

  水若善打量了一圈,冷厉又不屑的说道:“你们真好大的胆子,敢冒充承壁楼。”

  这些人没想到她能一眼看穿他们,面面相觑却又强装镇定:“既然知道是承壁楼办事,就不要前来送死。”

  水若善一脱手,一枚信号弹自地上炸起飞上天。

  与此同时,这些红衣人齐向他们发难。

  水寂青一行轻功远不如水若善,没几步便找不着人影,看着飞入天际的信号弹,几人脚下一点不耽误。

  再往后是骑着高头大马的符冥音和打算凑热闹的一群江湖人士。

  水若善肩上和胸前的伤口一直流血不止,她踉跄了一步便被一人拍倒在地上,撞击之下从怀里掉出一物件。

  赫连静迅速的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刚站稳的水若善却慌忙又执意向躺在地上的小件扑过去,她全身心都在那件东西上,拼抢似的抓到手里的一瞬间,水若善被人当胸一脚踢向远处。

  视线越过崖边的那一刻水若善才意识到自己被踢下了悬崖。

  “若儿。”

  水寂青目之所及看到的正好是水若善身体离开崖边的那一刻。同时他看到赫连静几步快跑像离弦的箭一样纵身飞入悬崖。

  远处骑在马上的符冥音看着自己吓昏的妹妹符织音,她在看到殷王跳入悬崖的那一瞬间就没了意识,符冥音扯着嘴角像是苦笑像是嘲笑又像是无所谓的随意笑。

  他做不到,他自认做不到像赫连静那样,甚至没有思考的时间便跟随着水若善一起跳下悬崖。

  本能的生死相随。

  这就是这二人真正的关系吗?

  一个权力至上的男人却这样毫无顾忌的为了另一个人去死。

  他想,倘若哪日他的手里没有了这无上的权力,他也还是做不到这样抛诸一切的决心。

  水若善听着耳边的风声烈烈作响,她这个人这几年一直淡漠内敛,随遇而安,不刻意追求也不放任纵容,她甚至勘破放下到对生命也能做到随意自在。

  但是她放不下赫连静,有关于赫连静的一切,她都纠缠执着又计较。

  当她看到赫连静扬尘一跃的那一刻,她便不愿意也不能接受赫连静落地会死的结果。

  赫连静一心只想抓住下落的水若善,崖边逆行的风刀刮得他睁不开眼,水若善的白纱顺风而飞,正好盖在赫连静脸上。

  隔着朦胧的白纱他感受着水若善四散飞舞的发尾抽打他脸的疼痛。

  那里分明是一片银海。

  他一直以为的枯萎的黄色随着时间的推移早已变成这样凄婉的白色。

  她不能让赫连静死,她放在心里默默护了这么久的赫连静,不能就这样陪着她死在这无名的悬崖下。

  赫连静甩开他脸上的白纱时,那满目的白发越发刺的他睁不开眼。

  水若善使尽全力将自己手里的短刀扎进崖壁里,下坠的惯力一路拖着短刀划出深刻的刀痕。她这一耽误,赫连静便顷刻近身,他捞起她抱进怀里,另一只手握上她的短刀。

  “放手!”水若善被赫连静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吼吓得一激灵。

  她那半残的手腕怎么承受得住这短刀的拉力。

  “我叫你放手。”赫连静握着短刀的手臂青筋突起,凹凸不平的崖壁借着惯性从皮到肉一层一层刮着他的内臂,接连几下凸石的撞击,左臂失力的一瞬间他意识到自己脱臼的事实。

  这接二连三的缓冲足够水若善调用内力,将身上的白纱挂到一块凸石上。

  他们就像荡秋千一样,以一块石和一条白纱为支撑,飘荡在空中。

  赫连静拦腰抱着水若善,看着白纱缠在她的小臂上,双手吃力的攀攥着白纱,他觉得疼。不是生就是死的关头,他只觉得水若善有旧疾的双手会疼。

  “我们赌一把。”他倾身,额头抵着她白纱上的一双手,“跳下去,是生是死随天命。”

  如果他没看错,崖下那望不到边的青绿色应该是水。

  “好。”水若善的眼角落下泪,她死死地盯着赫连静的眼睛。她放在心尖上颠着的人,真的曾经那些荒芜成墟的勇气毫不讲理的败给了她对这个人的迷恋。

  “别怕。”赫连静只觉得水若善那双黝黑的眸子,从初见第一眼,到如今她像是要去赴死一般,一直都是那样晶亮幽深的光芒。

  她的这双眼,自有清风朗月般,自有万顷星海般。

  “抱紧我。”赫连静说话间,身体开始下落,水若善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将脸埋在他的颈肩处。

  赫连静单臂抱着水若善,他收紧臂膀的那刻听见耳边夹杂着风声的一声“赫连静”。然后剩下的那句淹没在了他们跌进水里的“噗通”声中,但赫连静还是揪着尾声听见了。

  他听见水若善特意低声压抑的说道:“赫连静,我喜欢你。”

  高空落水的巨大压力致使水若善还没落到缓冲点就昏过去了。赫连静一个人一只手臂两条腿,扑腾扑腾将他们二人带上水面,他拖着自始至终挂在他脖子上的水若善爬上岸的瞬间,脱力的累摊在地上狂喘着粗气。

  赫连静推了水若善一把,想将她从自己身上掀下去,可后者下半身翻到了地上,上半身却还是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赫连静笑的无奈又宠溺,抬起能动的那只手揉着粘在自己胸前的这颗头,让你抱紧你还真的是听话,人都没意识了还能抱这么紧不撒手。

  赫连静休息够了,见水若善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便将她从自己身上硬掰下来,扛着去寻一处容身之地。他自己接上了脱臼的臂膀,找到了一处山洞,捡柴架起火堆,迎着昏黄的火光,他轻轻的褪下水若善被血染红的外衣,她的肩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刀伤,正好割开了他曾经留下的那一排牙印,她的胸前背后,同一处对称的剑伤,她的身上最小的伤口要数脖子上被划开的那道口子。

  赫连静俯下身,轻柔反复的吻着水若善脖子上的伤口,她是怎么带着这一身伤在他危难的时刻来寻他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