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五章 她不是陈若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3337 2020-04-12 23:39

  “五哥,那个丫头……”殷王抬手挥断了九王爷想要说的话。掠过书案坐定,“陆行,有什么发现?”

  陆行跨步向前,双手抱拳“回王爷,其他都好,只有方才那个陈若,有问题。”

  “有问题?”殷王清冷的声音透着凉薄之气,“本王甚是满意你的调查!”上扬的眼角衬着眸中的冷冽,尽是邪魅,却吓得陆行两腿一软,跪倒在地。

  “王爷恕罪。各处的消息源本在一天之内就证实了这批下人的背景清晰可靠。只有这个陈若,属下无能,未查到丁点消息。”

  殷王精明的眼慵懒的扫过九王爷神经紧绷的面部,后者陷入沉思无知无觉,五哥的消息源遍布天下,无孔不入,竟查不出这若儿的来头,那个可爱的丫头竟然是混进王府的细作,单纯的表象下竟包藏如此深沉的祸心,九王爷一拍扶手,真是令人作呕。

  同样讶然的还有在场的简家兄弟与蓝奇。不是他们大惊小怪,而是凭王府的消息源查不出零星半点消息,怕是这三国之内也没几人。

  食指敲打着太师椅上的扶手,殷王听到陆行急切的声音:“陈若确有其人,祖籍背景清白,但却不是府里的这位,有人修改了户部的资料,调换了画像。至于真正的陈若,已在两年前病逝。府里的这位,是属下无能。”

  “不是你无能,是我们被人耍了!”简谦轻摇折扇,满脸的温文儒雅,顷刻之间便已将来龙去脉摸了个透。

  “你又知道?”简敖总是不服气自家兄长比自己聪明许多。

  简谦微垂首,笑容儒雅翩翩:“很明显,这个陈若藏得恁深,既能做到身份滴水不漏,当然也能让我们查不到破绽。但是你看看现在,我们不仅查到真正的陈若已死,而且还知道她调换了户部的画像,再说,户部也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简谦顿了顿,又道“若有人疑她,她便不刻意隐瞒,不然,她会以陈若的身份继续留在王府,我们现下所掌握的正是她想让我们知道又不想让我们知道的。换句话说,就是——无所谓我们知不知道!”

  “天杀的,信不信老子剁了她!”武将出身的简敖果然不若简谦儒雅,凌空劈了一个手刀。

  殷王却纹丝未动,食指依然敲打着扶手,平静的面容上唯有深蹙的眉头泄露他存有疑惑:既让本王揭穿假身份,却又不愿以真面目示人,如此一来,本王岂不是会更加怀疑她,倘若存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又为何要徒增自身嫌疑,这人到底玩的是什么把戏?殷王此刻真真是摸不着头脑。却也不急,静看她如何耍手段。

  “你不一定剁得了她!”简谦面转严肃,腕带劲风甩上折扇,“启禀王爷。”

  殷王正了正坐姿,执起狼毫伏案疾书,“说。”

  “属下不甚确定,却也有此疑虑,只怕这陈若,身怀绝技。”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

  简敖、蓝奇、陆行、九王爷赫连舒不论各家功夫如何,却也都是练武之人,此道中人,定能感受到对方气息。陈若周身从无练家子气,纵使在饭厅躲过承重殷王五成功力的碗,却也未见外泄一丝内力,要不是天生反应灵敏那就是收敛自如到毫无破绽。

  诧异,惊愕,惊雷般掠过众人心头。却见殷王悠悠淡淡,毫下生风,罔顾众人心头疑虑。原来,殷王早已了然于胸。

  九王爷却始终不敢相信,就算自己功夫不济,然五哥手下几人虽不敢说江湖无人出其右,确也实是当世高手,几人竟浑噩到未觉半分,当是若儿反应灵敏错不了!再说,五哥本就是多疑之人,有此怀疑算不得准。

  “五哥,我看这若儿未必会什么功夫,该是天生就比别人灵敏。”九王爷听到连自己也觉底气不足的声音。

  殷王敛腕收笔,狼毫笔轻搭于砚台之上,刚劲的手指拾起案上的镇纸,掂了掂,赏了九王爷一个万般不愿搭理他的眼神。

  赫连舒打了个激灵,莫不是要……

  果然,下一刻向自己飞来的不是殷王手里的镇纸还有什么。九王爷心里暗骂,提气闪身,镇纸擦身而过,力道未减,带过一阵风没入身后墙壁。九王爷骂骂咧咧,殷王却端详着自己的大作,完全置身事外。

  突然,一室寂静。

  半响,九王爷自言自语道“本王真够蠢!”却不知是说给自己还是说给别人。

  赫连舒生于皇家,自幼习武,也许由于天性不足,也许由于后天懒惰,总之这么多年来始终未及简敖几人,更妄图超过自己五哥。殷王方才一击,虽也是注入五成功力,却此前赫连舒已有所察觉,纵使这种情况下,他全神贯注也躲得有些吃力。但陈若哪?陈若一弱女子,天生反应再灵敏也不会比他这个常年习武之人快,但她却躲过了殷王盛怒之下倾注五成功力又防不胜防出手迅猛快捷的碗,若不是生生受了第二击,恐怕不被人怀疑是万万不能的。

  原来,真是,好深沉的心机,好巧妙的安排。不是简谦道破,众人已被她蒙蔽。

  “陆行。”伴着清冷的声音,殷王抛出手中的纸,如风中落叶般左右摇曳,落于简谦膝前,赫然是一张陈若的画像,简单几笔,墨迹深深浅浅,却尽显陈若神韵,“着聚音阁去查,不吝代价。”

  “是。”拾起画像收好,这才起身退出。陆行哪会不知,自家王爷罚他小跪片刻,已是最轻的惩罚。王爷心中有气,不论那人藏得深否,自己无功而返,却正显得能力不足有负王爷所托。

  直到下人来报午膳重新备妥,这场关于陈若的书房讨论才暂时中止。再次回到饭厅时,院子里已没有了哀嚎声,杖刑不知是几时结束的。

  九王爷记得回府前,殷王问道:“老九,知道怎么做吗?”

  他回道:“若儿依然是单纯的若儿。”殷王满意的点了点头。

  原来,这不是皇室独有的的丑恶。

  而是,世人皆是戏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