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十三章 盛风南国国君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3993 2020-04-12 23:39

  飘渺悠扬的琴声以一个低音结尾。

  此时的万花楼静的只能听见水若善迫切想收银票的呼吸声。她扫过楼上,窗口站满了人,她扫过楼下,所有的人都在看她,可是……关键是……为什么没有人给她撒银票?!

  水若善气的一把扔了手里的琴,大步走向高台的边缘,一手插腰,一手指着台下还未回神的众人说道:“喂!本姑娘有那么差吗?为什么一~张银票也不给我!?”话间伸出右手食指,强调一张。

  台下之人顿时从刚才的石化状惊醒回神,纷纷从怀里掏出银票,扑向高台,你推我攘,场面瞬间失控。

  水若善吓得后跳一步,却还是被台下蜂拥而至的无影手拽住了脚踝,撕扯着她的裙摆。

  “红花姑娘,我有银票,银票!”

  “要多少都行,只要红花姑娘愿意陪我……”

  “今晚红花姑娘是我的!我的!”

  “……”

  水若善已无暇顾及一张张银票,双手死命的扯着自己的裙摆,两条腿不停地变换角度,想要甩开抓着自己脚踝的手,她甚至感觉到,在这些人的推拉挤压下,高台竟有些摇摇欲坠,急的大叫:“别,别拉我裙子,啊,放开我的脚!哎~我的裙子,别拉啊,要掉了,要掉了……”

  万花楼里群情高涨,经历了有史以来最混乱不堪的局面,尤其高台脚下桌椅翻倒,大半已被踩踏报废成木板木棍。容妈妈从未见过楼里出现如此疯狂地场面,一时之间也不敢上前。

  水若善依然慌乱的护着自己的裙摆,急的不断踩踏别人伸向她的手。

  楼上的赫连舒扭着肩膀企图摆脱按住自己的手,想不明白自己五哥此举何意,急的想跳脚:“五哥,你不去救我去还不成吗?下面都乱成这样了,再不……”

  话未说完,对面雅间临窗飞出一人,脚下生风,借力台下几人肩膀,奔向高台,左手紧扣水若善腰部,右手以扇击打抓住水若善的手,带着她紧退几步,复又运气轻功,重回雅间。

  容妈妈这时才敢上台努力控制场面。

  符冥音稳步落地,含笑看着臂弯里的人,老早就注意到她了。透过没扣严实的窗户缝,不经意的一瞥,他看见对面的窗上趴着一名女子,半截身子都伸到了窗外,在妓院里见到女子,太正常不过了。可令他惊讶的是,她眉宇之间毫无风尘之气,兴奋甚至有些亢奋的看着表演,傻气的拍手鼓掌,无聊了又颓废泄气的吊在窗上,丰富的表情看的他顿感轻松愉快。直到她跑到台上,开口便是“我”,他就更加确定,她不是这里的姑娘,这还真稀奇!一个像被宠大的姑娘,天真烂漫,来逛妓院?!

  符冥音很久没有这种心脏狂跳的感觉,她的舞姿,她的琴韵重重的敲在他的心上,直到他清醒过来,人已凌空飞奔向她。

  “醒醒,醒醒,喂,放开我呀!傻看什么呢?醒醒。”水若善在他面前直晃自己的手要帮助他回神。面前的男子束发高冠,面庞清秀,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却偏偏有一双聚神的小眼睛,精明的锋芒从眼尾侧漏溢出。

  “失礼了,在下符冥音,多有冒犯,还望姑娘见谅!”

  符冥音?符、冥、音,是他!

  水若善眼神微闪假装不知,打趣般回道“好、像、是、你,把我从那群人中给---挖、出、来的,哪有什么冒犯不冒犯的,我还得谢谢你哪!”右手顺道做了一个挖的手势。

  “那为了感谢在下,还请姑娘将芳名相告?”符冥音的浅笑彬彬有礼。

  嗯?你还真会顺着往上爬!

  “我叫红花。”她答得顺溜。

  “看来姑娘并不是真心想要谢在下。”他也接的顺溜。

  水若善撇撇嘴,萍水相逢道不同,又何必结交!

  “好了,我叫水若善,你可以叫我若儿。”

  “若儿”赫连舒不请自来,正与符冥音的手下纠缠。

  “让他进来。”符冥音吩咐道。

  赫连舒看也没看符冥音一眼,大步跨到水若善身边,将她扳向左边又扳向右边,然后转了个圈,呼了口气,“还好没受伤。”

  符冥音在看到赫连舒身后之人时,敛了眼神,右手紧紧手中的扇子,他一直盯着水若善看,竟没有发现她与殷王是一起的。

  符冥音开口嘲讽道,“原来是殷王殿下,我说嘛,谁这么放肆,到处叫嚣!”说话时吊着眼角扫过赫连舒。气的后者就想上去开打。

  殷王不为所动,依然闲散慵懒,清冷闲闲的回了句,“符公子好雅兴,千里迢迢的来我大碁逛妓院!”

  “呵!也就妓院,还值得本公子一逛。”

  “真是难为符公子跑这么远,怎么,盛风连个比得上我们妓院的地方都没有!”

  “实在是及不上你们,不知羞耻反以为傲!”

  “哦~站在我们不以为耻的地方,你还真敢大言不惭哪!”

  “你……”

  “那本王就不打扰你的雅兴了!可怜你逛个妓院还要跋涉千里,来我大碁!”

  “你……”

  二人之间往来言语,夹枪带棒,火药味甚浓。

  显然二人是旧识,而且冤家路窄。

  赫连舒一出妓院,便开始咒骂符冥音,直到现在他才想起问道:“五哥,这人谁呀?这么嚣张,连你他也敢这么冷嘲热讽的。”

  “他就是符冥音。”

  你这么说好像他很有名似的,那到底……“谁呀?”

  殷王一脚踹上九王爷小腿,恨铁不成钢,“亏你还是皇室,姓符又以音为名的末字。”

  姓符……多了去了,盛风南国的皇室也姓符。

  这一辈正好是以音为名字的末字。

  赫连舒惊道:“他是盛风的国君!他来干什么?”逛妓院?死人才信!

  殷王的眼神极快的闪了一下,轻声叹道:“来逛妓院。”

  盛风民众不尚武,兵力较弱,各皇子都要经过战争的磨砺才有资格成为皇储的人选,而符冥音这一辈,其他皇子陆续战死沙场,就只余他一人。

  所以世人都说,这皇位,该他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