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四十三章 疑心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3662 2020-04-12 23:39

  第二日,水若善带着珑叁与森肆走出殷王府大门的一瞬间,就被门口台阶上坐着的符冥音抓了个正着。他将视线在她与殷王府大门之间来回摆动,疑惑的问:“你也住在殷王府?”

  也。他想说的另一个住在殷王府的是曾经的若儿。

  “跟我走。”符冥音拉着水若善急切的往外跑。那时候的若儿就是一脚踏进殷王府,从此他再也没有见过,天涯海角无处可寻。

  他不能再让这个她像那时的若儿一样。

  他拉着水若善一路跑到了护城河边上。珑叁与森肆安静的站在远处。

  符冥音握着她的手迫切的问道:“你跟殷王是什么关系?”

  水若善抽了抽手,却被他抓着不放,她摇了摇头,不知道,她跟殷王是什么关系?

  “那你为什么住在殷王府?”

  “我要回家了。”

  符冥音看她说着就要转身的样子,拦着她的去路,“不如……你跟我走吧。”

  水若善还是摇着头作势要走。

  “跟我去盛风吧,那里青山绿水,鸟语花香,两个多月以后,盛风的秋猎是非常壮观盛大的,你去了一定会觉得有趣的。”

  盛风的秋猎?

  水若善略一思索,是啊,确实是快到日子了。

  盛风南国民风崇文,皇室为了提倡国民重武,像秋猎这样考验弓马技艺的项目皇室格外重视。而秋猎最能体现皇室这一用心的就是武状元的选拔。每年他们会在秋猎期间通过考核选拔出当年的武状元,然后投放到军营里进行操练。

  盛风的围猎最大的特色在于江湖人士的参与,鉴于一直以来盛风朝堂与江湖之间的特殊联系,皇室每年一次的秋猎会邀请江湖中有名的大家公子参加。

  比如现在还尚存的位于盛风的明日庄以及大碁的明月庄,比如武林盟主的公子。

  水若善陷入了两难,秋猎确实是一个接近他们的好机会,但是......她看着眼前殷切的符冥音,为了要躲避他她才匆忙的离开,如果现在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而接近他,日后到底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不伤害他。

  她会比现在更害怕面对那时候的符冥音。

  但是最终水若善还是在符冥音不断的游说下被他拖着带上了路。

  因为如今的她要为了兄弟姐妹们而活,要走那条她注定要走的复仇之路。

  她已经不比当年那么任性随意了。那时候她为了追逐爱慕的殷王,将自己的责任推诿到其他人的身上,却没有一个人责骂她,他们默默的承担起所有的血腥,只为了让自己无忧的活着,最后那样不负责任的她还是被自己最爱的殷王送进了无尽的地狱。

  水若善被上菜的小二打断了思绪,她看着旁边绅士翩翩的符冥音,他将筷子在水中轻轻的搅动,然后用他随身的帕子细致的擦干净,再递到她的面前,他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帝王,却这样耐心仔细的帮她做着这些小事,世人都说他那双小眼睛时刻凝聚着精明的光,可是她从过去到现在感受到的都是他的温暖。

  他们现在是在去盛风路上的一家小客栈里。碍于符冥音的身份,他没有选择走官道,而是选了一条小道,也选了一家小而简陋的客栈。

  但是这种小店也并不安分。

  符冥音动动鼻子,再仔细的闻了闻,确定桌上的饭菜被下了迷药。他略一盘算,精明的眼角扫到旁边默默低头吃饭的水若善,他略有些急切的转动自己的酒杯,确定酒里没有迷药后一饮而尽,连续几杯下肚,他在等,等水若善吃下的饭菜里的迷药发作,他非常的好奇,这个额间嵌朵红莲,不以真面目示人却眉眼之间像极了当年水若善的人到底长什么样。

  符冥音是理智的,在最初的高山流水之情沉淀下来之后,他开始发现这个让他有些神魂恍惚的人有太多的疑点,而这些最初却因为他这几年对水若善相思的移情作用被忽略不见。

  水若善迷迷糊糊的抬头看了一眼符冥音,想制止他喝酒的手抬到半空就落下了。

  符冥音盯着趴倒在桌上的水若善,动作轻缓的抚着她鬓角的白纱,为什么你也住在殷王府?那年他就非常疑惑,在殷王身边相处的水若善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而如今,像极了她的你也是住在殷王府,从他认识殷王的前后这些年,殷王府里除了他的妹妹符织音,就只出入过一个外人,那就是水若善。

  水若善的那双眉眼,他这几年如梦如幻的相思中,在心里在脑里描绘过无数次。

  就分明是眼前这个人闭着眼时的姿容。

  此刻只要揭开这面纱,他就能看到这个人的长相。

  倘若不是他想的那样,那么这个人,这个随意出入殷王府,身后有两名武林人士做护卫,被尊称为主子的人到底是怎样的人物。又倘若他看到的真如他所想,那这样的水若善该怎么跟自己记忆中的她重叠。

  “主子”这一声呼喊伴着门外的动静促使符冥音加快动作。在他一把掀开面纱的瞬间门外冲进来两个人,凌厉的九节鞭一甩,鞭尾打在空中的白纱上,白纱受力迅速下落盖在昏睡的水若善头上,将她整个面部完全遮挡。

  “你想干什么?”二人跨进房里,森肆查探一番确定他们的主子只是服食了迷药。

  珑叁用戒备的姿态站在符冥音与水若善之间,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们于你没有威胁,你也别打探我们是谁,别破坏了你与主子之间那种单纯的感情。”

  “我只是想查看一下她是否还好。”符冥音用他眼角的余光斜扫了水若善一眼,却刚好被森肆遮挡的严实,他用假装担心着急的表情迅速转移话题:“她还好吗,不会是这些饭菜有问题吧,她吃了些就昏过去了,我只喝了酒。”

  “饭菜里下了迷药,你的属下已经去处理店家了。”珑叁并没有做过多的深究。

  “我去看看,你们陪着她。”符冥音走出房门后表情立刻变的阴森狠毒,经过一段时间相处,他很肯定,这三个人绝不是什么普通的江湖人物。

  他们在搜查的客栈中发现了一个尸骨成堆的地窖,还不知道有多少普通过客在这家黑心客栈遭到毒手,符冥音就在这个地窖里处置了店家夫妇以及他们年幼的儿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