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前缘尘埃落定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5382 2020-04-12 23:39

  王府的花园就是取名花园也显多余,大片的园里连根花茎也没有。片片丛丛的是明绿明绿的翠竹,此刻在这不太亮堂的夜里看来是墨绿墨绿的颜色,日里的那场雪留恋着竹面冰爽的触感,搂着竹节不愿褪落,繁密茂盛的竹叶被任性的银屑压的佝偻身躯,却还是无奈的承受着,谁让他们的相处总是那么短暂哪!

  景外的人欣赏着白绿相依的画面,铺天盖地被吸进这畅爽盎然中,却在看到置身其中的两人后,顿时失了欣赏的兴趣。

  竹林的外缘,瘦小的身影东张西望,终于看到站在这边的殷王后,急忙忙跑过来行礼,“奴婢见过殷王殿下。”

  殷王没有理会她,径直走向林内。

  林中浅处只有一个兜在硕大披风里的身影,听到脚步声,旋即转身,兜头的帽子里妙颜娇艳如花,在身畔落雪碧竹的映衬下越发的明艳动人。

  殷王却不为所动,抿紧嘴唇,不打算由他开启谈话。

  女子等不到他询问来意,便自己开口,“赫连,这里的竹长的真好,我还以为你只喜欢梅呢!”

  几年不见,殷王竟心如平湖,毫无激情可言,敷衍的回了个单音节“嗯。”

  女子也不恼,自顾的说道,“竹是君子,赫连也是谦谦君子。”

  殷王无声的勾动唇角,君子?他可不屑于这两字,他种竹,并非爱世人所说的什么高风亮节的品质,恰巧相反,他喜欢的是竹子成片成片迅速占领地盘,以压倒之势划地为王的霸气,想要在它的领地生存,就要看它是否容得下你。

  “私自溜出宫,不是来这赏竹的吧?”殷王沉脸定定的看着对面的女子,他没有耐心在这里听她继续废话。

  女子迎着他的目光,误解成为深情的凝视,赫连还是喜欢她的,突觉脸红心跳,害羞又大胆的扑进他的怀里,撒娇着说:“赫连,人家好想你,你一走就是三年,怎么舍得把人家一个人留在这里?回京了也不来找我,人家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殷王大力的将她推开,呵斥一声:“皇后娘娘自重!”

  此女子正是赫连晔的正宫皇后沈妙颜。

  她踉跄着刚刚站稳,就听到这样一声怒斥。她与殷王同属一辈,与众皇子是儿时的玩伴,从小到大,她最怕的就是铁面冷眉的五皇子赫连静,也是因为如此,觉得他高大威严而渐渐喜欢上他。但她现在是皇后,三年来众人的阿谀奉承、卑躬屈膝将她跋扈的性情顶上了天。

  她回击道,“既然本宫是皇后,还不知道行礼?!”

  “你到底来干什么?”殷王的声音更沉了,他最后一点耐心终于被磨光了。

  “你真的要娶那个女人?”沈妙颜说到“那个女人”时,趾高气扬,鄙夷不屑的口气毫不掩盖。

  那个女人?她的出身可比你高贵!

  “与你无关。”殷王转身,一刻也不想再留,他甚至觉得苍翠的竹林此刻变得污秽不堪。

  沈妙颜急忙上前拽着他的手臂不让他离开,“赫连,你是不是生气我嫁了晔哥哥,现在想娶个公主回来气我呀!这事不能怪我,当年是你自己放弃的。”

  呵,这话说的......殷王还真来了兴趣,他是真想知道这是怎么个说法,他也不收回自己的手臂,就着这样的姿势问道,“当年我怎么放弃了?”

  这句话听在沈妙颜耳里,就是响当当的“当年我没有放弃。”

  沈妙颜心花怒放,撇着嘴理直气壮地指责殷王,“姑姑说我是做皇后的命,当年跟你说要娶我就得做皇上,是你自己不愿意的,现在又来怪我。”

  姑姑?乍听之下,殷王还没反应上来说的是当今太后。

  原来是这件事。关于这件事他满共就只说了两句话。

  当年沈妙颜说:“赫连哥哥,姑姑说我以后是要做皇后的。”

  他说:“那恭喜你。”

  沈妙颜说:“赫连哥哥是要娶我的,所以就要做皇上!”

  他说:“无聊。”

  这算什么事?敢情沈妙颜这个皇后是命定的,谁要想娶她,就得反了这天!主次倒错了吧!殷王真是有种哭也不是、笑也不是的感觉,他真想轻蔑的问一句,这天下到底是姓赫连还是姓沈?

  见殷王没有发怒,沈妙颜又小鸟依人的靠进他的怀里,作羞涩状,“赫连,你是不是以为我变心了。没有噢!我就是小小的惩罚一下你,你别担心,我没有变心,你也别娶那个女人了,好吗?”一边不停地说话一边不停地往殷王怀里钻。

  殷王终于忍无可忍将人从身上扯了下来,毫不怜香惜玉的丢到三米开外,撞得身后的竹子沙沙作响,他嫌恶的抖拍被她碰过的地方,他真是惊讶,从小到大自己怎么能忍受身边有这样的人,实在令他厌恶到了极致。他真忍不住想问一句你是生出来没带脑子还是近两年把脑子弄丢了?是不是这天下的男人都该为了你一怒冲冠?

  沈妙颜还震惊委屈的坐在地上,竹上被撞下的雪冰冷的扣到她头上,她还想起来骄横一番,就听到林外宫女拦截其他人进来的声音。她迅速的带好自己的帽子,鬼鬼祟祟的穿过竹林,仓皇而逃。

  殷王在她身后冷笑出声,这种人也配嫁给皇兄?也配母仪天下?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殷王箭步如飞的越过长廊,脚下呼呼的已使上了几分功力。还真敢有人来劫狱!从消息走漏到组织人手竟然如此迅速,水若善被他关在牢里还不到整整一天,他甚至没来得及挖到太多的东西。

  殷王略一思考,得到消息的定是聚音阁,知道水若善被抓的又只有王府里的人,能够如此神速的得到消息,看来聚音阁的探子已经深入到了王府。这个猜测令殷王怒火中烧。

  牢房所在的偏院里,乒乒乓乓的响着刀剑相击的声音,月隐夜乱。

  未及院内,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殷王运气闪身,脚不沾地,跃进院中。定睛一看,一行二十几人,衣衫不改,日常装束,只是以黑布蒙面,不知是自信不会暴露还是急于救人没时间换装?十几人围成内圈,护着中间的高大男子,殷王只肖撇上一眼,便知道这是水寂青,他抱在怀里裹着毛皮的定是遍体鳞伤的水若善。院里浓重的血腥味来自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却都是王府的侍卫。

  殷王怒极,振声喝道:“来人。”隐身各种暗处的人汹汹的现身列队。

  “给我拿下。”这三百人从水若善被关进大牢时起,就被殷王从赫连晔手中借到了王府,等的就是这些或来或不来、许多或许少的劫狱者。

  水寂青见势不妙,抱紧怀中之人,施展轻功,一跃而上。

  殷王眼明身快,迅速飞身而起,以右手去抓水寂青脚腕。

  千钧一发之际,三支迅猛强悍的硬箭自右上方的黑暗中破空而来,逼得殷王收手退身。他竟没有发现房顶上以黑夜作掩护的人。殷王立定回神,水寂青已借这短暂的空隙消失在黑夜中。顺着快箭杀过的轨迹,殷王看到三支箭准确的分射三人身内,破身而出,力道不减,所过之处,一箭毙命,最终钢直的刺进回廊的柱身之中。

  如此精湛的箭术!

  如此霸道的箭气!

  普天之下,能够做到百步穿杨、箭穿百杨的绝伦地步,就只有聚音阁阁主萧豫一人。

  殷王却急跃上相反的左侧房顶,这么强大的杀气,他怎可能感受不到!水寂青方才逃离,萧豫此刻还在射杀王府侍卫,那与萧豫对面而立四散血腥杀气的人是谁?此人杀气浓霸,血腥味重,与这一群武功高强实则没什么杀伐气质的人格格不入。

  只这一人,聚满了绝人命、断人魂的杀屠气场。

  黑影瞬移至殷王近身,二人迅速交手,一攻一拆间,快如闪电,势均力敌。突然黑影急退,浓烟四漫,殷王袖风频扇,却似梦似真般的恍惚,浓烟中竟夹杂着致幻剂,眼前妩媚的桃花眼快退成远方的黑点,殷王无力可追,待他清醒过来时,一切已尘埃落定。

  院里充满腥恶,劫狱者踪影无痕,三百多人死伤惨重,却比不上快马加鞭围剿的水家主宅一片空荡来的更加令他愤怒。殷王感觉自己的尊严第一次遭到了践踏的羞辱,他一怒之下烧了水家大宅,烧了水若善住过的王府偏院,漫天的红火烧尽了他曾经一时心软试图让水若善挤身而入的最后一点柔软。

  这一算的失败拉开了殷王以屠杀骨砌式祭高台的征伐大道。

  走到这一步,无关冷风与暗月,无关白雪与初冬,相关的只是身处其中的几多平凡之人。

  天天地地、日日月月,走的是自己的轨道,调的是自己的频率,未知的结果总能起到威慑的力量,相形线之间从不妄想干涉与相遇。迷离的岔路口,拐过一个错弯,也许就从此不会再对。

  就像水若善与殷王、符冥音、赫连舒之间,谁……会是那条正道,谁……又踏错了某个拐角。

  就像殷王与符冥音之间,到底谁正谁邪?谁温谁毒?又有谁走对了自己的那条路?

  但,却正是水若善一厢情愿的闯入殷王的轨迹,才最终,踏乱了所有人相连羁绊的命运。

  这一步,又到底是对是错?

  谁又说得清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