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六章 就是骂殷王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3005 2020-04-12 23:39

  一缕幽香扑陈而来,蓝奇步入下人房内,正看到陈若挺着屁股趴在床上,身下垫着一床被子,整张脸埋入被中,肩膀随着闷闷地啜泣声一抖一抖,像极了受伤中的小动物,躲在一旁嘤嘤的低啜,痛苦的疗伤。

  蓝奇冷眼观察,却发现陈若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似要装作不知有人闯入,真是愚蠢之极,已被他人看穿,却还以为自己隐藏的有多完美,这种戏码她还真演的乐此不疲!

  “若儿”顷刻之间,蓝奇又端正神态,“是不是很疼?我给你拿了上好的金创药。”

  陈若抬起头,露出一张被被子闷红的脸,朦胧的泪眼衬着泛红的鼻头,异常委屈,就像被人提溜着又无限眼红的兔子,明明一对长耳已落入他人之手,却还不死心的乱蹬着四蹄。清秀的脸上未脱稚气,梨花带雨,看着着实让人疼惜。若不是知道她包藏祸心,倒还真是个令人怜爱的稚嫩丫头。

  蓝奇行至床边,坐下,伸手要去褪陈若的裤子,她却眼疾手快,死抓着不放,囔囔着问道:“干,干什么?”

  蓝奇恶劣的用食指戳了一下陈若的臀1瓣,立时换来一声高亢的惨叫,“松开,我来给你上药。”

  陈若犹豫着,一张脸腾的就红了,要她在外人面前脱裤子,她实在是,实在是害羞……最要紧的是屁股上肯定开了花,多不好意思啊。

  “行了,别想了,你是想让它接着烂下去?”蓝奇又用食指戳了戳陈若的臀1瓣,后者叫的比刚才更大声,蓝奇是坏心的想要看陈若痛苦的样子,不能揭穿,还不能让她受点疼吗!

  陈若想松了手,又突然抓紧,想了一会又松了松,不就被看屁股吗!都是姑娘家,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不怕,嗯!最后说服了自己想通的很坦然,一股气松开手放在体侧,紧攥着身下的被子。

  蓝奇拉下她的裤子,看见血肉模糊的屁股暗自窃喜,也不打听打听这殷王府是什么地方,岂容你这种人浑水摸鱼。

  陈若感受着屁股上冰冰凉凉的药膏,大大缓解了火烧火燎的痛楚。又想到那个人心狠手辣的拿她祭板子,没有一丝丝怜惜,自己千里迢迢想办法使手段混进王府,却被他又骂又踢又打的,偏偏自己又不争气的喜欢他,非得喜欢他,喜欢的不能自拔。陈若又埋下头,不停抽噎,委屈、难过都随着抖动的身躯蔓延开来。

  “若儿,别哭了,蓝奇姐给你看看手。”

  “蓝奇姐?”陈若微怔了怔,喃喃重复着。

  “怎么?若儿不愿认我这个姐姐?”果然手臂又青又肿。蓝奇边抹着消肿止痛的药边盘算着怎样不经意探探她的脉息。

  陈若望着眼前认真上药的蓝奇,以为她是在心疼自己。姐姐?陈若满心的感动与温暖。在这里,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有人像姐姐那样真心疼她,关心她。让她想起了自己的家人,他们保护她,疼爱她,宠着溺着她,不会让她有丁点不满,她想要的、想做的,他们会想尽办法满足她。复又想起殷王那个铁石心肠的男人,越想越委屈,越想越难过,越想越觉得心酸,“哇”的一声以迅雷之势嚎啕大哭,不停用手捶着身下的被子。

  突变的情况吓的蓝奇定在原地,想趁陈若出神之际悄然探脉的右手也尴尬的悬在空中。一时间她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陈若却仰着头,冲着床头大声哭喊叫骂:“啊,啊……就会欺负我,他,他……他踢我,他不要脸,他踢我肩膀,还,还拿水泼我,他不要脸,哇……他太狠毒了,他不要脸……唔啊,昨天踢我,踢就,就,就踢嘛,今天还拿碗砸我,不要脸,大不要脸!”她狠狠的重捶几下床,感觉自己的手都捶的疼了,顶着委屈的泪眼揉着泛红的手看着蓝奇“他砸也砸了,还叫人打我,打我……打我屁股,我的屁股,那是他能随随便便打的吗?疼死我了,你们家王爷真是个混蛋、混蛋!”

  蓝奇听着陈若的语无伦次,彻底石化,这这这,这是骂他们家王爷?在殷王府内公然辱骂他们王爷!这还真的有人不怕死啊!皇亲她也敢骂?!更何况还是他们家王爷,也不打听打听,王爷是什么脾气?

  这厢的当事人却还未从叫骂中回神,开了腔便有道不尽的委屈,陈若用力抹了把眼泪,捶的身下的被子凹下一片:“他铁石心肠、心狠手辣、十恶不赦,对还恶贯满盈、他就是个烂人!!!大烂人!臭不要脸的大烂人!让他等着,等我哪天翻身了,我就踢他、踹他,打他,砸他,我要十倍的讨回来!叫他欺负我,看他还敢欺负我!臭不要脸的,我跟他没完!不就是仗着本姑娘喜欢他嘛!别让我翻身!否则我把他搓扁捏圆了!”

  “嘣!”蓝奇听到自己紧绷的神经线终于断了,震的脑袋一片混乱,她实在不知道此刻什么反应算得上是正常反应,于是,蓝奇落荒而逃。步伐踉跄,呼吸紊乱,直奔王爷书房。

  陈若见她急匆匆离去,不明所以,抹了抹眼泪鼻涕,抽抽嗒嗒的也骂累了,寻了个舒服的姿势,没心没肺的继续闭目养伤。

  此时天边的霞光泛着温色,撵着蓝奇虎虎生风的双腿,一路疾行,却在到达书房门外后,蓝奇陷入了沉思:我该跟王爷说什么,我能跟王爷说什么,说陈若这个下人口口声声,毫不忌讳辱骂王爷?还是该说陈若当着自己的面亲口承认喜欢王爷?这两个都不是王爷喜欢听的,更不是王爷关心的。再者说,陈若身份未明,说这些只是让王爷在怀疑陈若的基础上更加怀疑她,这根本就是没有价值的消息吗!

  蓝奇这才冷静下来,脉息也没探着,气的跺了跺脚,好一个陈若,自己什么也没探查到还被她气了个半死。真是好巧的心思,总能不动声色把别人绕进圈子,真真是防不胜防。

  陈若好梦的蹭了蹭枕头,此时的她根本没想到,她只是因为一句“蓝奇姐”想到了家人,想要发泄自己的委屈,结果却被有心人认为是自己的一场算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