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十二章 如此惊世才绝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5793 2020-04-12 23:39

  雅致的包间中格外的清净。三人喝着茶水,吃着糕点,静静地等待夜幕降临。

  “到底什么时候开张呀?”水若善面对着窗坐在桌前,终于耗尽耐性,无聊的趴在桌子上。

  “就快了,再等等吧。”说完又不解气的补了一句,“谁让你来这么早的!”赫连舒气的使劲将茶杯往桌上一墩。

  “我哪知道这开门营业的白天不做生意,非要等到晚上啊!”水若善像死鱼一样趴在桌上,翻着白眼。

  哼哼!哼哼!赫连舒冷笑,本王可是没见过白日里迎客的妓院!

  殷王低头皱眉啜着茶。总觉得有什么被自己忽略了。

  水若善“腾”地从座位上弹起,“来了来了。”

  殷王与九王爷顺着她的视线齐齐望向窗外,各色的女子于大堂和二楼间穿梭,环肥燕瘦,妖艳妩媚,想必是准备开门迎客了。

  怎么这么多女子啊?水若善伸长了脖子往外看,“姑娘家都挺喜欢来这的吗!”

  喜欢个鬼啊!赫连舒仰天长叹。

  “对了,趁现在赶快给我说说,妓院卖什么?”水若善已经迫不及待了。

  卖什么?卖什么?卖白花花光溜溜的身子!赫连舒不愿搭理她,猛灌了口茶。

  此时的殷王却舒展眉头,本王就知道,本王就知道!这18年不出家门的人知道哪门子的妓院!她根本就不、知、道!

  不理我!水若善大力的猛拍赫连舒的肩膀:“喂喂喂,妓院到底卖什么?”

  “噗”赫连舒一口茶拼了命的喷向殷王。还好后者反应迅速闪身躲过。

  “你问……妓院,卖什么?”赫连舒瞪大眼睛,衬着惊疑的表情才反应上来。

  水若善诚实的眨眨眼,点点头。

  “你不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我又没来过?”

  你来过才奇怪吧!哼哼,赫连舒抖抖唇。静了一会突然拍着桌子仰头大笑。

  难怪你见着本王毫不避讳就直喊“妓院”,难怪你大白天的就要来逛妓院,难怪要你穿男装你死活不愿,难怪你不知羞耻的沿街高喊到全京都的人都知道你要上妓院,你是根本连为什么羞耻也没弄明白!

  赫连舒整整锦袍,捋捋袖子,复又精神抖擞,你压根就不知道妓院是干什么的,本王怕个什么劲!

  贼笑两声,他的若儿,他想这样那样的若儿,又有戏啦……

  赫连舒复又闪过一个问题,咬牙切齿的问:“是谁告诉你上妓院要来找本王的?”水若善平日里非得让五哥陪着她,这一逛妓院就想到来找本王,还不得是有人撺掇她的。

  “就王府的下人们哪。有一次我看见桃粉巷这个名字就记住了,他们说这是妓院一条街,我又不知道什么是妓院,他们说属你最了解这了,所以我想着让你带我来看看。你是熟客嘛,当然比较懂啦。”说完还又真诚又鼓励的拍着赫连舒的肩膀。

  赫连舒磨牙嚯嚯,瞪着对面的殷王,小声嘀咕:“什么破王府,下人竟敢乱嚼舌根。”

  殷王扯出一个你活该的表情,动动口型,无声回道“自取其辱!”

  “你……”赫连舒再次气绝。

  水若善越过窗户看到大厅里坐满了人,陆陆续续还有人从门口踏入。怎么上门的都是些男子?

  “咚、咚、咚、咚”此时楼下传来几记鼓声。水若善看看面前安静互望的二人,不理他们,跑到窗前趴在窗棱上往下看,楼下的高台上正在有人敲鼓,高台的前端站着一名妖艳的绿衣女子。

  “各位大爷久等了,奴家翡翠,今日的斗艳以奴家的水袖舞作为开场。还请各位大爷多多捧场。”

  “好好……好……”台下立时响起掌声、欢呼声。

  赫连舒走到水若善身边,看了一眼楼下的高台,介绍到:“这个叫斗艳,姑娘们上台表演才艺,台下的公子解囊相捧,最终谁获得的支持最大、收入最多,便是这一期的艳冠。每个月举行一次,今儿个刚巧被你赶上了。”

  殷王对斗艳万般提不起兴趣,看了一眼水若善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

  水若善将头伸出窗外,撅着屁股,左摇右摇,丝毫不觉自己的样子有多傻。台下的舞者甩着水袖,动作轻盈柔美,腰肢纤细柔软,裙摆飞扬,甚是美妙。水若善不住的点头鼓掌,显是精力过旺异常兴奋。

  第二位,掌上舞。水若善象征性的拍了拍手。

  第三位,琵琶曲。水若善撑着脸发呆。

  第四位,剑舞。水若善打着哈欠,这柔软的直赶得上水袖舞了!

  第五位,水若善终于垂死般将自己挂在窗棱上,双手和头垂在窗外,死气沉沉。这些姑娘怎的就没有一个有骨头的?一个个软趴趴的,看多了就没意思了!

  水若善突然大脑闪过灵光,急吼吼冲出门。

  “哎~去哪啊?”赫连舒冲着她的背影喊道。

  “斗艳去。”水若善摆摆手,已经跑远了。

  “你没告诉她都些什么人参加斗艳吗?”

  赫连舒耸耸肩,竖着两道眉摊着手道:“您去说啊!”

  殷王完全明白的摇着头,那……还是算了吧,跟她说不清!

  容妈妈正站在台下,眯着眼喜滋滋的盘算今日的收入时,一个黑影迅速窜上高台,砸台的?定睛一看,这不是九王爷带来的人吗?这,这人她可不敢拦呀!

  “借你的琴一用。”说是借,明明是抢!水若善理直气壮地“借”了台上姑娘的琴,还趁人发呆之际将人半推着拱下台去。

  “我叫……嗯~红花,只收银票,大额的!”

  全场顿时一片笑声。

  水若善不理台下众人,弯膝成弓步,将琴轻搭于两腿之上,手指拨弄琴弦。“噔……”低音绵长,一音一节,舒舒缓缓,悠悠扬扬。

  “这不也是弹琴吗?”

  “没看人家姑娘不用琴案吗?”

  “难道……是在暗示我们她的下肢修长有力,可以紧紧地夹着我的腰!”

  “怕是欲。仙。欲。死啊!”

  “小心夹的你纵欲过度,从此不举!”

  “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台下的哄闹不断往不堪的方向发展之时,忽见台上的琴被抛至空中,翻转向上,水若善收腿提身,右手双指并拢,以指代剑,跳的竟是强劲有力的破阵舞。

  霎时,场内一片寂静。

  只听到琴翻转下落时带起的呼呼风声,水若善以右脚接琴,脚跟点地,缓俯下身,双手重回琴上,凄美婉转的琴音如清泉般流淌而出,恍若刚才那大气强势的舞蹈只是幻觉。

  台下众人皆目瞪口呆。

  琴被抛起的短短时间内竟变换了多种动作,刚柔相济且迅捷麻利,真带出了沙场上剑拔弩张的气氛。

  不知是谁轻说了声,“梦相思?”

  有人接口道“那是什么?”

  “这首曲子,唤梦相思。年轻的女子抚着琴,相爱的夫君在庭院里舞着长剑,胜似神仙眷侣。女子醒来却发现只是一场梦,夫君依然在战场杀敌。她将梦里的曲子记录下来,正是这首梦相思。”

  一段弹罢,水若善以琴击向后方鼓面,紧接的依然是苍劲恢弘的破阵舞。这破阵舞,是一种大型舞蹈,舞者众多气势壮观,演绎的是战场上的战阵变化。此刻水若善却以一人之姿演兵士杀敌之态,舞姿坚挺硬朗,动作凌厉飒爽,女子英气与男儿阳刚之气完美的融合演绎,尽显舞蹈神韵,令所有的人仿佛真见刚硬军人的凌厉,万里沙场的肃穆。

  “咚”沉闷的鼓声,正是那传遍百里的进军号令。琴离开鼓面,弹回水若善手里,如此重击之下,琴弦未断,琴音未偏,水若善力道拿捏得竟如此精准。扣琴于后腰,后仰反手而弹,正是下一段梦相思。

  反反复复,一柔一刚,相互交错,震慑全场。

  这样的曲,并不世间仅有;这样的舞,并不无人超越。但是这样精妙绝伦的结合,却是在场所有人此前从未见过此后只能怀念的绝响。

  赫连舒半张着嘴,瞠目结舌的盯着台上的水若善,她竟将梦相思与破阵舞结合,一曲一舞,舞的是男儿上阵杀敌的气魄,曲诉的是女子绵延无绝的相思,二者交相呼应,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叹为观止!

  他频频摇头,“如此惊世才绝,非若儿一人不能也!”

  殷王负手立于窗前,始终沉默不言。水若善的一切,他看在眼里,惊在心里,突然有种强大的压力从体内向四肢百骸震荡麻痹的感觉,那个美妙坚挺的身姿,似乎灼了他的眼,烧了他的心。殷王的眼里如春暖破冰般堆满喜色,不经意的咧着嘴笑。

  也许,这一次,他可以不那么沉重的压抑一切。

  也许,他可以选择相信一次。

  也许,水若善是不同的。

  殷王在心里无声的诉说,水若善,千万不要令本王失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