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二十五章 烧毁了天云庄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4293 2020-04-12 23:39

  五人三马快速的离开这人烟绝迹的荒野,踏入了载罡部族热闹的都城。载罡人民过的是群聚的生活,大群小群的集拢在一起,不分商铺民宅,只是一堆一堆的散落在这片土地上。除了客栈与族长的府邸,所有的建筑只有一层,甚至还有不少的毡帐,保持着最原始的味道,这样的布局给人一种开阔旷达的感觉。

  尤其今日的载罡,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处处透着节日的气氛。

  “静哥哥,在想什么呢?”殷王不用回头也知道身后的女子穿一身鹅黄裙衫。

  “篝火节。”如今,他是化名李静游历江湖的少年侠。赫连静这个人,是个极其矛盾的个体,他讨厌别人称他的真名,那是一个肮脏沾满罪恶的名字,却在化名的时候,依然取用了这个“静”字,这种时候,他便没有想象中那么排斥,反而成为他洗刷罪恶、救赎自己的动力。

  “每年这个时候,我们都要举办热闹的篝火节,感谢大地苏醒,祈福赐予我们万物。静哥哥,晚上我带你亲眼见识见识,可热闹了……”黄衫女子还在自豪骄傲的讲解着她们重要的节日。

  殷王静静地立于院中,这里是天云庄,日月星云四大庄中的天云庄。

  大半个月前,他们五人进入都城的一家客栈,本来平静的客栈在他们进入之后被一名年轻女子的娇蛮搅得吵闹不宁。他看到,她穿着鹅黄的衣衫,他看到,她有意刁难小二之时参杂着少女特有的娇羞频频的偷瞄看他。他知道她是谁,天云庄庄主云飞的妹妹。可殷王依然从始至终也没有搭理她。最终她表现的如此明显还是被殷王视而不见时,忍无可忍的自己跑来,报上天云庄的名号,一副高高在上、嚣张跋扈的姿态,更加自作主张的推掉了他们的客房,强行安排他们住进天云庄。

  殷王表面上强势的喝止着她的行为,却私底下“盛情难却”的住进了天云庄,正好大大的方便了他行事。

  令他始料未及的是,一个大概已经化为尘土的欢快身影被她从记忆的深处释放了出来。

  那个她,也喜欢穿鹅黄的裙衫。

  那个她,也喜欢不住的盯着他看,却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女子该有的娇羞。

  那个她,也总是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引起他的注意,却从来不会故意为难别人,哪怕只是不起眼的小二。

  她就这样冲破压制,兴冲冲的跑进他的脑中萦绕徘徊。殷王莫名的有些感伤,他有多久没这样任由自己畅想着她。

  殷王侧颔首,盯着身边娇小的女子,薄唇勾出一个令人森寒的角度,过了今晚你还能活着,再说吧!

  天云庄庄主云飞回庄时,夜幕已低沉。他看到殷王长身玉立,保持着日中时的姿势,负手立在前院,微仰着头望着黑漆的天空,他走至殷王身侧,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他怎么忘了,今天是十五,明亮的晶莹月盘圆的似被仔细的丈量打磨过。回头再看时,殷王眼中的朦胧迷离清晰可见。

  “李少侠,你在看什么?”

  殷王缓慢的转过头,那动作,浑然天成一种不屑万物的傲气与霸气,眉尾与眼尾飞扬上挑,美丽的凤眼中尽露掠夺时的兽光,他轻启唇,冷淡的语调轻说:“踏平天云庄的时机。”

  平静无波的声调就像说我在赏月一样平常。

  空气刹那跌至冰点,开春渐绿的天云庄顷刻之间回溯到冰天雪地的深冬,到处挂满凝寒白气的冰柱。狂卷的冷风强力的刮过云飞的背部,他反应迅速的抽出自己的佩剑,剑尖直指殷王下颚。

  云飞没有任何推理以及逻辑的相信殷王所说,他就是相信,殷王刚才那种慵懒冷漠的表情正是在考虑这件令他天翻地覆却在殷王看来似乎弹指一挥的事情。

  “就凭你?痴人说梦!也不看看天云庄是什么地方?岂容你在此撒野?”

  话音刚落,接连两声爆破声,照的圆月下明亮的黑夜越发犹如白昼,两人定力十足、面如平湖,一直保持着对立、相隔一剑之距的站姿。

  云飞右侧的天空中美丽的烟火散开斑斓的艳丽,腾空的彩色映照出殷王漠然的表情,可第二声催生的却是左边烧天的红火,烫裂了云飞的定力,定格了他难以置信、心急如焚的心情。

  火势蔓延的毫无道理的快,急速的就要烧到前厅。

  天云庄庄主急躁的下令:“快救火。”

  急转直下的局面令云飞一时之间根本无招架之力。

  殷王置身事外欣赏着绚丽多彩的烟火,嘴角刹那勾动,放心,本王给你留够了救火的人。

  颤抖好像拿不稳的剑前伸几寸,重重的架在殷王左肩,云飞沙哑的声音夹杂着凄惨的慌张:“李静,你到底要干什么?要干什么?”

  轰的一声飞高的火焰,直将焰头拱进无边的夜空。

  云飞震惊的看着急速猛烈的火势,蔓延之快极不正常,他丢下殷王踉跄着跑到被大火无情噬烧的厅前,狠狠的用剑指着飞速救火的下人:“其他人哪?人哪?快叫人来救火,快救火!救火!”

  云飞干哑破裂的嘶吼声始终穿不过漫天铺展的火势。

  留下救火的寥寥几人不但控制不了火势,反倒越浇越旺。

  殷王两袖轻垂,高高挂起,鄙夷眼前急的左右团团踱步的人,几年了,此人丝毫无长进,这种人,活着浪费世间所有的物资!

  早在几年前,他就摸清了这些人的实力,当今的四大庄?说的好听了,是执掌江湖,维持秩序的第二把手;说的难听了,就是武林盟主座下一群任人使唤、摇尾乞怜换得一点卑微可怜的所谓江湖威望的走狗。此中最不济的就属年幼继承天云庄的庄主云飞,与其妹妹如出一辙,嚣张跋扈、自负高傲,守着先辈盛名之下的保护,与这百年来江湖势力划分的根深蒂固,高枕无忧,不思进取,榨的天云庄外强中干,不堪一击。

  简家兄弟、蓝奇、陆行四人迅速聚拢至殷王身边,观赏着屹立百年的天云庄一朝辉煌化为虚无,事过之后,也许连灰烬也不会留下。为了此一击即中,他们等了半个月,天云庄地处较偏,借着篝火节轰隆光耀烟火的掩护,热浪滚滚的大火烧热了天也不会被人察觉。

  “我妹妹在哪?我妹妹在哪?我妹妹在哪?”云飞终于才想起这个最重要的问题。

  殷王留在这里是要亲眼见证几世威望的天云庄毁于一旦,而不是承受云飞疯癫的歇斯底里。他也没兴趣告诉他,他的亲妹妹此刻正在遭受焚身,包括天云庄近二百口人。

  就在简敖的长剑刺进天云庄最后一个鲜活的身体时,庄门口、高墙外冲进近三十个黑衣人,动作严整利索、迅捷狠硬,盯紧殷王所在,直冲而上,招招干净利落,只取殷王性命。

  殷王重哼一声,想要他命的人太多了,就要看哪个运气好的有这个本事!这么迫不及待、锲而不舍的下大手笔杀他,死路一条!殷王接过佩剑,破空劈下,对方身上立刻出现一道开膛深的口子,却无所感,依然穷追他不放。强烈的疑惑冲上心头,殷王不自然的皱起眉头。

  陆行四人挡杀刺客,保护殷王,却同时也都惊讶的发现,与以往数次不同,这批刺客竟与死尸无异,无知觉无痛感,打不倒杀不死,如见了血疯狂吸食的血蛭一般,一心只想咬住殷王,次次杀招,什么也不管不顾,只知要他的命。

  殷王游刃有余的抵挡攻势,不停地盘算着对策。难怪这次的人数少了很多,单凭这些人难缠的程度,倘若找不到突破口,他们会体力透支被拖死在这里。殷王变换角度尝试刺入各个地方,仍然无果。

  五人就被这突如其来的三十人缠斗着展开了激烈的持久战。

  到底要怎样才能杀死这些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