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时局瞬变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3585 2020-04-12 23:39

  三国之间,江湖势力暗里相通。

  千百年来江湖四大庄各据一方,内里暗斗却相互扶持,防止其他各门各派做大做强。如今这稳固的江湖格局就这么猝不及防的被打破,轰塌的天星天云二庄,让整个江湖蠢蠢欲动。如今剩下的就只有这位于盛风的明日庄以及位于大碁的明月庄,但明月庄却只有一位大小姐,谁来握掌这明月庄的一方势力还是个未知的问题。

  时值江湖动荡之期,格局小的——比如想要趁这江湖势力洗牌之时,抢得一席之地的,正在想尽一切办法争出头;格局大的——比如这还完好的日月二庄,他们要考虑的除了他们二庄的保全外,还有载罡与江湖硬碰硬背后的阴谋以及这二庄灭亡后对整个江湖势力所造成的打击。而同样担心这些问题的,理所当然的包括执掌江湖势力的武林盟主以及仰仗这些势力的盛风国君。

  因此武林盟主与盛风南国向载罡发起的联合邀约谈判就显得那么的合情合理。

  三方谈判的地点选在远离是非的大碁国境内。

  至于三方有没有真正会晤,没有人知道,因为载罡部族的首领载营已经不知所踪,随行的几百护卫无一生还。对于此事,盛风与载罡各执一词。

  经此一事,盛风皇室与江湖迅速集结两方力量,开始明里暗里调查此前两大庄的灭门事件。

  再看载罡这边,年轻的载横被赶鸭子上架,这时候的他,面临其父失踪、天云庄灭门案的嫌疑、盛风是否暗地里使坏的怀疑,令阅历尚浅的他焦头烂额,而他要斗争的,却是饱经世故老谋深算的殷王赫连静。

  最令载横惶恐不安的是大碁骁勇善战的军队正明目张胆的向载罡进发。

  历代载罡首领能依仗的还有被传为神选之人的天山“圣子”,新首领载横也不例外。

  载罡是一个战斗民族,加上被神选之人庇佑,他相信就算他还没有具备一个当领导者的能力,也一样能保载罡屹立不倒。而当载横身处天山与“圣子”商讨如何运用神力解决眼前的问题时,殷王最精锐的暗影小队潜先十七人已经潜入载罡的牢狱,迅速的救出殷王几人,随后与简谦率领的轻骑二十五汇合。两小分队一集合也有几十人的阵仗,他们此时在载罡部族的腹地,与大碁军里应外合,要将载罡部族一举歼灭。

  此次进军是大碁与盛风两位君王联合作战,对载罡部族必须一击即中连根拔起。

  早在殷王在天山被俘之时,整个事态就已经照着他的计划一步步进行,殷王府几名家将回府造成殷王还在京都的假象给盛风,然载罡首领却知道他冒冒然前往大碁最危险的因素殷王此刻正被他关在自己的地盘内。但他还是小瞧了殷王与殷王府,这时候的简家兄弟,正在京都不紧不慢的守株待兔,只等他离开他的堡垒,在处心积虑的殷王府面前他的几百护卫真的无招架之力。

  这时候就该年轻的大碁君王赫连晔出马了。他对盛丰南国国君符冥音的说辞是:“载罡首领失踪,年轻的载横正是根基不稳之时,根据朕大胆猜测小心求证,令我们忌惮的载罡战时所用的油就算是有,也不足以抵挡我们的军队。但是如果不趁现在将载罡夷为平地,等他们的油产储备充足了,到那时,我们可能没有很好的武器能来抵御这种火力。”

  从符冥音的角度看来,此事不是大碁他最为忌惮的殷王一手主导,而是从头到尾就是载罡与江湖冲突为导线,合情合理地走到了现下这种局面。

  要么说殷王这个人天生骨子里就是个阴谋家。这种时候符冥音能轻易的同意两国联盟,不怕打破这三国鼎立的局面,最令他心安的不是来自赫连晔的再三保证,而是殷王这几年来给他吃的定心丸——一纸永修兄弟之盟的保证书以及一个连接双方皇室血脉的孩子,而这个殷王的亲生子一直是以盛风教养居多,其用意不言而喻。

  再来说回战场,载横火速赶回来的时候殷王几十人已经趁乱逃的无影无踪,而他现在亟需要做的就是以一个首领的身份,带领自己的部族抵御外国入侵。

  殷王出动了自己精锐的两小分队,怎么可能只是来打入载罡内部。他亲自领队重上天山,天山一脉到底是何方神圣,他到现在也没得见真容。但在此之前,他将水若善安置在上次那个温泉里,森肆说这里的泉水有助于她治疗伤势。

  当殷王府所有人被狼群包围之时,殷王也算是知道这些狼群是受人驯化的。战事爆发三天后这天山一脉终于不再躲藏,他们也知道自己藏不住了,曾经被奉为禁地的天山被一而再再而三的入侵,整个载罡部族战火连天,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而这次不同的是,殷王身边带着蓝奇,这个擅使毒的苗疆女子,毒死它们会比它们咬死自己来的更快。

  指挥狼群的是个身着藏青袍子的中年男子,被他身后的人尊称为“圣子”。当这传说中传的神乎其神的天山一脉露出真面目的时候,殷王觉得他看到了这世间最大的笑话。所谓的神选之人,真相是他就是被历代载罡首领用来蛊惑民众的傀儡。

  载罡部族是一个信仰极强的民族。他们的凝聚力一方面来自于能力出众的领导者,另一方面就是来自天山。而让他们死心塌地骁勇无畏的是来自于对神的信仰,天山圣子就是他们信仰的神。载罡历代的部族首领就是编织这巨大骗局的始作俑者。

  青袍男子指挥狼群发起进攻,人狼一片混战,天山这些人根本不是殷王精锐手下的对手,就算有狼群作掩护,他们一样没有抗衡之力。青袍男子最初是没有预料到这群野兽也制服不了他们,好在他还能利用地形逃跑,从百雾森林的机关设计就能看得出来,他们精通奇门遁甲之术。殷王一路追来,已经不见了青袍男子的踪迹。

  当殷王时隔三日再次见到水若善的时候,震惊的手上失了力道,佩剑砸地时发出的声音将他唤回神智。

  水若善的额间,无故生出一朵红莲,血红血红的像是用新鲜的血液刺画入肤的。

  她坐在温泉水中静静的运功,过了一会儿,缓缓睁开的眼睛恍如新生儿初看这世界,明眸灵动无瑕。

  殷王被她看的下意识后退一步,此时安静于天地之间的水若善,衬着额间诡异的红莲,似仙似妖。

  殷王就这样呆呆的站在温泉池边很久,当他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下意识的憋着呼吸生怕绵长的呼吸声打扰到水里的人。

  殷王带着体力不支再次昏睡的水若善回京的途中,载罡部族依然炮火连天。

  此次盛丰南国与大碁王朝的联合起兵,势必而且只能以载罡的覆灭为结果。

  这天下,没有什么是恒久不变的。以为能互相平衡的三国鼎立之势不复存在了,曾经也象征权力的载罡部族以后也只能作为历史传说。如今是盛风与大碁的天下,世人都知道,一山难容二虎,终究会在哪一天,哪一方成为这一统天下的霸主,只有到未来的那时才知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