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三十章 其乐融融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7443 2020-04-12 23:39

  齐聚这顿饭的人哪个不是心有疑惑,但是心有疑惑的人却分为没胃口和吃得欢两类。

  隔着长长的低矮餐桌,坐在角落里摒弃外界胡吃海喝的正是本该疑问最多、保持清醒的水若善。

  她席地而坐,却坐的一点也不优雅,一条腿盘着,另一条腿直伸到桌子底下,左手轻撩起严实的面纱,只露出她非用不可的嘴巴。最开始,水若善确实提醒着自己,该她的冷漠疏离她演绎的很得体到位,但是吃过几口之后,她就开始口水泛滥,再吃过几口之后,她就胃口全开,最后再加上几口,她就彻底暴露了本性,鼠目寸光到只看得到眼前的一盘肉。

  一张细长的桌子,这边坐着三角局势的水若善三人,那边坐着斯文俊雅的殷王五人,双方之间默契的隔着一人之位。

  此时天色已经全黑,特别豪爽的小伙们光着膀子燃起了堆堆篝火,越来越多的食客围着篝火席地而坐。热情大胆的姑娘小伙们开始拉琴唱歌,手拉手的围着篝火跳舞,红暖的火光映照着所有幸福快乐的笑脸,整片场地充斥着欢歌笑语,热闹非凡的篝火晚会殷王只是有所闻而未有所见,年初那场弘大的篝火盛会时他正在努力将天云庄烧为废墟。

  殷王大口干掉碗里的烈酒,辛辣的烧灼感从唇齿一路延到胃里,载罡人民喜欢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尽兴之时有的人甚至抱着整坛的酒痛快豪饮,天生的豪迈就是他这个常年呆在军营的人也有些及不上。

  热火朝天的气氛,群情高涨的氛围,置身其中,平日里严肃谨慎的殷王五人却也只是稍微放松而已,还保留着率直率真的简敖、素来好奇心比男人重的蓝奇,军人特有的自律自觉让他们永远理智先于冲动,纵使想要像其他人一样脱了缰的载歌载舞,没有殷王的命令,追求快乐的本能他们也要压抑。

  可是他们这点小小的心思怎可能瞒得了殷王,就看他是否愿意成全。

  殷王用眼角装作不经意的扫过水若善,还是那副蠢样子,质朴的完全不知道端正姿态,女子的矜持一点没学会,在别人看来,好像有点脸皮很厚的意思。她怕别人跟她抢似的迅速卷着盘里的肉,肉烤的很透,麻麻辣辣的很入味,完全遮盖了羊肉本来的膻味,光是看着她大快朵颐,狼吞虎咽,他就生出齿颊留香的感觉。回神的时候,殷王的嘴角抿出一个无奈的浅笑,快的连他自己也浑然不知。

  他不禁回想,水若善那次的失态正是提到了烤肉和烤鸭,戛然而止的后半句,应该是烤肉比烤鸭还要好吃。还有被他惊吓到慌乱时,想到就脱口而出的还是要来吃烤肉。怕是她时时刻刻惦记的就是去吃好吃的。

  “今晚尽兴,你们两个尽情的去热闹。”简敖与蓝奇看到殷王格外晶亮的凤眸,二人对望一眼,受宠若惊的表情如出一辙,从他们跟着殷王从军以后,就再也没有随性过。

  殷王隐藏在眸潭深处的温柔简谦记忆深刻,他开始烦躁的摸索着扇骨,绕指柔情箍紧天下任何一个男人他都可以不在乎,但是殷王不行,三年前的殷王,就因为一派天真却来历不明的水若善产生过动摇与犹豫,难道三年后还要因为对其一无所知的同一个人再困惑一次?

  他以为这三年,冷漠如殷王,那点波澜涟漪早已尽数散去。

  桌子突然剧烈的晃动,酒碗左右晃荡站立不稳,这边五人齐刷刷看向闹腾的同桌三人,水若善一人独挑珑叁和森肆二人,三双筷子在空中划出凌乱的轨迹,发出乒乒乒的响声,最终还是水若善的神筷防的滴水不漏,挡的其他两双毫无缝隙可钻。

  “不吃啦!”森肆甩下筷子,恼了。

  珑叁也宣告失败,“主子慢用。”

  水若善喜滋滋的独享美食,细条鲜肉嚣张的飞过两张臭脸。

  “主子你胖了!”珑叁凉凉的爆出一句。

  水若善的动作立即定格在当下,半截肉咬在齿间,半截肉还夹在筷子上,艰难的眨巴眨巴眼睛。

  珑叁与森肆默契的拾筷,以迅雷之势风卷残云,活像饿死鬼投胎。

  “主子你忘了,上次吃积食了,顶的你难受了几天。”森肆明显觉得咽的速度赶不上嚼的速度,一口酒灌下全部给它冲下去。

  水若善开始细嚼慢咽拿肉磨牙,继续艰难的眨眼睛。

  简谦四人统统觉得旁边的主仆上下都幼稚的紧,这欢脱的三人闹得是哪个朝代的大饥荒!

  珑叁:“主子你腰上的肉一圈一圈再一圈的。”

  森肆:“你拉肚子的时候跟我说叫我提醒你下次少吃肉。”

  珑叁:“洗的肉变多了,洗澡水可把我累得呀!”

  森肆:“我叮嘱过你肉吃的多了要勤练功,你非不听。”

  珑叁:“主子你的屁股把衣服都撑圆了!”

  水若善在珑叁与森肆二人的轮番轰炸下,红着眼吸着鼻子,翻来覆去的挤压剩下的半截肉,委屈的眼神分明是在控诉这半截不想被她吃下去的肉。

  殷王的笑意逐渐加深,看着水若善还在傻愣傻愣的纠结,想到水若善不断长胖,屁股撑着衣服,身材一节一节的样子,走起路来又一颠一颠的胖傻样,要多憨有多憨,浑圆胖墩,痴傻可爱,殷王眼中的波澜翻卷着异彩流光。

  简敖心说你们白痴到了极点,为了抢盘肉什么形象、私密都不顾了,“不够再要啊?非得跟没吃过肉一样抢这一盘!”

  “你懂个屁!”森肆忙里插空,“再来两盘不抢还没我们的,再说,我们也没盘缠……啊!”

  “你个白痴!”森肆尾音还在齿间打转,珑叁就一巴掌扇上他的后脑勺,娃娃脸直接磕在桌面上又弹性极好的迅速弹开。

  “珑叁,不要以为你排行老三小爷我就不敢打你!”森肆红着泪眼揉着磕酸的鼻子。

  果然,听见没盘缠,水若善眼皮用力的眨了眨,眼神明亮的闪了闪,坚定地开始奋力嚼肉,不顾一切的将盘里剩下的全划拉到自己的地盘。

  此时不吃,更待何时?那个何时还不知道有没有饭吃!

  “不会吧?”简敖盯着这三个按理应该很有钱很有钱的人。

  “废什么话!”珑叁神出鬼没的鞭子招呼上简敖。

  简敖侧身一躲,结结实实的压倒了旁边的蓝奇。二人一时之间茫然的眨巴着眼睛大眼瞪小眼,蓝奇回过神又气又窘,一巴掌使尽全力扇到简敖脸上,“简敖,滚开!”

  “你打我干什么?”简敖捂着脸无辜的问。

  “你还有脸问!”

  “我不是故意的!”

  “我管你!”

  “快看!奸情!”森肆这声狮吼吓得水若善已经咽到一半的鲜肉直接强有力的从喉咙眼喷到森肆清白的脖子上。

  简敖与蓝奇不打内战默契的转战眼杀森肆,同声喝道,“你才奸情!”

  最淡泊的陆行和简谦,噗嗤一声齐笑出声。

  “啊——啊——啊——”森肆见鬼似的直接跳起,扒开领口抖着抖着衣服上上下下猛锯那片皮肤,那块肉!那块肉!那块肉去哪了?

  “你一带三拐弯的嚎什么!”珑叁挥手尴尬的虚挡在面前。森肆噘着屁股胡乱蹦跶,只顾着一边抖那块肉一边给自己消毒,再跳!再跳!再跳屁股就要撞上珑叁的正脸了!

  “啊——啊——哎呀!”珑叁趁其不备,一脚踹上近在眼前的屁股,森肆摔了个前趴脸先着地,回头恶狠狠的骂道,“珑叁你个无耻的女淫贼!”

  “你的屁股太碍眼!”

  “你个不要脸的女淫贼盯着小爷屁股!”

  “你要脸你屁股差点坐我脸上!”

  “你,你,你羡慕嫉妒恨小爷屁股紧翘!”

  “快看!奸情!”简敖激狂的一拍桌子,几个酒碗兴奋地直颠身子。

  水若善刚到嘴里的羊奶全方位无死角的高射而出。

  森肆从地上奋力一滚爬起来,百折不挠,戳着简敖一骂就是一大片,“你才奸情!你们两个奸情!你们几个都奸情!你们府里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男男女女全部大奸情!你们奸情套着奸情!奸情连着奸情!不断地奸情,循环着奸情……”

  这下连珑叁也憋不住的笑他傻样,一桌人前仰后翻的疯笑。

  殷王侧过头,正看到水若善一边用她莹白的袖子毫无形象的抹着自己喷到自己嘴周的白色沫点,一边仰着头抖着肩笑的颤抖。他轻笑出声,宠溺的摇着头。

  也许这一刻,是气氛带动了情绪;也许这一刻,是压抑太久的物极必反;也许这一刻,殷王只是回复了本真,他觉得尘世喧嚣已缥缈到这片旷地之外,他忘记了三年前水若善的欺骗,也忘记了水若善三年后的隐瞒;他放大了三年前水若善的纯真,也放大了水若善三年后的聪慧;他不顾三年前水若善留下的挫败,也不顾水若善三年后可能再次带来的伤害,这一瞬,天地乾坤无限缩小,整个世界都装进了水若善清亮放肆的笑声中,那种叮咚爽朗的笑声,延展到三年前殷王冷心裂缝的那时间。

  殷王就这样痴痴的望着,痴痴的想着,痴痴的眷恋着。

  在珑叁与森肆面前如此撒欢质朴的人,与当年面对他的人如出一辙,那到底当年是因为对他亲近还是试图想要亲近?

  殷王当年的犹豫重回心头。

  “狗急了还会跳墙哪!”难得存在感弱的陆行开口。

  “你别逮着谁咬谁!”简谦也补了一句,二人真好默契。

  “小爷我咬谁了?谁有奸情我咬谁,你别往……啊!珑叁——”

  “你个白痴!”珑叁一脚踹上森肆的屁股,后者再次摔了个前趴脸先着地。

  “珑叁,不要以为你排行老三小爷我就不敢打你!”

  “这句你说过了!”

  森肆扁扁嘴,他是真不敢,十个他也打不过珑叁,一激灵一转头一贼笑,一手抱着珑叁小腿,一手指着简敖,“怪他怪他都怪他,我们吃的好好地他非搭话,他是祸头子,打我不如打他。”

  简敖挽袖子,看森肆,“老子先揍你!啊!”

  还未跳起,珑叁的鞭子就甩了过来,简敖不敢靠向蓝奇,只能贴着桌面与鞭子擦衣而过。

  “娘三人吃的正欢……”珑叁半句话噎在这里,窘得她没话接。

  娘三人?

  娘三人?

  娘三人?

  一阵默契的沉默后,突然整齐的爆发出震耳欲聋、响彻天际的爆笑声。

  森肆还抱着珑叁一条小腿,另一手画圈指过水若善、珑叁和他自己,然后猛摇手里的小腿,“我们,娘三人?娘啊……”

  珑叁一脚踹翻森肆,强调的语气吼道:“老娘三人!老娘三人!”

  森肆干脆赖在地上,回过头,绵绵的拖长尾音叫了声“娘啊~”

  顿时所有人的笑神经都抽到了至高点,简敖与蓝奇捶天捶地捶桌子的笑。

  “你个白痴!”珑叁第三次踹上森肆倒霉的屁股。

  水若善笑的直不起腰,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这样无所顾忌的开怀大笑,对水若善三人来说也许不算什么,但却是简谦几人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也是后来很多年里的唯一一次。

  水若善笑的左滚右滚,终于在还没来得及敛笑之前撞进殷王的眼中。

  直到这刻之前,她都刻意回避殷王,今天她失态的表现让她想起三年前在殷王面前总小心翼翼的自己,仿佛那时的她轻易跨过这三年的距离,在今天那一刻背叛了自己。

  殷王凝望着完全笑开的水若善,眉眼弯出很拱的弧度,眸中只剩黑耀黑耀的晶亮,笑的湿润的眼角挂着剔透的清珠,深邃的瞳仁经过水润朦胧迷炫。

  殷王端坐低头忘情的迷失在那双眼中。

  水若善躺在地上歪着头与殷王对望,那是让她魂牵梦萦的眉眼,可是不论隔多少年,天下最美的凤眸中明明灭灭的那些东西她从来都看不懂。

  二人静静的对视,外间万物皆化虚无。

  暧昧的深情相望,素来只有当局者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