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十一章 九王爷的烦恼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5462 2020-04-12 23:39

  冷秋悄至,悲风瑟凛,万物催进萧索的昏黄。尖嘹的蝉鸣被遗忘在热夏的画卷中,独艳的红枫不知开在谁家的别院,惹羡妒的老树豁撒横枝,流叶翩跹轻舞,摇曳而下,落在园中方正的棋盘上。

  “原来已经深秋了。”殷王轻捻落叶,动了悲秋愁肠。

  赫连晔手起落白子,“你刚回来时,莲花开的正好。”如今已经败了。

  “皇兄,要输了。”

  “哎~下棋我是不如你,可我胜在有儿子!”

  殷王刹那扶额,无奈道:“皇兄,又想说什么?”

  “听说殷王府住了位姑娘,得殷王百般疼爱!”赫连晔说的眉飞色舞,一脸八卦。

  殷王迅速摇头,“误传!”

  “误传?”

  “误传!”

  “嗯?啊!......哎~你也老大不小,该纳妃了,老九都有好几个侧妃了!”

  “老九的人没一个蠢货!”殷王顶着一种极其认真的表情说了句让人非常愤怒的话。

  赫连晔喉头噎了一下,干笑道:“蠢货?”

  殷王郑重的点头。

  蠢吗?其实她只是单纯,并不是蠢!

  “你竟然这样子说一个姑娘家?你怎么能......谁那么放肆?”赫连晔刚想来一场长兄如父式苦口婆心的开导教育,就听到远处传来凌乱厚重的脚步声,惹得庄。严的皇宫一派不淡定。

  “除了老九还有谁?”殷王暗呼口气,还好老九及时打断了皇兄的唠叨。

  “五哥——”说时已听见一声高喊。

  “皇兄放心,很快就会为臣弟筹办一场盛大的婚礼。”赫连晔尚未明白殷王话中之意,九王爷已冲到桌前,急急地敷衍了句“皇兄”,然后满脸愁苦的转向殷王,“五哥,救命啊~要死啦!”

  又出什么幺蛾子?

  “就那个若儿,她天天跑我府上缠着我。”

  这不正和你意!

  “五哥,你也知道,这,这京都的老鸨基本上都认识我,我实在是,不好意思,更何况,我还想把她,把她……那个什么,这么一来,我不是没戏了吗?可她这么缠着我,我又不想拂了她。”

  九王爷断断续续含含糊糊的说了半天,只有说时满脸的窘迫表情能让人看明白。

  殷王听着他语无伦次,无奈摇头,“到底什么事?”

  “就是......”赫连舒一咬牙、一跺脚,“就是若儿让我带她上妓院!”

  “妓、院?!”赫连晔惊呼出声,与殷王对望一眼,齐齐叹息。

  真能折腾!

  “妓院!妓院!妓院……”

  殷王的太阳穴突突的跳,自打水若善知道老九求助于他,他便了解到她是怎样逼迫老九的。你见过谁家的清白女子白日里见着你就明目张胆、毫不避讳,一浪高过一浪,重复的喊“妓院!妓院!妓院……”

  “别喊了,这不正带你去吗?”赫连舒强行捂着水若善的嘴,万分尴尬,他实在不能假装没看到街旁怪异的眼光,低声哄着,“不想坐马车,我们可以坐轿子?”

  水若善被他捂着嘴直晃头,猛踩赫连舒一脚,逼得他放手捂脚,她瞪眼撇嘴,“就、不!”

  赫连舒咬牙哀哼,一副豁出去的表情,“怎么样都成,只要不这么明晃晃的暴露在大街上!”

  “就、不!”水若善趾高气扬,大步向前。

  这边攻不下,赫连舒抓过身旁自在悠闲的殷王,恐吓道:“你以为你带着面具,别人就不知道你是殷王?”

  “你说呢?”低声的反问,口气尽是得意。

  这……也许还真不知道!

  赫连舒欲哭无泪,双手捂脸,不乘马车不坐轿子,成啊!你别大白天的逛妓院哪!你要白天逛妓院,行啊!你别兴奋地摇着手上的铃铛,沿路蹦蹦跳跳,满口高喊着“妓院”哪!

  这完全不矜持、一点不淑女、脸皮出奇厚的奇女子也不带这样显摆的!

  照你这么喊下去,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要逛妓院呀!最悲哀的是,你逛就逛,为什么非要我与你同流合污!估计明儿个九王爷白日里大摇大摆的逛妓院会传为一段佳话!赫连舒一拍脑门,天哪!这是造了什么孽?他只是不怀好意的存了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的色心而已!

  殷王望着远去的背影,自嘲自问,这是单纯?

  不是,显然不是!绝对不是!这是蠢!怎么不蠢!蠢透了!

  欣慰的是,殷王扭头看着身边自我纠结的老九,吃瘪吃大了!

  “老九,恐怕这京都还真、没、人不知道你好色成性!”你不用想法儿躲着。

  “你……”赫连舒顿时咬牙气绝。

  “万、花、楼”,水若善看着眼前的牌匾,黄澄澄的三个大字,九王爷说这里是京都最大的妓院。她跨过门槛,还挺气派,内里是上下两层,一楼的大厅摆设呈半环状,中间是一座高台,高台的后方两角分别架着一面鼓;抬头看到二楼一排排整齐的窗户,或开或闭,立在窗前正好能看到楼下,却又不会让他人看到房里,将房门设计在楼的外侧,真是与众不同,独具匠心。

  “哎哎哎,姑娘,你谁呀?这不能进。”

  一股浓郁的脂粉气味扑面而来,好刺鼻的味儿!水若善用手扇了扇,才看到一个丰胸翘臀的妇人摇着自己的水桶腰嗒嗒嗒的搓着碎步而来。

  “为什么不能进?”水若善理直气壮。

  难道是来投靠的?妇人上下仔细的打量着水若善,姿色还算不错,就是不够妖,不够媚!

  水若善提腿要进。

  妇人一把拦住,“哎哎哎,姑娘,咱们还没开张哪!再说,就算到了时辰,咱们也不能做姑娘家的生意呀!”不过,你可以求我收留你,快说你是来卖身的!

  “打开门做生意,为什么不做我的?”

  “这……”

  谁家好端端的姑娘家逛窑子啊?!

  水若善这时才看见殷王,身后跟着鬼鬼祟祟的九王爷,左闪右闪,上蹿下跳的,双手还捂着脸!她一把抓过九王爷,拖到妇人面前,态度嚣张,“这可是九王爷,让进吗?”

  妇人费劲的试图透过紧拢的指缝探究面前其人。

  赫连舒咬咬牙,拿下一只手,假装揉了揉脸,又拿下另一只,清了清嗓:“容妈妈。”

  “呦~”容妈妈提臀扭腰一甩帕子,帕尾扫过二人的脸面,音调又高又假拉的老长。听的水若善差点昏倒,抖着鸡皮疙瘩酸倒了一排牙,她急忙掩着口鼻,这么浓的脂粉味,真够呛的!

  “原来是九公子呀?早说嘛,今儿个来的这么早啊!”

  “呵呵,呵呵”赫连晔难掩尴尬的笑着,他生平第一次觉得盛满环肥燕瘦的逍遥温柔乡是个令人发毛的地方。

  仰天翻个白眼,他的若儿,他想这样那样的若儿,没戏啦……

  殷王看着自己弟弟扭捏困窘的模样,只想幸灾乐祸落井下石,活该你小子也有今天!

  “来来,雅间请。”容妈妈点着碎步,作势要为三人带路。

  “不用了,你去备茶水。”九王爷硬冲底气,恢复成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二人跟着赫连舒走上楼梯,转过拐角,进入中间的牡丹雅间。

  水若善好奇的一路东张西望,随口无心的说道,“看来你真是常客啊,都有专供的雅间呀!”

  殷王暗笑中清楚的看见赫连舒慌乱之中左脚踩上了右脚。

  推门而入,房内布置简单素雅,整套家具以贵气的牡丹为主题,窗下的方桌桌面平滑,却在下方刻着一朵牡丹,占据了整个桌面,甚是大气。右侧琴案亦是如此,案前的屏风上是大大小小的各色牡丹,令素雅的房间明亮许多。左侧的大床也是以牡丹为装饰,床柱床棱上刻着大小不一的牡丹。临窗举目,楼下一览无余。

  殷王微惊,没想到这浑浊之地竟布置的如此雅致!

  容妈妈奉上茶水,赔笑道:“九公子,这,姑娘们还没……”

  “别别别,别叫她们过来,去去去,下去下去。”赫连舒急忙忙打发了容妈妈,深深地吐了口气。

  要他当着殷王与水若善的面消享温柔,他还真怕把自己给咯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