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四十五章 赫连暮拜师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3972 2020-04-12 23:39

  “主子,有人找。”跟在珑叁身后的是平日里贴身伺候符冥音的老太监。

  他上前拱手作揖,道:“叨扰姑娘了,本来不想打扰姑娘,实在是。。。”

  水若善低着头勾了勾唇角:“怎么,符冥音找你来当说客想来我这吃膳吗?”

  “并非。”老太监继续压低作揖的身子,“老奴来替小殿下向姑娘求个情。”

  水若善抬起头疑惑的看着他。

  “老奴斗胆了。因着小殿下伤了姑娘,这会正在大殿前受罚。老奴实在是不忍,小殿下年纪尚轻,受不得这重刑啊。”

  “重刑?符冥音并不是一个会对孩子施以重刑的人啊。”

  “姑娘不知。在小殿下的教导上,国主也不得干预殿下的师傅。”

  哦?有何过人之处能让一国之主如此礼遇?!

  虽然赫连暮是伤了她,但他还是个孩子,会对一个孩子施加多重的重刑?

  “老奴还请姑娘高抬贵手,救救小殿下吧。不是伤了姑娘,国主不会如此震怒的。”带着哭腔的老太监眼看就要跪下求情了。

  水若善也没有再理会他,径直向外走。赫连暮伤了她这件事令符冥音大发雷霆吗?所以赫连暮的师傅要对他加以重刑?

  她自己都没有责怪这个孩子,怎么还引起这么大的骚动。

  “住手!”水若善几乎是飞过去挡下这一棍,“他还只是个孩子。”眼前所见真的令她难以置信。

  赫连暮只是一个几岁的孩子,此刻他却高举着千斤重石,脚底踩着钉板扎着马步承受着棍棒的鞭挞,棍棒上特意制作的刺角每一下都扎进他的肉里,打的他遍体鳞伤,嘴里塞的布块沾满了血,痛苦的叫声都被堵在布块里。

  水若善微颤着手从赫连暮血肉模糊的嘴里拿下布块。

  就像精神紧绷到松懈的开关一样,那一刻赫连暮就失去了意识。

  白日里跟在赫连暮身边的男子走近照他脸上拍了拍,眼看没有转醒的意思,打算用其他方法叫醒他。

  如此看来这就是那位不允许符冥音干预他教导赫连暮的师傅了。

  水若善转身冲进大殿里,此时的符冥音正坐在上位批复奏折。

  “外面那孩子昏倒了。”水若善语调平常的令符冥音一时拿不准她的情绪。

  他放下手中的笔,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水若善身边扶着她,“你受伤了,怎么还不好好休息。”

  水若善摇摇头,说道:“只是受了点轻伤,我也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就不要为难一个孩子了。”

  符冥音点了点头,“我会吩咐下去的,你还没有用膳吧,我送你回去。”

  水若善从大殿出来的时候,赫连暮正在转醒,他张开眼看了她一眼,然后倔强的撇过头。

  符冥音暗地里对赫连暮的师傅点点头,后者意会。

  符冥音这个人,束发高冠,面庞清秀,气质端方,时时刻刻给别人如沐春风的感觉。但他却是个自私自利,心肠狠毒,不择手段的人,他内里与外在的不一已经反差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与殷王赫连静相比,他们都是唯利是图之人,但是他们的不同在于,赫连静是一个明里想要就伸手拿,拿不走就要,要不到就赤裸裸抢的人;然而符冥音,他是一个笑里藏刀,绵里藏针的演绎者。

  他们都不是什么善茬。

  水若善这样从小生活在没有尔虞我诈环境里的人,是不可能看透符冥音的。她是符冥音从殷王府带走的,当后者得知水若善与赫连暮见面以后,他就不可能让这两个人有任何和睦相处的可能。

  赫连暮这个孩子是符冥音一手教出来的,他的张狂狭隘他太了解。因他伤了水若善这件事,符冥音罚的越重,他对水若善的记恨就越深。

  他要让赫连暮记住今日因为水若善受的责罚,也要让水若善意识到符冥音对她言出必践的尊重。

  不得不说,结果都正是他想的。

  夜里,水若善静静的躺在床上,脑中不断的想起赫连暮受罚的场景,这个孩子由于身份的特殊性,几乎一直生活在盛风皇宫,他是在怎样的环境中长大,赫连静可都知道?

  水若善一连几日都没有在校场再见到赫连暮,想必是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她漫步在后花园中,来来往往的下人都对她卑躬屈膝,甚至是偶遇的妃子也对她毕恭毕敬,看来这皇宫里,符冥音把她放在何种地位真的是人尽皆知。

  水若善听见背后短促的脚步声,一回头正好看见赫连暮在几步开外屈膝下跪,她皱了皱眉:“你做什么?”

  赫连暮很慎重认真的叩首:“几日前暮儿不懂事,伤了姐姐,在此一叩首谢罪。”

  不等水若善回答,他接着道:“师傅说的对,姐姐救了我,我却恩将仇报,此种行为畜生不如,当罚。”

  “希望姐姐能原谅暮儿。”

  “无妨。”水若善站在原地,两人之间依然隔着几步距离。

  “姐姐心善,功夫又好,若不嫌暮儿愚钝,可否收暮儿为徒?暮儿一定尊师重道,对师傅言听计从。”

  水若善将自然下垂的双手背于身后,这种站姿已经成为她拒绝别人下意识的站姿:“我不喜欢小孩子,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小小年纪,心思竟然这么多,性格尖厉狭隘。

  “暮儿你在做什么?”这女子的声音,水若善不用回身,听声就知道是殷王妃符织音。

  她焦急的越过水若善,过去想把自己许久不见的儿子从地上拉起来。她的集万千宠爱一身的暮儿,竟跪在这个庶民面前。

  赫连暮挣扎着不起来,“姐姐还没答应收我为徒,我不起来。”

  符织音惊讶又带着点怨恨的看着水若善。

  “我不会收你为徒的。”水若善无意再纠缠,转身离开的时候被身后的殷王扣住了手臂,她脸上一闪而过的痛苦表情和那一瞬间的颤抖闪躲,分明被殷王抓的很彻底。

  她臂上有伤?

  他反射性的放开水若善的手臂,皱着眉以询问的眼神在她的手臂与两眼间打量。

  水若善却什么表示也没有,径直离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