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掉入陷阱中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4750 2020-04-12 23:39

  继续深入不久,蓝奇所寻的记号就没有了,他们只能天亮再探。

  百雾森林浓密的繁枝下,有的地表还是干的。

  森肆将捡来的干枝堆成火堆取暖。

  “有毒。”简敖一急,还是跨过了横在双方之间看不见的那条鸿沟。他侧头,并未看到殷王面有怒色。

  “哼!”森肆愤恨的从旁边的树上扯下不明的花色植物,直接塞进嘴里,恨恨的瞪着对面几人,磨得牙齿嚯嚯作响。

  简谦几人对森肆各种怪癖已经见怪不怪了,江湖传言,神鬼手森肆生嚼各种毒草,果然不虚。真不知是他能溶解毒素还是毒物都没他毒。

  在火光的照射下,蓝奇才看到殷王左臂的伤口,伸手为他包扎。

  水若善起身,默默地在殷王身前架起火堆,珑叁与森肆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若在平时,他们定是要唠叨几句,可是经过刚才的事,森肆几经张口,最后却是什么也没说。

  “小肆,说说上次的杀手。”水若善坐回原地,也是连殷王一眼也没看。

  “哼!”森肆又从树上拔下不明植物,塞进嘴里,“上次的那些活死人,确切的说他们被称为尸鬼,是被人以银针操控,辅助一些药物,他们没有意识,睁开眼接到的第一个命令就是他们唯一的命令,要么完成任务,要么耗到死,这是他们的优点也是他们的缺点。”

  简谦以眼神询问陆行与蓝奇,他们纷纷摇头表示对此不知。

  简谦就着身上还湿的衣服,依然摇着自己的轻扇,“你的意思是,他们睁开眼接到什么命令,只要不死,就一直执行到底?”

  “不是分次一直执行,而是一次性,直到你死或者他亡。”

  “所以,一条命只一个任务?”

  “利弊共存。”

  简谦点了点头,确实利弊共存,费力制作的尸鬼,当然不会有大批人,却用不上巧劲,分析不了局势,只靠一身蛮劲与不死之身,杀死或者拖死目标,只能执行一个任务,虽说没有活人的灵活性,不好操控,但这也正好是他们的优点,他们不死就像疯狗一样死咬猎物不放。

  “可知谁会制作这尸鬼?”

  森肆犹豫了一下,别过头,“不知道。”

  “承壁……”蓝奇刚开口的两个字就被简谦挡下。

  很明显,想要避讳水若善三人。

  “不是承壁楼。”水若善说完这句话,殷王从闭目养神的状态中突然睁开眼,紧紧地盯着她。

  果然,水若善就是水若善,知道太多东西。

  “怎么说?”

  “承壁楼不养这种东西。”

  “你怎么知道?”

  “我不知道,聚音阁知道。”

  殷王隔着亚黄的火光眯眼打量水若善,把你所有知道的东西都推到聚音阁身上,是吗?

  “想要杀本王的那些正常人哪?”

  “不知道。”

  “不是承壁楼?”

  “不是。”

  “你确定?”

  “我确定。”

  “你拿什么确定?”

  殷王手下不总见这样咄咄逼人的殷王,大多时候他们的王爷冷漠寡言,却在面对水若善时,总是显得步步紧逼。

  水若善张了张嘴,摸索着自己的手腕,好一阵沉默。“信不信由你,承壁楼有自己的规矩,堂堂殷王,他们不碰。你要是盯着承壁楼不放,就是正中敌人下怀,入了歧途。”

  殷王轻搭在膝上的左手拢紧又松开,雨后的凉风穿过指缝,带走了指尖偏低的温度,水若善留下的肌肤触感早已渐散渐远,徒留错觉。

  殷王只是阴沉的反问一句:“是吗?”

  他倒要看看,承壁楼多大的规矩,不碰堂堂殷王!

  此时的水若善根本想不到,载横的一条命换来她日后多少痛苦。

  这时的殷王也根本料不到,阴差阳错中他终是错了又对。

  第二日水若善才知道,打从入林开始,殷王就是有目标有方向的。她轻摇了一下头,机关算尽的赫连静怎么可能每日就只惬意的守在客栈里,她能猜到的,赫连静定比她猜到的更早。他执意要带载横入林,想必是要逼载横带路,却没想到载横如此不济。

  有些事水若善能够猜到,有些事她不但猜不到,也永远不会知道。

  比如殷王的这条路是踏着载营的足迹,实实在在画下的记号;比如殷王早在用载罡的油火烧天云庄时,就是投石问路;更比如,牺牲聚音阁的人并不是单纯的掩护陆行的人,而是引载营入天山。起初殷王没料到,鲁莽的载营知道油被盗用后,竟能耐着性子迟迟不动,加之陆行的人探不到油的踪迹,所以这油只可能藏在天山。他耗得起,殷王却没多少耐心,于是陆行的人假意暴露,聚音阁的人迅速补上,载营处理了这些人,便放心大胆的入了天山。

  “王爷,那天属下一抬头,人就不见了。”原来后半段路陆行换了另一种记法,跟着殷王的人,真是个个小心谨慎。

  殷王环顾四周,陆行确定人没走远,却又突然不见,必是附近有机关。

  森肆悠闲的靠在树上吃着他的花花草草,他才不帮殷王哪!“啊呸呸呸呸!狗屎啊!什么东西?”真不知道他是以什么心态能顶着一张纯真的娃娃脸说着各种粗鄙的话。

  一看竟然没人搭理他,森肆委屈的研究刚吃的“狗屎”。刚从树上摘下的东西虽然能够以假乱真,但他确定这颗树上所谓长出来的东西是假的。他凑近闻了闻,这棵树根本没毒,他奇怪的摸着树干,不知道摸到了什么,面前的树干突然无声的打开一道门。

  “主主主主主子!”

  众人回头正看到森肆一脸惊惧指着面前的暗门。

  森肆抖擞着骄傲看着其他人钻进门里,哼!叫他们无视他,没有他,这伙人没一个能成事的!

  树里地下是一条暗道,足有三人宽,殷王打头,简敖垫后。

  刚走几步,一阵巨响伴随着水若善的惊呼,殷王与她双双跌入陷阱,眼前一片漆黑,只能感觉到不断地下坠。突然殷王将佩剑直立下刺,落地的瞬间靠着剑的支撑悬在空中,握剑的左臂震得麻痹疼痛,同一时间,四周传来错落的暗器发射声。他听到水若善近在耳侧,他听到水若善赶他而过却纹丝未动,水若善,水若善为什么会掉下来,他记得很清楚,下落的那一刻她喊着他的名字扑上来狠力的抓着他的手臂。

  暗器顷刻至身,或者水若善当即丧命。

  闷哼声响起的时候殷王闪电般的伸出右手,在目不能视的黑暗中准确的用手掌托护住她的后脑,一个翻身,左手迅速抽掉腰带,以背抵着剑柄腾空而躺,将水若善稳稳的扣落在他的身上,听声辩位,左手一刻不停的打落暗器。

  水若善颤抖的趴在殷王身上,用力钻进他的怀里,趁着黑暗专注的盯着眼前起伏的胸膛,那个纯真的曾经,她傻气的将殷王的喜欢看做她最渴望的梦想,那时的自己,无数次的幻想着殷王怀抱的温度,幻想着殷王用她喜欢的姿势拥抱着她,幻想着身后的青山白云,眼前的小桥流水,以及耳畔美好甜蜜的温言耳语。情到浓时,她欢快的抱着被子在床上打滚,想着有了殷王的疼宠,让她这样丢脸的滚一生她也是欢喜的。

  那时的勇气,如今一片荒芜。那样的狼狈,至今蔓延成了无限期的遗憾。

  闻着殷王醇厚硬朗的气息,水若善鼻头一酸,汹涌的落下泪来。

  徘徊在殷王世界的边缘,却依然艰难的容不下一个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