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一章 这时初相见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3870 2020-04-12 23:39

  宏碁三年京都殷王府

  这日不比平常,王府门户大开,侍卫重重,内里下人躬身垂首,立于主道两侧,空气中流动着紧张严肃的因子,大管家张凌负手立于大厅入口,扫过厅下众人,昂首训话,“你们既是王府的人,就该拿出王府的气势,叫外面的人瞧一瞧,我们王府的下人,也是高人一等的……可都明白?”

  “明白。”众人站姿笔直,高声整齐划一,声势十足,可见王府治家严谨之风。

  “今个咱们王爷回府,都给我机灵点,否则……”

  “张总管,王爷进城了。”来人急急跨进门槛,打断了他的发言。

  张凌迅速整理自己的衣衫,“都整理整理,准备迎接王爷。”

  京都主街道,一辆简朴的马车缓缓入城,车前一左一右昂首两匹骏马。在这最繁华的京都中心,这样的排场本不能引起百姓的围观,可偏偏马上这二人任谁也不会认错。左侧棕马上的白面少年略显年轻,身板单薄却强健,腰间跨一长剑,眉宇之间尽显阳刚之气,正是殷王府第一武将简敖。右侧青年与简敖轮廓相似,气质却大相径庭,身下白马配他白衫,一派温儒亲切,手执轻扇,尽显书生气质,这便是人称“扮猪吃虎”的王府师爷简谦。简家兄弟年幼时遭遇饥荒,父母双亡,遇到随先皇赈灾而来的五皇子,鬼使神差自愿投入其门下,当时的五皇子一时好奇来自民间的同龄伙伴,便不顾反对执意带这二人回京,从此简家兄弟此生谓之主子的便只有这当年的五皇子、如今的殷王一人。同样全心忠心的还有此时驾车的陆行,此人面貌平庸,一脸中庸,看不出任何凌厉的锋芒,却执掌殷王府情报组织,万不是泛泛之辈。

  马车渐行渐远,京都街道却愈加热闹。

  “这是……殷王爷,错不了。”

  “自从封了爵,就销声匿迹了呀!”

  “可不是,都三年了,没听说有什么大事发生啊?”

  “是啊,这三年也没打仗呀?”

  “谁知道哪,朝廷的事咱们这些老百姓可猜不透。”

  大碁王朝基业相传,代代盛世仁君,国泰民安,民风开化,从不禁止百姓谈论政事,相较其他两国,百姓生活更加自由安定。偏北的载罡部族,族人较蛮,男子均善骑射,闲时务农放牧,战时集结,却也个个是上战场的好手,加之好战的血统,颇有嗜血残暴之风。西南的盛风南国,兴许是受南方瑰丽山水的熏陶,举国明媚春风之气,不论男女,国人均显俊秀。民众不尚武,多文人墨客,却能在三方鼎力之势中偏安一隅,居功甚伟的并不是国家军队,而是江湖。这江湖之势三国相通,径自形成一股实力,偏武林盟主与大批武林人士定居盛风,要想收服盛风,怕也不是那么容易。

  大碁开国君主立誓要一统天下,连年征战,直至驾崩也未改这天下三分之局,却留下遗诏要后来者代代勉励,完成这天下大统之举。

  “恭迎王爷回府,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随着马车一阵轻颤,陈若低头斜眼望去,撩起车帘静候殷王下车的是婢女蓝奇,此女来自苗疆,大碁与盛风的交界处,会功夫,善使毒,懂医理,一双杏眼清纯无辜,惹人疼惜,若是以此认为她是无害的,那便是死了也不知道为何。

  大总管猛拍了陈若的头,小声喝道,“不要命了,低头。”

  陈若不甘心的撇撇嘴,低头佯装认真的看着眼前的石路,心里直犯嘀咕:有什么了不起的!本姑娘又不是没见过,我只是看看真人是不是真如画像那般好看!

  侧耳,脚步声从远处传来,步步稳扎刚劲却不笨重,呼吸平稳浑厚,周身内力未敛,自在体侧形成一层保护力,陈若感叹,殷王果然如传闻中多疑,回自家王府,只是从门口到大厅这短短的一段路,却真气运行,小心翼翼,她感受到来自殷王周身强大的压力,抿了抿唇,真真是大碁“天将”,功夫了得!陈若愈加好奇,忍不住缩着身子伸着脖子斜抬头,来人宽肩硬背,妖艳火红,上好绸缎突显高贵雍容气质,虽一身艳红却不显流气之态,反让人当下惊艳瞬间折服,生生移不开眼,殷王映着这红,犹如一团火苗,烧进他人眼中,窜进他人体内,顷刻之间燎原大火。

  感受到大胆强烈的视线,殷王微颔首,看到的正是此刻跪在右前方看他看的满脸痴相的婢女陈若。一张小脸,姿色平平,却有一对黝黑晶亮的眸子,眸光澄澈,玲珑剔透,胜似上好的黑玉,通体透彻,闪着异彩幽深的望不到底,映着殷王身段的瞳仁蕴藏强大的吸力,让人绚烂迷离如入黑洞。

  殷王沉了沉眼,好一个奴才的眼神?

  陈若怔怔的望向银辉面具下那双冰眸,她知道,传闻中多疑的王爷此刻正上下揣度自己,甚至对她痴相的鄙夷毫不掩饰的从他如霜般的眸光里外露。可她就如被人点穴般移动不了分毫,也未觉自己竟凝视着他从身前走过,直至来自大厅的清冷声音唤回她天旋地转的大脑。

  “都下去吧。”

  张总管又拍了拍陈若的头,“还不去给王爷泡茶,就你这种身份,还妄想做王妃不成?别再让我看到你盯着咱家王爷看,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陈若揉着头,假装害怕的缩了缩身子,心里直怨:为什么张总管总能找着同一个地方下手!

  “王爷,请用茶。”

  殷王看着陈若放下茶杯缩着肩膀退到一边,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陈若刚想开口,总管张凌上前一步,“回王爷,她叫若儿,泡的一手好茶,奴才知道王爷爱喝茶,就调她来伺候王爷,爷不在京的这段时间,府里的老奴有些遣散回乡了,所以新来了一批下人。”

  “来多久了?”殷王端起茶杯,用茶盖捋了捋茶叶,“闻着就很香。”

  “回王爷,一月有余。奴才已经好好教导过他们了。”

  “很好。下去吧。”

  陈若看到殷王不动声色的将茶重新盖上,只是闻了闻却没喝,就知这殷王起了防人之心,若不是跟他多年的亲信,新人他是决计保持着怀疑态度。谁知跟他多年的部下是否真的得他全心信任?她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这么不肯相信别人?

  眼看陈若与张凌二人走远,殷王重新端起茶杯,递给蓝奇,蓝奇明白的接过茶杯闻了闻,又用银针试了试,接着尝了一口,抬头对上位的人摇摇头。殷王随意的点了点头,意料之中,就算真的是奸细,量她也不敢在自己回府的第一天,当着众人的面给他下毒,不过还是得小心提防,张凌任王府管家多年,在下人入府前定会将个人身家背景调查清楚,可是这个若儿……殷王又想起方才那深不见底的黑眸,晶亮澄澈,异彩深邃。

  “陆行”

  “在”

  “这批下人,本王不放心。”

  “属下明白。”简家兄弟、蓝奇也明白,既让陆行去查,那便是王爷对张凌从户部查到的户籍有所怀疑。

  “好了,都下去休息吧,晚膳本王在房里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