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十六章 符冥音的温暖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4368 2020-04-12 23:39

  水若善一路狂奔,流不完的泪洒满来时的路。

  初遇织音的那天,殷王一反常态的主动相救,对他来说,无用的人死在面前,他就是眨一下眼也觉得浪费,可他竟还那么温柔的对待她,那时她便知道,这个女人对殷王来说是特别的。但她天真的以为他只是想要利用织音,却从没想那个冷面冷情,浑身散发寒气的人会动了真情,想要娶她。

  水若善脱力的跪在河边,清澈的河水毫不怜惜地映着她此刻的狼狈,她伸手轻触河面,刺骨的冷,一如殷王的那句“本王想娶你做王妃”,直刺入骨,钉的生疼,疼的她顷刻间喘不上气。

  河水的平静被她打破,粼粼的水面裹着一张扭曲的面容,她如梦初醒般望着水面,凭什么殷王不能喜欢别人?这张脸没有织音的娇俏,这身段没有织音的曼妙,甚至这脾性,也不如织音温文婉约。凭什么能够这么自信,以为他一定只会喜欢你?

  斗大的泪珠跌入河水,迅速匀开不见。

  水若善将手里破碎的荷船轻柔的置于水上,拨动河水,让它顺流而下,她动了动唇,带动脖颈几欲开口,却最终无声的道,走吧,飘远一点,带着我的喜悦期待,痛苦伤心,带着我未来得及开口的喜欢,飘得远远地,越远越好,越远……越好……

  “荷船破了也不用这么凄惨吧!”符冥音尾随而至。刚才水若善与他擦身而过,竟没有看见他。

  “破了?破了?破了?哈哈。”水若善又哭又笑,“不是。是碎了,都碎了,碎了一地。”她喃喃的重复着,那不是荷船,那是她这颗心。这颗摔的乱七八糟的心。

  想想水若善又自嘲的笑了,哪里还算得上是她的?这颗心生在她体内,长在她体内,为她的生命整整跳了18载,如今的一角一落却都刻上了别人的名字,哪里还容得下她,这般激情的狂跳,也都不是为了让她活着。

  真是奇妙,同样的一颗心,不同的快慢频率,却让她感受到了万般种的感觉,喜悦的时候它跳着,期盼的时候它跳着,难过的时候它跳着,痛苦的时候它也跳着……却偏偏,只是因为那里有殷王,它才肯这样欢快的跳着。

  只是喜欢罢了,却怎么会主宰了她生命的源头?

  符冥音扶起水若善,整整她凌乱的衣衫,又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水,“好了好了,别哭了,不就一个荷船嘛!碎了就碎了,我赔你十个还不成!”符冥音自始就对水若善有好感,她丰富的表情,夸张的行为,让他从见第一面起就喜欢她,他遇到的女子,从没有一个如水若善这般的真性情。

  水若善透过泪眼凝视着符冥音,他在逗她开心,好像见不得她受委屈,脸上的手也好温暖,却是这样的举动让她觉得更加委屈,从默默地流泪到低声啜泣,她想家了,她想疼她、宠她的家人,他们从来不让她受委屈。

  符冥音眼看水若善越哭越凶,又无奈又好笑,轻抚着她的发,“越说你还越哭,谁家的姑娘家像你一样,哭的这么丑?”

  温柔的话语,轻缓的动作,天地间只剩下符冥音的一款柔情。

  一阵凉风吹过,激起水面千层波。

  水若善突然扑进符冥音怀里,埋在他的胸前放声大哭,符冥音措手不及,短暂的失神后,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前所未有的激动与兴奋,同时他却也发现,水若善的身子在无力地下滑,环抱住她,他甚至相信,只要他放手,水若善就会失去依靠,瘫倒在地。

  此刻他再怎么糊涂,也不会相信她只是为了一个破烂的荷船哭的这么伤心。

  符冥音望着远处已经只如豆般大小的破船,了然于胸,荷船会是什么,他知道,但是不愿接收荷船的人是谁,他却不得而知。

  “没关系,有我在。”符冥音轻拍水若善的背,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会说出这样一句话。但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意思,他在说不论发生什么事,都有我陪着你,此刻他有多么认真的在说着这句诺言,却是只有他一人知道。

  河边的两人谁也想不到,这样柔情暧昧的相拥,正落入远处站在树下的殷王眼中,他懊恼的重击身旁的树干,顿时手背血肉模糊,光秃的树却是连树叶也早已掉光,终是无法回应他此刻复杂的心情。

  水若善,你叫本王如何信你?

  今晚的夜,黑的犹如散匀的墨汁,没有一丝漏网的白隙,这样无边的黑暗总是带来无尽的失落与沮丧。

  殷王立于院中,伸手抚摸身旁的枯树,这是一株枯梅树,当年他还住在宫里,寝宫里种的就是这大片大片的梅树,往来年交替之际,红梅花妖娆绽放,他总是认为,梅花遇寒坚挺,似是在告诉他,受得住孤独才能独秀一枝,立于绝境才能傲万物!直到皇兄登基,他被封爵,离开皇宫时亲手挖出这株梅树,移植到这里,却不知为何,如此顽强的生命竟一夜间成了枯木朽枝。

  可他却不曾忘记,受得住寂寞才能一枝独秀,立于绝境才能傲万物!

  “王爷,您想怎么做?”简谦立于殷王身侧。刚刚他有种错觉,黑的令人绝望的夜空正在无情的吞噬他们的王爷,情急之下,问了不该也不容他问的问题。

  果然一片沉默。

  殷王依然轻抚着这棵树。那一夜,如水的月光下,水若善挥舞着树枝,泄愤的鞭打的正是这株他最宝贝的梅树。

  是从什么时候信她的?

  殷王回想这几个月以来的记忆,最初他只是想要利用水若善,拗不过她的要求,陪她去她想去的地方,吃她没吃过的食物,给她买她想要的东西,看着她什么形象也不顾的开怀大笑,暗自因为她闹得一些笑话而无奈,时不时因为她的无赖讨好而妥协,甚至纵容地陪着她胡闹逛妓院。

  殷王叹了口气,重重的合上眼。他相信,打从知道她是水若善起,他就相信,没有再怀疑过她的身份,不只是因为聚音阁消息的准确性,而是她表现出的单纯清澈,那么真实!那么透明!叫他,怎能不信!

  “王爷,人到了。”简敖身后跟着一位身材娇小的人,整个人裹在黑色的披风里。

  “奴婢小杏见过王爷。”此人正是织音的婢女。

  殷王睁开眼,依旧是满园的黑暗,“你可听过水若善这个人?”

  小杏略一思索,“回王爷,没有。”

  “那你可知水寂青有个妹妹?”

  “是的,王爷。南音小公主曾向织音公主提过,水寂青有个双生妹妹,叫水寂兰,七岁时不幸夭折。水家很是疼爱这个女儿,没曾想早早的给没了。”

  正如织音所说。

  双生……就水寂青与水若善的样貌,双生?任瞎子也不会相信。

  混进水家的密探并不是挖不到水若善一丝消息,而是,她根本就不是水家小姐!

  殷王贪心的想要一丝希望,不惜冒着让小杏暴露的风险,一定要亲自确认。

  这样的结果,还怎么自欺欺人,又何必再自欺欺人。

  “都下去吧,本王……再想想。”

  简谦费力地捕捉到殷王的这句话,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听到过,那声“再想想”,太轻,轻的仿若风中的羽毛。他直直的望着殷王,那坚挺的背影竟是从未有过的落寞。这个杀伐决断、心硬手辣的人竟如此犹豫不决。

  只是一个来历不明混进王府的细作,何须要这样难断!

  英雄气概与儿女情长没有天时地利,所以只能二择其一不可兼得。

  否则,宏图霸业任一普通女子即可摧毁,更别说是一个深藏不露的水若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