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二十章 大碁端仁太后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5378 2020-04-12 23:39

  时间就在这注满空气却超感窒息的静默中流淌而过。

  阴霉的肮脏牢房中央,吊着衣不蔽体、遍体鳞伤的水若善,鞭痕交错的下身浸在泛着腥臭味的盐水之中,她深深地埋着头,披头散发遮掩了所有的表情,一动不动,微弱的浅薄呼吸似有若无,竟看不出是醒是昏。

  行刑的几人分站两排,斗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谁也不敢抬手去擦,虽然他们都惊讶,这个看似瘦弱的女子累的他们疲软气喘却自己吭也没吭一声,但他们更担心的是殷王会不会一气之下,迁怒于他们。

  所有的人都在等待殷王的指示,后者却静静的坐在角落里,右手的掌心贴着右腿膝盖,食指一下一下的点着腿面,她把自己当尸体,再打也是徒劳,只是没想到,骨头竟然这么硬!

  符冥音手下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人,没来历没身份,查不到抓不住,这个人,真是一刻也不能小觑。

  “王爷,该上朝了。”蓝奇真不敢顶风冒险,却还是得开口提醒。

  “嗯。”殷王未见怒色,步下高台,向外走去。就在牢房门口站定,回头看了一眼水若善的“尸体”,轻声吩咐道:“继续用刑。”

  就算无功也不能让她舒坦的呆着。

  可是他似乎忘了,就算只是吊着,那也绝不舒坦。

  殷王跨出脏臭的牢房,深吸一口新鲜空气,重压的夜空还是墨般的黑,轻抬起头,她竟然在无休止的毒打中熬了一夜!突感冰凉的液体滴在脸上,轻轻绵绵,视线所及,借着廊边通明的灯火,晶莹明亮的银屑翩然下落,殷王伸手盛接,凉凉的触感被手心的温度盖过,滴化成水,今年的雪下得真早!现下才初冬!

  难怪总觉得今年格外的冷!

  可惜看不见那大片的傲雪红梅了!

  殷王收拾起情绪,洗漱着装上朝。

  庙堂之上,高呼三声万岁。今日最重要的奏本,是殷王情深恳切的请婚书。朝堂之上,有反对的、有赞同的、有中立不分派的,却都只敢在心里表态,台面上各个埋着头缩着脖子,恨不得脚下出现一条裂缝钻进去,只求皇上不要点到自己头上。

  皇家三人中,只有九王爷赫连舒好糊弄;殷王心思深沉莫测,手段狠辣残忍,他们不敢惹;当今皇上执掌天下,操生杀大权,他们又不敢逆。

  赫连晔高坐龙椅,被殷王的请婚打的是措手不及,这可不如民间嫁娶般简单,三国之间从未出现过皇族联姻,准或者不准,岂是这么简单地一句话!他扫过台下众人,各个缩的这么明目张胆,他想借众臣之间意见相左的机会来个顺水推舟、容后再议,却不料这些人躲得比他这个皇帝还快,他暗自腹诽:官做久了,一个个都磨成精了!

  可转念一想,殷王没有提早向他通气,选在这大殿上直接奏报,可不正是看准了这点,逼得他骑虎难下,不得不准奏。

  赫连晔轻叹一声,不就是怕他继续唠叨,知道以后又刨根问底的。不行不行,这事得再合计合计,逼他没用,这个女人身份特殊!

  最后这桩婚事还是被赫连晔硬着头皮判了个容后再议!

  殷王前脚步出朝堂,后脚就有一左一右二人上前拦截。

  “奴才见过殷王殿下。”皇上身边的方公公。

  “奴才见过殷王殿下。”服侍太后的桂公公。

  二位公公互使了个眼色,当差真不容易。

  殷王对着方公公说道:“太后召见,公公只要向皇上回一句本王心意已决,即可。”说完,随着太后身边的桂公公离开。

  端仁殿里,住的是这个皇朝辈分最高的女人---端仁太后。也是先皇的皇后,更是殷王兄弟三人的生身母亲。

  端仁殿,曾经是端仁太后还是皇后时的寝宫,新皇登基,太后将这里改名端仁殿,并未迁居,而是将本该是太后的寝宫派给了当今皇后。仅凭这点,就看得出当今太后是个随性而为的人。

  一道一道的长廊,殷王自小到大不知走过多少遍,即使闭着眼睛,他也不会踏错一步。

  小时候,兄弟三人中,他是最皮的一个。经常撒开了腿满皇宫乱野,每到传膳时,他又会焦急雀跃的蹦跶在这条去端仁殿的路上,路的尽头,是他最爱的母后,是最疼他、最宠他,温柔的帮他拭脸笑骂他疯小子的母后。

  如今,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早已封存在他的记忆中,曾经的岁月,也没有值得留恋的一情一景。殷王不慌不忙的踏着每一步,心如平湖般激不起半分波澜,这么多年了,他终于做到了不喜、不悲!

  桂公公迈着小步子小心的跟在殷王身后,歪着头偷偷地打量殷王。曾经的五皇子仗着皇后的疼宠,什么使坏捣蛋的事没有干过,大家都认为他长大后会是皇家的二世祖,却不知道因为什么,突然就变成了如今这样的性情,还一路立下赫赫战功,成为闻名天下的“天将”将军。

  桂公公算了算,殷王回京已经快要小半年了,却从没有见他来给太后请安。

  “太后,殷王殿下到了。”桂公公急步上前,服侍榻上假寐的太后起身。

  “臣参见太后。”殷王恭敬地下跪行礼。

  他摆正的是“臣”这个身份。

  榻上的女子抱着暖壶端坐着,之所以是女子,是因为端仁太后真的如芳华二十的女子一般,岁月的痕迹没有侵蚀这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当年的天下第一美人如今亦如当年,柳眉朱唇,秋水眸,完美的鹅蛋脸,经过年华的沉淀,全身散发着雍容华贵、高雅的气质。

  “哀家不请你,你是不是都忘了还有哀家这么个人?”柔软的秋水眸闪过一丝锐利。

  “臣不敢。”殷王依旧端的是良臣的架子。

  “不敢?哼!你有什么不敢的?”

  “回太后,臣不敢告诉桂公公,臣真不愿踏入这端仁殿。”

  “怎么这会儿就敢了?”

  “还得谢太后赐予臣胆量!”

  “赫连静,你是哀家生的,想什么哀家会不知?”

  “太后英明。省了臣一番口舌。”

  只听“哐啷”一声,吓得桂公公双腿一软,殷王仍然跪的笔直,太后将伸手可触的所有东西扫落一地,声声拔高:“赫连静,哀家是你的生母,是当今太后,你这是什么态度?”

  “你当哀家不存在,哀家已经纵容你到这种地步。”

  “这冷嘲热讽的做给谁看?”

  “少用你这种幼稚的报复手段跟哀家作对。”

  “你别忘了,你还是哀家的儿子,别让人骂你不孝!”

  儿子?殷王肚里冷哼,你知道什么是儿子?你会写吗?

  好一会听不到骂声,殷王凉凉的回了句:“太后教训的是。臣谨记。”

  “啪”清脆的耳光打落殷王的面具,刮得殷王左脸大片赤红,和着尖利的指甲留下几条清浅的血道子。

  好大的报应啊!他拎着水若善狠打,太后就揪着他打。

  端仁殿内静的异常。没有人敢上前劝说太后。

  殷王勾唇轻笑,受不了别人的反抗,恼羞成怒了!

  半晌,端仁太后找回了高贵的气质,“你请的婚哀家不准。哀家会给你觅一门更好的婚事。”

  “回太后,这事得由皇上做主。”

  “这事哀家说了算。”

  “回太后,后宫不得干政。”

  “哀家只是为自己的儿子主婚而已。”

  “回太后,臣的婚事牵连两国邦交,您做不了主!”

  “赫、连、静!”

  “若没有其他事,臣先告退。”

  殷王迅速起身,袖袍一甩,径直离开。觅一门更好的婚事?真是可笑,你会关心这种事?你是怕我做大威胁到你如今的权力吧!

  几年未见的母子,竟连一句问候也没有,上来就是剑拔弩张的气氛。

  殷王站在这曾经最温暖的端仁殿,心下一片悲凉,小时候其他皇子使劲了力气拔尖争宠时,他就独享所有人的疼爱,得天独厚,嚣张不可一世,他曾经以为他会陪着最爱的母后笑闹一生,是否那时他预支了太多的幸福,以致如今幸福是什么感觉也早已记不起来。

  殷王放眼望去,漫天的雪花大片大片飘落,灰霾的天空压的皇城低矮欲催,真不知是此情应了此景,还是此景生了此情。

  总之......殷王苦笑,怎能不悲?!

  又奈何如此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