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四十章 故人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3472 2020-04-12 23:39

  吞并了载罡,是普天同庆的大事。

  挂帅凯旋的九王爷赫连舒在朝堂上受了军功得了嘉奖,下了朝就迫不及待的往自己五哥府里跑。这几年赫连舒性子改变了很多,他不再像以前一样留连烟花之地,他娶了正妃,刻苦耐劳的在军中受操练,唯一保留下来的就是那种大男孩本性,心思简单不善权谋。

  “五哥五哥,我这次出征你还满意吧。载罡整个一野蛮民族,他们真的是从上到下都是勇士,太无畏了,他们好像什么都不怕。”

  “因为他们信仰天山,这就是神给他们的勇气。”

  “他们有个屁神,被杀的杀俘的俘,他们的神还不知道在哪。”

  赫连皇家兄弟二人踱步到这里听到凌厉的鞭声,那种长鞭抽打空气的刚猛声音令九王爷格外好奇。他循声望去,一个高大的女子正在院中飒爽的挥舞着她的九节鞭,旁边廊下悠闲的坐着两个嗑着瓜子观赏的人。

  赫连舒跃跃欲试跳进院中,想要徒手去接鞭,珑叁的鞭子挥舞的干净灵敏,一躲一攻,游刃有余,赫连舒被激发了斗志加强了攻势。

  眼看这两人越打越不顾分寸,廊下的女子吩咐道:“叁姐,别伤了人。”

  九王爷赫连舒咽不下这口气,他不信他一个经过几年磨练的军人打不过一个女人。

  珑叁收了攻势转为防守,九王爷当下恼羞成怒,出掌招招重手。

  当殷王上前阻止这已经上头的九王爷时,殷王妃正好走来。她驻足停顿了一下,没有想到殷王和九王爷都在这里。简单的招呼了一声然后说明来意。皇后娘娘邀她去游湖赏花,她就想来邀水若善作陪,这姑娘自从来了王府几乎每日都呆在这个院子里。

  殷王妃符织音的柔善淑德一直是人们称颂的品质,她对水若善表现出来的友好照顾反倒让水若善望而生畏。她正打算拒绝殷王妃的邀请,一旁的赫连舒几个箭步走过来扯着她的手臂,紧紧的盯着她,疑惑的眼神在她露出的半张脸上反复打量,慢慢变的不可思议。

  殷王知道这个年少时为了她情窦初开的少年轻易的认出了水若善。

  “若儿,你是若儿吗?你就是若儿对不对!”赫连舒不停的摇着她,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水若善在他眼里看到了惊喜、难过、迟疑各种情绪,她不知道在当年那些事情以后,她还能不能再以一颗单纯的心思来对待赫连舒。

  水若善迅速拍掉九王爷想要摘下她面纱的手,怒喝一声:“赫连舒!”后者却像是得到鼓励一般,兴奋的一把抱住她,呼吸急促的说不出来话了。水若善记忆里的赫连舒就像现在一样简单情绪化,她无措的被他抱着,曾经与赫连舒嬉笑打闹的记忆迅速涌入脑海,她慢慢的抬起手,拍打着他的肩膀安慰他。

  殷王看着相拥的二人,却莫名的生出一种温馨的感觉。

  殷王妃这才知道这个她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谁提起过的姑娘,居然是两位王爷的旧识。她早就忘了,眼前的这个水若善曾经就是她的无心之语揭穿了她的身份。

  过了一会儿,赫连舒放开水若善:“你为什么还活……那时候你不是被五哥……我一直以为你已经……”

  水若善侧头看了殷王一眼,时隔三年,不是你却是赫连舒,见面以后问了一句“你为什么没有死?”但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额间这朵花……”赫连舒不由自主的伸手,在即将摸到时被水若善挡下。后者却自始至终没有回答他一个问题。

  最后在赫连舒自作主张的情况下,皇后娘娘与殷王妃的游湖变成了一大帮人的作陪。

  在富丽的皇宫内院,有一大片人工湖,这整片湖是劳动人民一点一点凿出来的,湖水通过地下从皇城外的护城河里引进来,又从另一边的地下引流出去,工程如此浩大,可见当时的劳民伤财。

  殷王妃带着几个人来的时候皇后娘娘沈妙颜还是表现出了一瞬间的惊讶。她没有想到九王爷赫连舒会来,更没有想到每每回避她的殷王会来。她从小喜欢到大的殷王这些年从来不正眼瞧她,却为了陪他的王妃来赏花都不避着自己了。

  沈妙颜想到这里就忍无可忍。

  她怒喝一声:“见到本宫为什么不退下面纱?”水若善在这时候就显得是个软柿子,殷王夫妇,九王爷赫连舒对皇后来说,她都不好莫名发火,但是水若善不以面示人正好可以让她借题发挥。

  水若善不急不躁回到:“民女面容丑陋,恐惊了皇后贵体。”

  “掀开让本宫看看有多丑陋。”

  水若善却站的笔直,静静的与皇后眼神对峙。

  “皇嫂。”九王爷一看气氛变的有点紧张,赶紧上前想帮水若善解围。

  皇后沈妙颜从小娇生跋扈,嫁入皇家封后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赫连舒她是从小欺负到大的,“怎么,你这种态度本宫治不了你一个大逆不道之罪吗?”

  水若善有点踟蹰,她不想摘下面纱却又不想因为这点小事惹上沈妙颜这个麻烦精。就在她无奈的抬手之际,殷王跨一步整个人挡在她面前,他用手包裹住她抬到半空的手,回道:“皇嫂,这是我府上的贵客,面有残缺,从来不露真容,不好让她觉得我们皇室强人所难吧。”

  皇后娘娘嫉妒的火苗越烧越旺,好一个殷王,万般宠着殷王妃不说,现在还护着这个来历不明的丑女人,好像只有她,不被殷王看在眼里,这么多年他从来不给她丝毫温情,沈妙颜握拳的指甲已经嵌进掌心,这些纠缠在殷王身边的贱女人都该去死。

  总有一天她要把她们都送去地狱,她要让赫连静只属于她一个人。

  水若善整个被罩在殷王后背的阴影里,她小心翼翼的抬头直直的盯着殷王的后脑,她以往很少看到,殷王宽肩直背真的很挺拔。

  殷王妃适时的站出来挽上沈妙颜,边走边安抚带她上了船。

  水若善突然惊醒的从殷王手里抽回自己的手,是她忘了,她与殷王之间至少还隔着一个殷王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