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水若善守擂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4655 2020-04-12 23:39

  盛风的秋猎分为三个进程,从建制到如今没有一届特例。耗时最长的是第一阶段,每年想要入围武状元选拔的人大有人在,这第一阶段便是初试,采用的是单场淘汰及循环淘汰两种赛制,大部分外家功夫不济之人就在这一阶段被淘汰,通过初试者便可以确定会进入军营之中进行操练。

  所以初试是最繁冗也是最无趣的。

  水若善姗姗来迟,几步之外她看到自己的位置上坐着赫连暮,这个孩子各种找机会腻在自己身边,各种钻空子想要自己收他为徒,水若善抬头看了眼殷王夫妇的方向,正看到殷王妃低头为殷王斟酒的样子,垂眼低眉间尽是恬静的温柔。

  旁边的赫连静自那莫名其妙的一晚后,就再没有与她有过交集,水若善甚至有种那晚的殷王是他人假扮的错觉。

  符冥音几步走下高台,走到水若善身边,牵着她一路回到自己的主位上。水若善回过神的时候,拉住前方牵着自己的符冥音。

  “你想通了?”自符冥音知道她的身份以后,水若善能感觉的到他忽冷忽热的态度。

  “从现在开始了解你,还不晚吧?!”符冥音一直心心念念着水若善,只是几年前是萍水相逢,几年后是物是人非,他一时间难以接受那个率直随性的水若善与如今这个内敛沉默的人是同一个人。但他这几年对水若善的一腔执着却也是真真切切的。

  水若善被符冥音执意安排在自己身边坐下,这种地位大家都心知肚明。

  虽然有时候犯傻,但她一直就是个聪慧的人。她知道,符冥音在她与殷王的关系上,心里依然是怀疑的,就像殷王对她与符冥音之间关系的猜测一直存在一样。

  “师傅救命”

  “暮儿”

  随着赫连暮和殷王妃同时发出的叫声,水若善从自己发呆的情绪中回神,正看到擂台上的赫连暮被抛掷空中,她知道赫连暮口中的师傅叫的是她。

  但是与她何干,这里生他养他疼爱他的人这么多,还轮不到她来管。

  千钧一发之际,水若善一跃而起,飞下高台的一瞬间长尺白纱自袖中卷上即将落地的赫连暮。

  一时间场中群情沸腾。

  赫连静慢她一步起身,直逼水若善手里的白纱。

  一拉一推水若善落地的那刻将赫连暮甩进飞扑而来的符织音怀里。

  赫连静发了狠的握住她操控白纱的手,一双眼死死的盯着她。

  水若善对赫连静这要吃人的眼神真的是摸不着头脑,她救的可是他的亲儿子。赫连静握着她的手还在加力,似要将她这只手捏碎。

  忘恩负义。水若善也被激的恼火了。

  “什么意思?”擂台上的人指着台下这几个人发问。

  赫连静生气的从水若善手里扯过白纱,转身对擂台上的人说:“我来。”

  水若善抓着他不让他走,疑惑的眼神在殷王两眼间打转:“做什么?”

  这时擂台上的人说话了:“刚才救人的分明是这位姑娘。在座的各位应该看得很清楚,那就得这位姑娘来守擂,这可是国主也不能改的规矩。”

  “那就是你们眼瞎。”赫连静才是众目睽睽之下睁眼说瞎话。

  “水姑娘”站在擂台边上的主事人说道:“可能姑娘还不太了解擂台的规矩,那我便在此给姑娘,也给在坐的各位再陈述一遍,一经打擂,死生不计。若中途有人想要弃权,不死不下台。若有人截擂,那截擂者将进入守擂状态,也就是不再遵循之前的赛制,而是其他人向守擂者挑战,直到守擂者死亡,胜出者继续守擂。而姑娘刚才从擂台上救人这种行为,就叫截擂。”

  水若善顺着殷王的手一使劲,将白纱那头还躺在殷王妃怀里的赫连暮拉回手里,她发狠的掐着他的脖子,“小小年纪没想到你这么狠毒,要不是念在你还是个孩子,你以为你能算计我什么,别以为你那些自以为是的小把戏别人看不穿,欠管教。”

  水若善一松手,将赫连暮扔到地上,殷王妃抚着被她掐过的脖子,抱着他的儿子用那种怨恨的眼神看着水若善。这个狠毒的女人居然这样对待她的孩子。

  还有赫连静,暮儿也是他的儿子,这个女人掐着他儿子的脖子,他却无动于衷,甚至还想要替这个女人去守擂。他这样对待他们母子,让她好恨,恨这个女人,也恨殷王的不公平。

  那是因为赫连静知道,水若善面狠心不狠,她是绝不可能伤害赫连暮的。

  “不能去。”赫连静跨过一步,挡在水若善身前。

  水若善刚才被激起的那股火还憋着,侧过身向前走。

  “你的身体你自己心里没数吗?”水若善疑惑的看着赫连静,她的身体她自己肯定心里有数,但是说出来这句话的赫连静,他到底是知道什么?

  水若善恼怒的越过他,执意向擂台上走去。

  他才发现,水若善这样执拗起来他真的没有办法。

  赫连静无措的看了一眼波澜不惊的水寂青,后者微微笑着冲他点了点头,他对这兄妹二人在做什么摸不着头脑,相比之下倒显得他有些乱了方寸。

  水若善从容的提着自己的裙摆,不紧不慢的走上擂台,然后冲着擂台上的人行了个女子的礼仪,嬉笑般说道:“死生不计吗?我很喜欢。”

  “好大的口气啊!擂台过招,可不分男女。”说话间便向水若善攻去,后者一个闪身便躲过。

  “你这句遗言不怎么有意义。”水若善主动发起攻击,身法快的别人还没有看清,擂台上的人便被她扭断了脖子。

  然后越来越多的挑战者上台攻擂。

  水若善虽然内力深厚,但是几年前的重创让她身体留下了旧疾,她的拳脚功夫,她的体力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好。

  这种车轮战她真的有些吃不消。

  水若善越来越力不从心,看出端倪的符冥音宣布次日再战。

  令符冥音始料未及的是,赫连静会因为水若善来找他。他看着坐在面前为水若善规避所有风险出谋划策的殷王,他不得不防备而且嫉妒。

  堂堂大碁殷王,真真的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虽说身份上与他是一下一上,但是当真他还是要对这殷王礼让三分敬若上宾。就是这么个人,居然主动跑来给他献计,为了保全水若善他真的是连他殷王的骄傲也可以放下。

  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抛开这点不说,殷王说的倒是句句在理,如果水若善能够守下来,那他盛风今年的秋猎将会失去多少可以充兵的人才。选拔一些好苗子进军营,可不比选武状元来的严苛,照水若善这样杀下去,那些还算有潜力的全被她拦截在擂台上了。

  倒是可以如殷王所说,先将第二阶段的狩猎提前,让这些人在猎场里一较高下,只准猎杀牲畜不得杀害人命的规矩,能帮他保住大量的人力,剩下的人再进入第三阶段,这时候就是真正无限制较量高下的阶段了。

  确实祖制上并没有规定,一旦进去守擂赛制不能更改赛制进程的规矩。要想打破当下这个僵局,保住一些人的命,保住水若善的命,这确实是一个最好的解决方法。

  但是这个方法,谁提出来符冥音都可以接受,就是不能是殷王,他与水若善是什么关系,一直是他的心结,冷漠绝情的殷王会只是为了担心水若善来他这里献策?

  赫连静与织音成婚并且孕育了赫连暮的这些年,他也没见过这殷王何时有过喜怒外泄的情绪,今日却将对水若善的担心这样毫无保留的摊在他的面前?

  他不信,这其中必有阴谋。说得倒好,这样一来可以减少死亡,但是死的人越多,扩充不了兵力,不是才更是他殷王喜闻乐见的吗?

  就只是为了保护水若善,可他知道的殷王并不是这样的有情之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