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十四章 水家主水寂青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4486 2020-04-12 23:39

  此时回府的路上,只剩下殷王与水若善二人。

  水若善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她大胆痴迷的望着月光下熠熠发光的银辉面具,她知道面具下是那张连仙人都企及不上的脸,她低下头傻傻的笑着,可她更喜欢刚才的殷王,话多毒舌,慢条斯理的讽刺对方,气的别人干瞪着眼,无话反击。这样的殷王让她觉得更加接近,不像他沉默寡言时,总是有种疏离遥远的感觉。

  二人刚转进巷子,管家张凌就急匆匆的跑来,“王爷,府里来了位客人,自称水姑娘的大哥。”

  殷王挑眉,来的还真快!

  水若善的笑容就这样硬生生的僵在脸上,所有的好心情刹那消散,她定定的望着殷王的眼睛,试图从那双完美的凤眼中扒出哪怕一丝丝的惊讶,可惜没有。怎么会有哪?他是知道的,知道水寂青会来,甚至是他想让水寂青来。

  殷王最终还是选择了水若善最初为他设想的那条路。

  为什么还会这么揪心、这么失落?这种情况不是早就预料到的吗?可是,这段时间以来,殷王对水若善的态度让她以为自己可以有些许期待,却没想,终究还是一场空。她始终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可是再多的想象也永远比不上真实来临时的冲击大,她曾经预演模拟过无数次的失望还是没有这一刻这么深沉厚重。

  殷王与她四目相对,水若善的一双眼依然如初见时那般,黑的幽深,比这无尽的夜还要深邃,那里的眸光,亮的胜过夜半的灯火,照的他开始有些发慌。殷王理智的压下心绪,假装镇定的错开视线,同样是那双眼,他竟莫名心虚的有些不敢直视了。

  水若善闭眼,咽下口中的苦涩,再睁开眼,又是那张天真的笑脸,笑着大步跑远,“我去见大哥。”

  殷王收起复杂的情绪,复又重回冷漠。水若善,除了皇兄与老九,为了这天下统一,本王万物皆可舍,就算你知道本王想要利用你,又如何?如此一来,还省得本王跟你拐弯抹角。殷王握掌成拳,紧随水若善身后。

  “大哥—”人未至,声先到。

  水寂青迅速从椅子上弹起来,急匆匆跑到她的身边,左左右右,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检查一番,才大叹口气放下心来,抓着她的肩膀使劲摇使劲的埋怨:“谁让你乱跑的,你知不知道为了找你,家里都乱翻了。”

  水寂青看到殷王越过他们,坐上厅中上位,他上前行礼道:“草民水寂青见过殷王殿下。”

  水寂青面貌普通,很是平凡,只是那双眼时刻泛着商人的精光,水家商铺遍布三国,紧靠这一人撑起如此庞大的家业,可见这人的世故狡猾。

  “嗯。不必拘礼。”还算有一个知道礼数的,他可从没见水若善行过什么礼!

  “草民这次冒昧来访,是来找家妹的。承蒙王爷这么久的关照,草民在此感激不尽。明儿……”话未说完,就被殷王打断。

  “本王将若儿视做妹妹一般,你别草民草民的,听的本王别扭,随意就成。”

  妹妹?水若善的心还是不由自主的抽痛了一下。

  “谢王爷。我这妹妹啊,一不留神就给溜了,家里为了找她,都翻了个底朝天。明儿个我就得带她回去了。”

  “明天?”水若善急了。

  水寂青瞪她一眼,压低声音说道“你不想回去,我还想要命哪!那个死妖人要是知道我没把你带回去,他一定会剁了我的!”

  “怕什么,有我哪!他不敢乱来。”水若善昂首拍胸向他保证。

  水寂青翻着白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记仇的样儿,现在正到处追杀萧豫。你老实说,是不是你让萧豫瞒着我们的,要不然,他怎么可能查不出来你在殷王府。”

  “呃……”水若善心虚、哑然、低头。

  “咳咳”殷王假意的清了清嗓,“本王倒是觉得,这女子也应该多出来走动走动,像若儿这样被你宠的太过单纯,很容易被有心人欺骗。”

  “若儿想做什么,我定不拦着。只是他那个青梅竹—唔,马……唔……”太难缠!

  青梅竹马?

  “水寂青,你给我闭嘴!”水若善气急败坏的捂着他低吼,大气都不让他出。

  青梅竹马!

  水若善小心的窥了一眼殷王的脸色,却被一张面具遮挡的严严实实。

  好你个水若善!还有个青梅竹马!

  “本王累了,二位自便。”殷王顶着突突狂跳的青筋,甩袖留下一阵强劲的寒风向内堂走去。刚刚在巷口所做的心理建设立时崩塌。

  水若善喜欢美男子,这一点光看她每每盯着他流口水就知道了,这个青梅竹马必定长的好看,不然她肯定看不上眼。水若善一直呆在水家,难不成她的青梅竹马也住在水家,他们同吃、同玩、同住,甚至同睡?!等等,殷王突然想起第一次逛街时,水若善说娃娃亲就是娃娃时成的亲,他当时还以为她脑子不开窍,该不会......她真的在小时候成了亲?

  该死的水若善,你当本王是什么?殷王重重的踩着地面,仿佛脚下就是水若善笑的无辜的脸。

  突然之间,王府的空气变成了超强的低气压。谁也不知道冷面霜眉的殷王为何变得暴躁易怒,却任谁也感觉得到他处于爆发的边缘,下人们都颤颤巍巍,谨小慎微的伺候着,甚至连朝上凡是接触过殷王的人也都受到了牵连。不过王府里的人却也发现,平日里爱缠着王爷到处玩的水若善消停了,随时随地聒噪着王爷的水若善也沉默了,殷王对她爱搭不理,甚是厌烦。看在他人眼里,正是这二人在闹不和。

  真稀罕!冷漠如殷王,又跟谁闹过这样小家子气的矛盾哪?!

  水若善对殷王这突如其来的冷漠一头雾水,可她还憋着殷王要见水寂青的委屈,她太明白,殷王一来验证了她的身份,二来要借她拉拢水寂青,早在她亮出身份以前,她就已经料到了如今这样的情况,可她还是不甘心,就不能是因为喜欢她才要见她大哥吗?哼,你不理我我还不想理你哪!

  这样胶着的局面一直持续到陆行大步流星的跨进王府,急匆匆来报:“王爷,监视水家的人都死了。”

  “都死了?”

  “一个不留。包括一路尾随水寂青上京的潜先三人。”

  殷王手下有两支精锐小队,一支是由简敖指挥的轻骑二十五,这些人,都是早年殷王领兵打仗时,亲自从军中挑选的好手;一支是直接受命于殷王的潜先十七人,这十七人隐于暗处,进行私下活动。

  “有线索吗?”

  “干净利落,下手准狠,应该受过专业的训练。”

  “水寂青哪?”

  “除了查账,就是陪着水若善游逛,没有见过可疑的人。今早辰时离开了京都。”

  殷王拍合手上的折子,水寂青这个人,何等的小心。凡是打入水家的探子,不知是他早已发现还是他不重用外人,总之没有一个人接近水家的核心,甚至是连水若善这样一个大活人的蛛丝马迹也抓不到。他会如此张扬的杀掉这些人?

  “简谦,你看呢?”殷王食指规律的敲着手中的奏折。

  “王爷不是已经有主意了!”简谦垂眼肯定的反问,能够如此不避讳的揣度上意的,也就只有简谦一人了。

  殷王点点头,“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可是这件事,却让殷王从焦躁的情绪中清醒过来,如今他要做的只有统一天下,绊脚石,他要除;垫脚石,他就踩;水若善如何,与他无关,他要的,只是水家的态度。他不该因为一件小事而错过了会会水寂青的机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