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再说那年以后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5317 2020-04-12 23:39

  宏碁四年三月,载罡部族上年遭遇冬害,资源缺乏频犯盛风边境,盛风兵弱,堪堪抵挡,幸得殷王铁狼军相助,大败载罡。大碁军队迅速回国,不沾盛风一草一木,从此三国相安相平。

  宏碁四年五月,享誉天下的大碁“天将”将军赫连静迎娶温文婉约的盛风二公主符织音,一纸永修兄弟之盟的协议书是这场皇家婚礼的第一聘礼。

  宏碁五年六月,殷王长子赫连暮降生,这个普通生命的落地有意无意的成为了大碁皇朝宏图大业的推力。

  宏碁五年腊月,普天同庆的新年节中,载罡部族卷土重来,其势汹汹,一路攻城掠地,无往不利。盛风军队节节败退,奉盟主之命前来支援的武林人士抵死相抗,双方僵持三月之后,在一个狂风的夜晚,一小队铁狼军潜入载罡军营,炸毁了随军的油桶,随后的一场短暂小雨更是如有神助,载罡军营顷刻之间红火漫天,残存者仓皇而逃。

  从此三国边境进入混战,不得安宁。

  “不得安宁?各位听官又如何不安宁?坐在茶楼里,喝着热茶,听着精彩的故事,这样的日子还不够安宁?”年轻男子手执长剑,气宇轩昂,跨进茶楼就听到这样一句说话。他抬起头,姣好的容貌令在场的人为之惊叹,刚才说话的人也顿了一顿,看到年轻男子寻了一角落座,便又敲着手中的小鼓开始方才暂停的演讲,一看便是说书之人。

  说书人继续说道:“战争之事,由来已久。只要这天下还是三分之局,战争就不可避免。一山难容二虎,不是?这天下,又怎么容得下三个王者?谁都想争这天下第一,苦的可不就是咱们这些百姓!咱们哪,无平静可言!能坐在茶铺里喝茶,就知足吧!哪天边境顶不住,可不就打进来了吗?到那时,我们再来说说怎么个不安宁?现在,还是听我来说道说道那大碁将军的戎马战功。话说那殷王赫连静......呃......”

  说书之人倒下之时,年轻男子面无表情的从他身上抽出自己的长剑。

  茶楼之中,顿时乱作一团。

  男子仗剑而立,这些人尖叫逃窜的狼狈样看的他心烦,他挥舞长剑,一剑断人命。

  茶楼外站着一名女子与三名男子,紧随年轻男子上马离去,任无辜的茶楼淹没在人迹罕至的血腥之中。他们谁也不敢上前说话。

  如今年轻男子的残暴更胜当年。

  当年的殷王,也是心狠手辣的,不论你有意无意招惹了他。

  如今的殷王,也是残忍狠毒的,却也许与任何人无关,只是他想杀人。

  当年的殷王,阴沉寡言,手段毒辣,却不为所欲为。

  如今的殷王,更加深沉难测,肆意妄为。

  就如,当年的殷王,也许会杀了直面叫他名字的说书人,却也许又不会。

  但如今的殷王,却是包括说书人在内,将整个茶楼屠尽杀绝。

  五人马匹突然加速,一路狂奔,大批黑衣刺客从各方轮番攻击,殷王五人左闪右避,马匹不停地改变路线。刺客的人数还在增加,殷王五人被追至一片诡异的密林边缘,参天的树木望不到顶,马匹突然仰天嘶吼,不顾鞭打执意不肯入林。

  大批刺客聚集,猛攻殷王。马上五人下马迎战,却发现这回的刺客是上几次的数倍,殷王冷笑,真下血本,本王一人的命竟需这么多人前来铺垫。但是这样大批人马轮番上阵的疲劳战术,显然是要拖垮他。

  “入林。”殷王一声令下。五人边战边退。甫一入林,一片浓雾扑面而来,遮挡了所有人的视线,五人紧挨成团,一刻不敢放松。

  周边不停地传来兵器落地的声音,也再听不到刺客追入林中的声音。

  殷王此时仔细的打量林中,除了白雾,竟还有各色雾气,流动漂浮于空中。倘若他什么也不懂,那此刻一定会开口赞叹景致的绝妙,但和景的“百雾森林”四个字硬生生挤进大脑,殷王当下脊背一寒。

  百雾森林,百毒无解,有去无回。

  一时疏忽竟闯入百雾森林。

  各色的雾气不是美妙的景色,而是各种要人命的毒雾。

  刚才进入林中的刺客,想必已经毒发身亡。那为什么他们五人却无大碍?

  殷王不做多想,四人服下蓝奇随身携带的解毒丹,是否有用谁也不知。当务之急是走出这片鬼森林。

  五人寸步不离,一个浓雾就有可能隔绝分离他们。此地阴气重、湿气深,比乱葬岗有过之。地上爬的、树上长的,哪个不是色彩斑斓、剧毒无比?殷王回头望了一眼,已看不见来时的路。高耸的树木是否一样高,不得而知,但是却都一样粗。前后左右,分不清有哪里不同。走过的地方似乎都一样,又或者一直是在原地打转。

  殷王在树上刻下记号,继续往前走,日出日落几番轮换,庆幸的是,他们并不在原地打转,不幸的是,他们依然迷失在这该死的森林中,走不出去。

  百雾森林,有去无回。原来是这个意思,即使没有毒雾,也依然走不出去。

  五人站在原地休息,眼前的景物与走过的地方九成相似,要不是来时的地方标有记号,他们真会以为一直在原地打转。殷王挥挥衣袖,驱散雾气,皱眉问简谦:“你确定这不是八卦阵?”

  简谦的右手缓慢的搓着扇骨:“属下确定不是。这里似乎有迷阵又似乎没有。”起初他也以为这里是以五行八卦为阵,可是走了一截他就发现他们不在原地,不在阵中,他们一直在深入。几天下来,浓雾遮天,他辨不清四方方位,更看不出八门所在。

  “不可能没有。”陆行斩钉截铁的说道,“王爷,这百雾森林是入天山的必经之道。”

  天山?五人对此都不陌生。载罡部族有极强的信仰,奉为神明的就是被誉为“天山圣人”的一脉。天山是载罡境内最高的山脉,山上终年积雪不化,传说每一代的“天山圣子”由上仙选中,赐予神力,救死扶伤,守护载罡。

  殷王不屑的冷哼一声,他可不信这世上有什么鬼神之说。他不信,但是载罡族人深信不疑,既然是必经之道,定进的去也出的来,而且必定深防。

  陆行接着道:“能够入天山、得见圣人的只有族长一脉,而且必须三跪九叩,普通族人连叩拜的资格也没有。要是擅闯百雾森林,就是有的去没的回。”

  “呸呸呸!什么有的去没的回。赶紧摸木头去晦气。”

  几人好笑的摇头看着气急败坏的简敖,多大的人!整天说自己堂堂男人一介武将,竟然信这个!幼稚的要去摸木头!

  三跪九叩?觐见王者也就一拜而已。

  三跪九叩!

  殷王低头看见自己的脚,无比清晰,再抬头看看眼前,茫茫一片。原来如此,不三跪九叩,怎么看得清要走的路?!

  “蹲下。”四人听命于殷王,蹲下之后伏在地上,眼前豁然开朗,高处的雾气虽没有遮挡他们的标记,但是云雾缭绕的环境还是影响了他们对地形的判断。几人蹲在低处,拼命的研究景象的不同之处。

  简敖发现,他所在的方位,八步之遥,有几棵树清明的格格不入,树周寸草不生,树上也是光滑一片,几人移至此处,发现另一方位三步开外是相同的情况,难道这就是三跪九叩之说?

  简谦以为他们终于找到了正确的走法,如此反复,令人懊恼的是他们第一次走回了原地。

  五人彻底走入了一条死路,找不到解法。

  简谦对照树木的不同,三九步数的交替,五行八卦的规律,开始了一天一天无限失败的循环。他越走越难走,越找规律越没规律,最后五人在入林后第五十三天,由殷王的带领,走出了这片令人抓狂的鬼森林。

  当几人看到林外徘徊在原地没有离去的三匹马时,才终于有种重获新生,得见天日的感觉。

  四人崇敬的看着殷王,敬慕之情更胜从前,他们的王爷被誉为“天将”,当之无愧,这天下还没有能困得住他的地方。能投入这样的惊世之人帐下,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

  几人跨上马匹,扬长而去,殷王最后再回头看了一眼困了他近两个月的地方,突然有种惜才的渴望,这个阵,布的精妙绝伦。简谦找不到出口,是因为他太了解奇门遁甲之术,想的越难,自缚的越紧;简敖走不出正确的路,又是因为他不了解五行九宫之道。

  这片森林,其实只是一个巨型九宫图,简单的九宫图,每一宫又分为九格,衍生出数不清的九格,纷繁复杂,最开始他们直线往前,从一宫走到另一宫,始终走不到边缘,后来又在原地绕圈,九格外方内圆,他们绕进了一个小的九方之中。不是九宫八卦阵,而只是九宫与五行的简单相融。树木上的微浅颜色,不是趴伏根本看不见,白青黑赤黄,金木水火土,取其相生一方的方位,逢九分为三三之数,三步开外,定有一个方向是另一种颜色,而不取其脚下的标记。有几次,他们只差一个相对的起点几步之遥,但是始终没有绕回原地,一直朝着同一个方向忽快忽慢的前进。

  至于四方位置,最初他们确实被浓雾遮掩,看不清方向,后来终于发现,固定一面的雾气有规律性的快速流动现象,几经推敲之后,那是太阳升起的一炷香时间内。

  殷王驾马疾行,九宫五行寓意简单,但是算法却纷繁复杂,需要小心谨慎,一步走错就步步会错,再想回头几乎不可能。而且他断定,不论从哪面入林,最终都会兜转至这面而出。倘若有一天能够得见此高人,他定要虚心请教一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