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十七章 各怀愁思之夜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3402 2020-04-12 23:39

  殷王置身这浩瀚的黑暗,却是相融的异常和谐。

  是啊,像他这样的人怎么会奢望一份纯白的温情,他本就该被放逐在孤独的黑暗中,他满身的罪孽,没有人会赤诚着一颗心毫无杂质的对他好,没有人,没、有、人。

  这些年来,他时刻提醒自己,茫茫人世间最丑陋的就是人,最肮脏的正是人性,永远不会背叛永远能够忠心的只有权利,独揽于手中无上的权利,却偏偏,让他遇见了与自己截然相反的水若善,一直以来的坚持被这样一个看似纯洁,实则诡谲心机的人轻易地就给打破了。

  那日,水若善被困于妓院的高台上,他按住了老九的肩膀,不让老九去救,当时他是怎么想的?倘若水若善动手,不再欺瞒他会武一事,自此以后他便全心信她。

  可结果呢?水若善非但没有出手,反被符冥音所救,他除了隐隐的失望她的不坦诚,却没有给她半分的怀疑,更加没有猜疑过她与符冥音之间的关系。多可笑,全心信任!这件事没有让水若善对他证明什么,却只是证明了,他早已经对水若善的一切深信不疑。

  他以为,这次他可以循着光亮,触到温暖,可最终他还是被抛弃,被丢弃在这蚀骨的冷黑中。

  殷王吐出一口孤独的气息,到底,他要被放弃几次?!

  水若善,终是让他失望了!

  殷王苍白的手指拢紧身上的衣袍,今年似乎比往年都要冷。

  “启禀王爷。”陆行三步并作两步,呈上一封密报,“水若善确实不是水家小姐,水寂青已投靠了盛风,水若善是他派来监视王爷的。”殷王久未动作,陆行依然手捧着信,有丝丝的颤抖,接着道“水若善的身份来自聚音阁,属下未放十分之心,因此一直在调查她。”

  殷王依然纹丝未动。陆行一时无措。

  去而复返的简谦单膝下跪,拱手道:“王爷,太过在乎便会乱了方寸,最重要的是,她不为我们所用!”

  话落,殷王突然转身,抬手挥袖,凌厉的掌风隔空砸向简谦胸口,厉声喝道:“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本王?”

  简谦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道血。

  他的话令殷王生生打了一个激灵,自己表现的如此明显吗?在乎?这二字直戳殷王的软肋,他不愿去提,不愿去想,刻意的回避,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何时起对水若善已超出了当初所想。

  正是因为在乎,正是因为信任,以致他失了自己的判断,如此混沌。

  其实,殷王的心里再明白不过。面对水若善,看着那双晶亮澄澈的眸子,他会被它所惑,不由自主的想要去守护,那份不被世俗污染的清明透彻的心灵;可每当静心深思,总又会出现她那令人身心俱颤的凝视,那种强大的穿透力,似要将人扒光看透,哪会是一个深闺不知愁的富家小姐会有的!?所以,他举棋不定、犹豫徘徊,最终感情重过理智将天平压向信任的一方后,却还是走错了这一步。

  殷王怒火中烧,更多的却是悲愤!

  他怒的是,水若善的欺骗背叛,他甚至想要为了水若善改变他多年来精心的计划,却在下一刻发现,自始至终他都是被人蒙蔽欺骗的傻瓜。可他更悲,悲的是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他没有把持住自己,没有坚持自己的冷漠而被她假情假意的笑容动摇,最可恨的是,他自以为掩饰的很好的心情却早已被他人看透,更甚者,隐藏在暗处的敌人也许此刻正在嘲笑他的愚蠢。

  殷王突然转身,发狠的折下身旁的枯枝,紧攥于掌心,受她影响,却又不为自己所用,这样的人,留着迟早是祸害。

  事已至此,倘若继续犹豫,狠不下心,又如何握掌天下?

  他说过,除了他的兄弟二人,所有的一切都要让位于统一大业。

  一个水若善,又有何不同?

  终于,在这个寂静落寞穿心入肺的夜晚,殷王对水若善那还不能深刻为坚贞爱情的微星在乎,消失殆尽!

  符冥音皱眉看着眼前肃严的王府大门,扭头问道:“你住在殷王府?”

  水若善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殷王,她没有把握能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还像往常一样,向他耍赖,缠着他说话,她更加没有信心能笑着看他,能不痛心的问他为什么不喜欢她,能平心静气的道一声恭喜,她什么也做不到,更什么也不想做,她只想睡一觉,睡着了,就会忘记今天见到的一切,不会再伤心,不会再痛心,梦里的殷王依旧无奈的放任、纵容着她。

  她竟然住在殷王府?符冥音炯神的小眼睛暗里闪过一丝疑惑,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水若善,她与殷王什么关系?上次的匆匆一面,他理所当然的将水若善划为赫连舒一类,却没想到,她倒是与殷王更加交好,那个狡猾功利的男人,身边岂会有良善之辈?

  水若善抬头看着殷王府烫金的门匾,就再留最后一晚吧。本就答应了水寂青回家,如今只是提前了而已,这里,已经没有她的位置了。

  一直以来,殷王都是一个人,她能够留在这里陪着他、喜欢他,都是因为他只是一个人,可是现在,水若善复又低下头,他有了喜欢的人,想要娶做王妃的人,她不能再这样自私的留在这里喜欢他,那样的自己,带给他的就不是快乐,而是困惑了。更何况,她没有信心能对自己疼痛的心无动于衷。

  看她迈出一步,符冥音抬手抓住她的手臂,“明天,小河边,别忘了。”

  “嗯。”相识一场,明天就当是与他道别吧。

  符冥音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他倒要看看,自己与水若善的这场相遇到底是不是真的是一段缘?!

  可是世间的事情又有几人能够猜得到想得到,所有的人总不会料到那些具有转折性的意外。

  所以此时谁都不知道,一个小小的河边之约,终将错失在往事的洪流中,不得实现。

  更加不会有人能预知到,这个所有人各怀心思的平凡夜晚,最终会成为各自命运中不平凡的一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