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八章 出府去游玩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4032 2020-04-12 23:39

  京都的街道设计简单、路又直,两边的店铺一目了然,小摊小贩聚集成片,店铺与摊贩互不影响,凹凸有致。川流不息,好生热闹。

  水若善就像飞出笼的小鸟,一路上蹦蹦哒哒。

  “这个叫什么?”水若善趴在一个小摊前,咚咚咚咚的摇着手里的鼓。

  “拨浪鼓,姑娘没见过吗?”摆摊的是一个老实的年轻人。

  “嗯,没见过。”水若善不停地摇着手里的鼓,转过头问身边的人,“你知道它为什么叫拨浪鼓吗?”也不等殷王回答,便将鼓伸到他的面前:“你听,摇起来啵啷啵啷响,啵啷啵啷,啵啷啵啷,哦~这声音怎么这么美妙,啵啷~啵啷~哦哦,好听!”

  殷王对她的蠢样毫无回应,冷漠以对。

  水若善将一串铃铛绕了两圈缠到手腕上,摊主忙道“这是小孩子颈上带的。”

  “正合适!”她完全无视摊主,用力摇着右手的铃铛,声音叮铃铃脆响,“殷王殿下,你说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美妙,哦哈哈,本姑娘决定了,从此以后,此铃一出,尔等速速前来领命。啊哈哈哈!”

  殷王皱着头皮,心说:尔究竟在幻想什么?

  “啊~好~可~爱~这双鞋好小啊!”水若善拿起鞋,放在手里掂了掂,迅速扭腰摆臀跺着脚,“好喜欢,好喜欢。”

  “姑娘,这种鞋叫虎头鞋,是给一岁左右的孩子穿的,这几双都是我家娘子亲手做的,我家胖小子可喜欢穿了!”年轻的摊主热情的脸上配着满是幸福的高昂语调。

  “嗯嗯,要了要了,拿双我能穿的。”

  摊主唰的就愣了,殷王这时间也惊了。

  年轻的摊主傻傻愣愣的外表下不算聪明的大脑此刻高速的运转,幻听?没有,绝对没有。她确实说“拿、双、我、能、穿、的”,合适她的虎头鞋?不是跟她说这是一岁孩子穿的,没听见?没听懂?

  殷王僵硬的面部神经活跃了一下,这就是水寂青劳心竭力教养的好妹妹,多好!这得多么的有知识没常识!也就罢了,没听见摊主说这是一岁孩子穿的,会不会抓重点!

  “姑娘,这个虎头鞋,是给一岁孩子穿的。”摊主端着一根胖食指试探性的强调了一下年龄限制。

  水若善极其认真的点了点头,笑的很开心,“我知道,你说过了,这个这么小我穿不上,我要我能穿的。”

  “可是.......”摊主无奈了,“这是给孩子穿的。”

  “哎呀,我知道!”水若善一拍鞋,倒先不耐烦了,“我不要这个,我要大的。”

  此时的殷王无语望天,简敖半张着嘴在摊主与水若善之间摆头,蓝奇死盯水若善后脑勺,妄图通过外部研究其内部独特之处。

  大的?“哦~”摊主恍然大悟,“姑娘是要绣花鞋呀。”

  水若善一撇嘴,一跺脚,急了,“我不要绣花鞋,我要虎头鞋!”

  “可这是一岁……”

  “哎呀怎么说不听哪!不要一岁孩子的,我要大的,我穿的!这么笨怎么做生意哪!”

  摊主倒闹了个大红脸,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可,可那就是绣花鞋啦!”

  “不要!我要虎头鞋!”

  好嘛,又绕回来啦!

  我们殷王从来就不是个有耐心的人,他低喝一声,“再胡闹立马回府!”

  水若善极灵敏的收了那双小鞋,一吸鼻子谄媚的冲殷王直笑,“不要大的,就这双了,怎么看怎么合适。”然后急切的转看其他东西,完全抛弃了刚才对虎头鞋的那股执着。

  “这个是什么?”

  摊主终于完全不明情况的从刚才的绕脑令中被解救出来,心里戚戚,“长命锁。”

  “这个哪?”

  “龙凤镯。”

  “啊,这个好厉害的,我听说过这个哦!”水若善拿在手里,眼眸晶亮晶亮的仔细端详着,“不是给新娘子带的吗?怎么这么细?”

  “不是,这种是给小孩子戴的。”摊主说这句话的时候没由来的有些小怯。他是真担心这姑娘下一句来个“给我来对能带的”,这个问题一出那他就真的招架不住了。

  水若善明了的点着头,“原来是结娃娃亲用的。”

  摊主还在捋这娃娃亲与龙凤镯的关系,水若善突然眨巴着看起来神采明亮实际上八卦绿光的眼睛看他,“你家胖小子成亲了吗?”

  成亲?胖小子?一岁?

  摊主摸不着头脑糊涂了,硬着头皮回答:“没有。”

  “那赶紧成啊!”水若善使劲晃着手里的龙凤镯,“再不然,也让你家小子拿龙凤镯把喜欢的姑娘先给套住,否则就被别人套走了。”

  摊主终于惊悚的觉悟,这姑娘的脑仁欠缺一块,不够正常。

  一旁的殷王听完她胡乱的逻辑,问了句:“你知道什么是娃娃亲吗?”

  水若善顶着笑呵呵的纯真表情看着他,点着头,眼里闪着莫名的兴奋,一副这还要问的表情,“娃娃亲,娃娃亲,不就是娃娃时候结的亲吗?”

  殷王噗嗤一声,长吸口气,谁家的娃娃能成亲给本王看一个!他接着问,“那你以为龙凤镯是什么?”

  “定亲的信物啊!这个就厉害啦!把喜欢的小姑娘统统套住定下来!不过我还是觉得,应该早早的娶进门,确保万无一失!”

  敢情你当是街边套环的!谁看上谁套!还成亲!要不再洞个房!

  “一起长大,一起读书,一起玩耍,一定会越来越恩爱的!多美妙的青梅竹马啊!小梅小竹相亲相爱!啊啊啊,太完美啦!可惜小时候没人愿意娶我?啊呀,幸好没有要不然……”

  殷王抽动嘴角,小梅小竹?这该不是不小心忘了自己除了没常识外好赖还算是学过知识的人!他沉声莫名其妙的来了句“下一家。”带着这种再才高八斗也没点生活常识又脑袋不知先天还是后天严重缺失的蠢货出门,费!劲!

  年轻的摊主还在用那种怀疑惊疑同情又复杂的眼神斜瞄水若善,顺带再捎上殷王。

  水若善甜蜜的幻想与豪言被打断,殷王两次低喝她让她有些郁闷了,随口嘟囔了一句,“不让我买大的,非给我穿小鞋!”

  殷王愣是咬紧后槽牙噎着半口气,他真想开骂了,你还有理了?绕了一圈还惦记着那双破鞋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