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七章 水家的小姐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3637 2020-04-12 23:39

  聚音阁建阁于载罡,从消息收集整理到快马加鞭送至殷王手中,却也已是半个月后的事。这半个月来,殷王每天按时上朝,勤于政务,又做回他寡言阴沉的神武将军。

  陈若有伤在身,总管张凌允许她稍事休息,而她只是伺候殷王,偏殷王疑心重重,日常都是蓝奇在打理,所以陈若顶着下人的身份却成了王府最清闲的人,每天只是趴在床上昏天黑地的睡觉养伤。如此,二人很少见面,却是九王爷往殷王府跑的勤了,经常来作弄作弄她,二人一见面就吵架,吵得不可开交,吵得殷王府鸡犬不宁。

  当殷王拿到关于陈若的身份资料时,当事人还正在床上没心没肺的呼呼大睡。

  “水—若—善”殷王靠坐于太师椅上,仰头望着屋顶,嘴里反复轻念着这个名字。

  “可是江南水家?”简谦有些急切的合扇,上前确认。

  “正是。”陆行继续道,“水姑娘年芳18,从未出过家门,不论上香赶集从不参加,家中自有教书先生及乐师,棋琴书画样样精通,水家下人口风又紧,所以没有人知道水家还有一位小姐。两年前其大哥水寂青迎娶盛风南音小公主时她也不曾露面。”

  九王爷如释重负,轻佻的拂了拂发丝,“我就说嘛,若儿这么单纯可爱小巧玲珑人见人爱的,肯定不是什么细作。”赫连舒色心又起,磨拳擦掌,这丫头,嘿嘿嘿,好玩。

  蓝奇,简敖无奈的翻眼白瞥他一眼:你有说过这话吗?

  “水家小姐自己送上门,这倒是一个绝好的机会。”简谦一如既往笑的面善,“江南水家声望颇高,财力雄厚富可敌国,每年充盈国库光水家这一份便超过了全国的四分之一,这还只是以水家在境内的生意为限,加上水家分散其他两国的商家店铺,三国中,以水家财力为最。两年前,家主水寂青娶了盛风小公主,虽然这两年来并未见水寂青对盛风有什么特别亲近之举,但是难保以后不会。如今只要让这水家小姐归顺我们,就算得不到水寂青的协助,也能牵制他。”

  殷王一直保持望向房顶的姿势,姿态慵懒的半眯着眼,利用水若善?水寂青这个人,他见过,软硬不吃。有一年先皇为了嘉奖水家充盈国库的贡献,朝堂之上亲自予以嘉奖,年少的水家家主不喜不悲,得见龙颜,也不卑不亢,完全一副多大的奖赏也无所谓的表情。

  水家财力过于雄厚,牵一发而动全身,想要除之后快,非一朝一夕之事。如今想要三国一统,倘若不能一击即中,连根拔起,反倒会逼得水家倒向盛风。更因为水寂青一直以来三国之中不偏不倚,保持现状最好不过,但若日后真的偏帮盛风,不论损失多少也要将水家斩草除根。起初是这么计划的。然而如今,水若善就在眼前,不用白不用,正如简谦所言,至少不用走到最后一步。

  但是……殷王轻捻着座椅扶手,聚音阁将水若善学过什么,学龄几年,师承何处,写的明明白白,却只字未提她学武之事,水若善18年深藏闺中,聚音阁能查到如此程度,难道真对她习武之事没有察觉?还是聚音阁有所隐瞒?那这一身功夫到底又从何而来?

  最重要的是,水若善何以要用陈若的身份混进王府,难道“水家小姐”来的不更容易些?

  殷王一直保持沉默,众人以为他在思考简谦的提议,他却突然一拍扶手,喝口茶,道了一句,“18年不出家门,难怪是个蠢货!”

  众人一时目瞪口呆。

  陈若被蓝奇从床上提起来时还是骂骂咧咧的,糊里糊涂的套上衣服,直到见到殷王还有些迷迷糊糊。

  “水姑娘,睡得可好?”殷王沉着眼,阴测测的问。

  话音刚落,陈若立马清醒,紧张的搓着双手环顾众人,嘿嘿傻笑两声,又挠了挠头,跑到殷王跟前一脸讨好和谄媚,“英勇的大将军,殷王殿下,发发慈悲,千万千万不要把我赶出去啊,要是我离开这,大哥一定会抓我回去的,我好可怜的,好多好玩的好吃的我都没见过没吃过,你就大发慈悲收留我吧,收留我吧,留我吧……”水若善似模似样的翘着食指,弹着眼角艰难的挤都挤不出来的泪珠。

  九王爷抖抖腿,拂拂发,又是一副本王怜你那就施舍你的表情,极其张扬适时的插了一句:“五哥不留你,来投靠本王啊。”

  “你算哪根葱!”水若善以迅雷之势扭头沉脸恶狠狠地回了一句,变脸之快口气不屑之极,噎的九王爷满脸通红,其他人暗地偷笑。

  “水姑娘不辞辛苦从江南来到京都,殷王府一定盛情款待,王府你想住多久都行。”水若善,这么好的身份,本王岂能不用!

  水若善以贵客身份搬离下人房中,她还记得,那日总管张凌小心翼翼的点头伺候着,直到她大方不计前嫌的说道,“张总管,不管以前你敲过我脑袋还是揪过我耳朵,都一笔勾销啦,谁让本姑娘的心情莫名其妙的这么好哪,啊哈哈哈!”,无视她嚣张的仰天大笑,总管张凌抽搐着半边脸舒了口气,安妥了一颗心。

  水若善无聊状似发狂的玩着地上的蚂蚁,用手指嗖嗖嗖的打乱它们的队伍,又用树枝狠狠狠捅捅它们的洞口,顺道再往里面灌点水,然后还不解气的再踩两脚,她想让殷王陪着她逛京都,可偏偏每天来邀请她的人是九王爷赫连舒。

  殷王每天上朝、办公,根本就不理她,气的她每每见到九王爷都将气撒到他身上。

  明明殷王赫连静就是故意不陪她玩。

  “你是要将蚂蚁洞捅成地道?”

  “你管我!”水若善下意识的回了句,才后知后觉,这清冷的声音并不是赫连舒,回过头看见一张银辉面具在阳光下泛着冷光。殷王身后站着蓝奇与简敖。

  “既如此,那本王就不打扰了。”殷王抬腿作势要走。

  水若善一步跳起扑上去抓着他的胳膊“别别,我我。”低下头发现手里还捏着刚才捅蚂蚁窝的树枝,顺手扔了它,冲殷王痴笑两声,眼里闪着满满的晶亮,“你,你来,带我出去玩吗?”

  殷王点头以示回答。

  “好好,嘿嘿,非常好非常好。”水若善边傻笑边翻来覆去蹂躏自己的裙摆,直到一双脏手抹白了才满意的点点头,伸手拖着殷王的胳膊一蹦一跳的往外走,心中窃喜,她有看到,殷王瞥了一眼她的手,却没有示意她放开,也没有表示厌恶,太好了。

  刚刚殷王站在远处的亭廊里看着院子里的水若善,皱着眉头噘着嘴巴,报复性的欺负蚂蚁,像个孩子一样,脸上清楚地写着“我不高兴”,一切那么真实,那一刻他甚至有种想要相信她的冲动。他是想要利用水若善,但他没有耐心与兴趣陪她做戏,老九既然想要,他便顺水推舟。十几天来,他对水若善不闻不问,反是让老九日日都来寻她,结果她异常执着,他不陪她,她便绝不出门。无奈老九毫无进展,只好自己前来请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