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五十章 弃凡世浮生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5247 2020-04-12 23:39

  水若善再醒来的时候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感觉,她迷迷糊糊的看到赫连静近在咫尺的脸,自然的伸出手颤抖的抚摸着他的脸,好冰冷的触感,还未话语眼泪就不受控制的一直流,她悲恸欲绝低哑的细语:“我愿十世不入轮回换你一次还阳。”

  赫连静一屈膝,将水若善抖到了地上,他张口咬住抚摸他嘴角的手指,发了狠的盯着她,一双凤眸中的寒意惊醒了水若善。

  他有时候真的恨这样的水若善,他有种要把她啃骨嚼肉生吞的感觉。

  疼痛令水若善清醒。她迅速的抽出自己的手指,爬到离赫连静很远的地方静静的坐着。这时候她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穿着赫连静的衣服,包裹在里面的伤口也被仔细的处理过。她藏着掖着的满头白发,就这样丑陋又难堪的四散在赫连静面前。

  她还以为,他们已经没了生路。

  过了一会儿,水若善才想起来什么,上上下下到处摸索,翻找着每一处能放东西的地方,包括她的鞋袜里,包括搭晾在树枝上一眼就能看尽的衣服里,她泄气的坐在原地发呆,犹豫再三,开口问对面盘腿静坐的赫连静:“你有没有见到一个。。。一个”

  “这个吗?”赫连静一翻手,把玩着一把白玉簪。

  一把上好的白玉簪,通体透明,无装点,只有玉面上深深浅浅的刻着一株树,树枝寥寥无几。

  “你就是为了这个东西命都不要了。”

  水若善一个飞身扑上去,刚好磕到赫连静的膝盖上。后者顺势按住她,然后问道:“这东西什么来历?”

  水若善被赫连静扣着脖子按到膝盖上动弹不得,她犹豫着说道:“家传之物。”

  “呵”,赫连静捏着水若善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这么新的玉传了几辈?”

  水若善张了张嘴还是没有出声,她始终不敢坦白。

  “听你说句实话真的就这么难吗?”赫连静等了半晌,却见水若善依然沉默。他心下怒火翻涌,一挥手将玉簪砸向墙面。

  “不要!”水若善瞬间挣脱赫连静,在玉簪砸碎之前截下来攥在手里,她猛然回头冲着赫连静大吼:“这是你留给我唯一的东西了!”玉簪被赫连静扔出去的那一刻,她恍如回到初识那年,她拥有过的虎头鞋,泥人还有那映着午后阳光叮铃作响的铃铛,全都在那年化为灰烬。

  一直静坐在地上的赫连静仰着脖子大笑,笑的他自己都撑不住端正的坐姿,上好的白玉簪,出自绝家,贴身一个时辰便会呈全透明,玉面图案是水若善画给老板的一株枯树,那时候她爱不释手,逢人便说这是他送的,这些他全都记得。

  几年后的水若善珍惜这个死物到了不顾性命的地步。他抚摸着自己胀。疼的胸口笑的身子东倒西歪,赫连静从笑声中挤出一句:“然后呢?”

  水若善那一股脑的怒气泄完了就又像平日里一样缩回去。她抱着自己的脑袋慢慢缩进两。腿之间,小声说道:“没什么。”

  赫连静的笑僵在嘴边,生死一线间她明明可以把喜欢表达的那么赤诚,看着水若善越缩越紧,蜷缩起来的身体,他跟这个傻子到底在这里纠结什么。

  曾经他们之间清清白白,无恨无怨,甚至把她逼到生死界限的时候,她都能将感情抑而不表,如今他们经历了这么多,他一笔一划的为他们的过往添上了浓墨重彩的血腥色,他还要这个傻子多么没心没肺的坚持最初的热情。

  赫连静长臂一伸,拽着水若善的一只脚将她拖到自己脚下,他倾身压上去,一张口吮。咬着她的耳垂。

  水若善整个身体瞬间充血发烫,倒吸了一口气就不敢再出气了。

  “水若善”,赫连静的声音清朗又温柔。

  “嗯~”

  听着这一声气息不稳斜飞上扬的尾音,赫连静叼着她的耳垂呵呵的笑。

  “水若善”。

  被叫之人气血上涌胀头胀脑的已经完全没有自己的意识了。

  “水若善,我本能般弃这凡世浮生,择与你共赴黄泉,我若再不明白我跳下来为了什么,这半生真的就白活了,那你呢?”

  赫连静以为自己什么都看的通透,想的通透,便什么都在自己的把握中,不慌不怯,但是这一刻,这种前所未有的紧张让他实实在在的感觉到心慌又胆怯。

  他忽然就想明白了,曾经受过重创的水若善对他一直都不是不想,不是不能,而是单纯的不敢。

  迟迟听不到水若善的回答,赫连静将吻重重的落在她眉间的红莲上,相贴的皮肤夹杂着断断续续的说话:“那年,我只想用你的死换回那个无情无爱的殷王。”

  赫连静很明显的感觉到水若善身体上的巨颤。

  这不只是水若善这几年的心结,也是他耿耿于怀了几年的事情。当年其中的一些误会,他们一直不谈不说,但是不代表真的就能够抚平所有,走到如今他们还能有这么深的羁绊,那是因为他们心里所有的情感都重不过这种日渐深刻的放不下。

  “你一而再再而三欺瞒我你的身份,我却对你的在乎一日深过一日,在我即将失控之时,却得知你根本不是水家小姐的事实,你告诉我,那时候一心权谋的我该怎么选?”

  水若善终于抬起眼皮,盯着近在眼前的赫连静,她压抑着自己哭的隐忍又沉重,哭的赫连静心里憋的生疼。

  赫连静在她的脸上落下无数个轻柔绵密的吻,“我终是看见了你与符冥音在河边相拥的那一幕。”

  水若善伸出双臂,抱着赫连静悲恸大哭,那时候,赫连静那样执着的追究她与符冥音的关系,那时候她以为他对自己只有利用与算计。

  水若善扯着嗓子痛哭,气都接不上来。

  赫连静帮她抹净脸上的泪水,咬着她的上唇想要吻她。

  “我。。。我其实”水若善哭的气息不稳,说话也是断断续续,她说:“13岁那年,我在萧豫手里看见一幅画像,自那以后我便整整看了五年,我每日最欢喜的事,就是傍晚时分,坐在萧豫的书房门口,等着下人来通报你每日的消息,直到那一天,我得知你要回殷王府。”

  赫连静终于低下头,吻上了他一直想吻的唇。他听见水若善在厮磨的唇边挤出一句话,她说,“我真的,真的喜欢了你好久好久。”

  她终于说出了这句话。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的。

  就像最初那时懵懂的13岁,她初见便指着萧豫手里逆着光的画像,肆意张扬的大声宣告:“我喜欢这个漂亮的小哥哥。”

  赫连静辗转碾吮着她的唇瓣,他像是要吸干她所有血液一样急躁,他甚至没有留给她适应的时间,而当他意识到自己将她的唇瓣啃咬出血,身下之人却毫无反应时,他定睛一看便笑出了声。

  这就昏倒了?

  他抬手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个特别响的脑瓜崩,“出息!”,就这还想每天勾引他堂堂殷王?!

  赫连静又戳了戳她的鼻子,又戳了戳她的脸蛋,然后想着他第一次这么忘情的吻她,结果就被这傻子这么不省人事的睡过去了,他越想越觉得气不过,掐着水若善的人中硬是把她掐醒了。

  “不许睡,再敢昏过去你一个月也别想我亲你一下!”赫连静放完狠话,看着水若善羞的涨红的脸上瞪着一双大眼睛极力证明自己很清醒的样子,他很心满意足的开始了他们第一次真正有意识的吻。

  水若善僵硬的被赫连静裹在怀里,她的心跳随着他深入的吻越跳越快,缓缓的闭上眼,感官无限放大,此刻她的世界里,除了声如擂鼓的心跳声,满满的充斥着赫连静的甜味。

  赫连静一个翻身,调换了他们的位置。

  水若善趴在他的身上,就像趴在天上的云朵上,舒适香甜的味道,身边飘过无数棉絮一样的云朵,空气中到处漂浮着阳光色的粉末,它们落在她的周围变换着陆离繁杂的色彩轻快的起舞。

  赫连静看着她那副神游享受的表情,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离开前咬了一口她的唇瓣。

  水若善就被惊醒了美梦,她害羞扭捏的趴到赫连静的颈窝里,过了一会儿自己一个人吃吃的笑了。她在赫连静身上爬了爬,爬到后者的脸上,配着她那双纯净的眸子说道:“你好甜,好甜好甜的甜味。比昨晚那颗糖还要甜好多好多的那种。”

  赫连静将她紧紧的箍在怀里,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因为她听起来很傻的一句话抑制不住的动情到眼眶发热。

  他庆幸自己抓住了水若善,但同时他也心疼,心疼她吃过的那么多苦。

  但这就是上天给他们的缘分。

  赫连静与水若善,都是精明玲珑之人,再回首望时,其实他们都清楚,那时候擅权弄谋攻于算计的殷王,一定会欣然接受连接着聚音阁与水家两大势力的水若善,但这恰恰是她最不能接受的。

  时至今日,辗转几载,经历过悲恸的他们反而心性越发坚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