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四章 凌乱的午餐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4435 2020-04-12 23:39

  殷王看着照进房里的强烈日光就知道自己错过了早朝,这几年的江湖生涯真是将自己过懒散了,今天才是上朝的第二日!

  “蓝奇”

  一缕幽香顺门而入,“王爷,您醒了。洗漱用品都已备好。”

  殷王揉了揉眼,下床看到昨夜打翻的盆子,溅到地上的水早已干了。蓝奇顺着王爷的视线看去,却不会笨的开口去问。收回视线,“王爷,九王爷半个时辰前就到了,现下正在大厅。”

  殷王来的路上便听到大厅内传出阵阵笑声,踏入一看,又是这个陈若。众人看见自家王爷,也都收敛不敢再调笑。

  “五哥,你怎么治理这些下人的,你看你一来,他们大气都不敢出。”九王爷赫连舒与当今圣上、殷王同出一母,三人虽生在帝王家,却从无兄弟寡情之事,面貌与赫连晔竟有九分相似,如今九王爷未及弱冠。

  “几年没见,你起床时间倒是变早了!”话是说给九王爷听,殷王的一双眼却盯着为他奉茶的陈若。

  “这还早!五哥,日―上―三―竿,都该用午膳了!叫你府里的人传膳吧,等的我都快饿昏了。”话间还夸张的用手指了指天。

  殷王转过头看着自己疼爱的九弟,正经八百的清了清嗓,“莫不是昨晚没去花街卖命!”

  “呃~”九王爷这才知道他是在揶揄自己,尴尬的挠了挠头,嘿嘿的傻笑两声,还不停的撇看角落里的陈若。若儿一手插腰,冲着他扬了扬下巴,一副主子为她出了气的得逞嚣张表情。

  殷王看着二人之间的互动,不动声色的端过茶杯,刚想喝茶,却见九王爷从椅子上弹起一声吼,“五哥,这丫头有意思,给我吧。”

  “我不。”她千辛万苦进入王府,眼里可是只有殷王这一块肉。陈若急步跳到厅中与九王爷对峙。殷王甚至没来得及开口。

  “为什么不去,我五哥不好伺候的,肯定会让你吃很多苦。”殷王听到这话挑了挑眉,本王哪里不好伺候。

  陈若听到这话却是撇了撇嘴,心里直嘀咕:已经吃苦了,已经吃了很多苦!却只能违心的说道“不去不去,就不去。你少唬我!”

  九王爷喝口茶润润喉,扬了扬头,一副施大恩不图报的骄傲表情说道:“跟了本王,保证让你少干活少受累,吃香的喝辣的!”

  陈若极其嫌弃的一撩手,用下巴对着九王爷的脸不屑道,“得了吧,你别把我吃了就谢天谢地啦!”

  殷王听到这句微不可见的吊吊眼角,还真是,挺了解老九性子,这小子吃窝边草。

  只是,这皇家二人有谁知道陈若此刻的意思,真的只是单纯的:你们皇家的人都吃人不吐骨头!

  九王爷听到这句顿时恼羞成怒,拍案而起,“本王警告你,你只是一个下人……”

  蓝奇入大厅,看到的便是自家主子撑着额头,歪着脖子,一副看戏的表情,九王爷像只炸了毛的猫上蹿下跳不停地抖着手数落眼前的陈若,而陈若则满脸兴奋左摇右摆一个劲地点头附和。

  蓝奇躬身,“王爷,午膳已经备妥。简敖与简谦先生已在饭厅候着。另外,陆行回来了。”

  殷王依然饶有兴趣的看着前方仗火乱掐的二人,侧头说道:“叫陆行也来用膳。”

  “是。”

  九王爷最终想起了掌陈若去留决定权的殷王,“五哥,你府里的人你说了算,由不得她”。

  殷王看了眼陈若,还是那双眼,瞳仁晶亮,只是多了些显而易见的紧张与期待,他喝了口茶,大喘气说道“本王饿了。”气的九王爷直跺脚,陈若低着头痴痴的笑。

  饭厅里,几人甫一坐定,殷王刚开口唤了声“蓝奇”,陈若便端着慷慨就义的严肃表情,高举双手、自告奋勇道:“我来。”

  你来?????

  来什么??

  殷王眉头拧成竖道,众人也云里雾里之时,陈若一阵风似的冲到餐桌前,粗鲁的撸了撸袖子,执起竹筷冲桌上的菜席卷一通,速度出奇的快,其间还分了一点注意力甚是强烈骄傲的想:这次总能看见她是美丽可爱的好人了吧,速度!她可不让她最最喜欢的殷王饿肚子哪!加油!末了,随手扔了筷子,囫囵吞下嘴里的东西猛捶自己胸口,咀嚼的声音完全没有,就只听见闷重的咕咚一声,尤其适时又极其应场的打了个响嗝。

  蓝奇眼明手快,迅速倒了杯水递给她,顺道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陈若灌完一杯水,顿时食道畅通,身心舒畅,想要郑重骄傲,豪气万丈的来一句“没有毒”,却在抬起头看到殷王明绿反光的脸时还不明所以,无辜的眨了眨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五哥,这丫头,这丫头……哈哈哈,我要了,哈哈……”

  厅里气氛诡异,众人看到王爷阴沉泛着绿光的脸,两簇火焰烧裂了凤眸里的冰霜,英挺的剑眉叫嚣着斜冲上天,顿时倒吸一口气却生生不敢出气,只有九王爷不惧其威,不顾形象笑的前仰后翻。

  殷王怒瞪餐桌对面的陈若静默半晌,突然去抓桌上的竹筷,惊讶的发现陈若刚刚顺走的正是自己的那双,顿时火气翻长,抄起面前的空碗飞掷出去,竟带了五成功力,亦如注入内力的飞镖暗器,吓得蓝奇运起轻功,瞬间跳开,陈若抱头迅速蹲下,堪堪躲过一劫,其他人还未作出反应,一击不成的殷王又抓起汤碗迅猛掷出,却已将方才一时不查注入的内力减至两成,陈若晃晃悠悠重心不稳之时,又见一汤碗打着旋向自己飞来,本能的以肘去挡,整支手臂瞬间麻痹,硬生生承接的功力将她打翻在地。

  她既委屈又心酸还有一点点愤恨,直想掀了桌子走人,本姑娘不伺候了,本姑娘还没受过这种委屈,本姑娘不发威你真当我是病猫,本姑娘……本姑娘……。可是自称本姑娘的她就是不争气,她就是想要呆在他身边,她就是喜欢他,喜欢到她曾经所有喜欢的东西加起来都不如他的一眉一发。就算让她受尽天下所有的委屈,她也决计不想离开,不想离开这个有惊人之姿令她倾心的男人。要真能做到,何苦当初耍手段混进王府,在明知那个人残忍狠毒的情况下,犹如飞蛾扑火般自愿毁灭。

  “蠢货!你想让本王与各位大人吃你的口水不成?”殷王在陈若身已伤的状况下又在其心灵上狠补一刀。

  陈若,天大的能耐!他其实只是想要叫蓝奇一同用膳而已。

  一时间,厅里的几人各怀心思,却都不约而同的发现:殷王这种暴怒焦躁时摔盘子摔碗的行径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转过头,殷王看着自己的胞弟,又恢复成他平时冷漠慵懒的姿态,阴险的笑道,“老九,你也看到了,这个下人对你五哥有用的紧!”一语双关,却不知有几人能明白。九王爷哼哼着递他一记白眼,到底是因为怜香惜玉还是私欲没被满足就不得而知了。

  有用的紧!有用的紧!

  正躺在地上自我纠结的陈若一听这话“腾”的翻身而起,隔着一张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餐桌斜着眼角,甩着睫毛,恨恨的瞪着殷王。有用!有什么用?不就是你生气发怒,郁结焦躁,喜怒无常时发泄的工具嘛。你仗着本姑娘喜欢你,就当本姑娘是好欺负的,我可不是来给你做劳什子发泄工具的,本姑娘是来征服你的,要是把本姑娘惹急了……陈若挥洒眼刀之际,一道清冷的声音自前方传来“来人,将陈若拖出去重打三十大板!”

  陈若震惊的愣在原地,三十大板?我怎么说也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你可真下的狠心!三十大板哪!屁股会打烂的!还没人敢这么对本姑娘,你要真把本姑娘逼急了,本姑娘就……你等着!你等着!要反还来得及!反哪还是不反?反哪还是不反?直到板子落在自己身上她才仰天长嚎一声,反不了了,她不想反!穷尽一生她也不会反这个男人分毫!

  殷王气结,竟然还真敢瞪他,活腻歪了!要不是留着查探真相,早了结了她。又吩咐下人重置午膳,领着厅里的几人转身去了书房。

  院子里的惨叫声一浪高过一浪,殷王心情舒畅的不予理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