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十章 她名叫织音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4536 2020-04-12 23:39

  今夜无风无星也无月,衬得整个天空格外空旷。

  殷王临窗而立,一记虫鸣也没有,世界一片寂静,他抬头望着茫茫墨黑的天空,陷入深思,那日水若善看见蓝奇摸索碎银子,她侧身挡住蓝奇,从怀里掏出银票,她知道十万两对于那个摊主来说,太多,多到他宁愿亏本也决计不敢收,所以她给了一万两。

  他说“蓝奇带着碎银子”,他本以为水若善会借机向他吹捧自己的善心,可是她没有。殷王莫明的相信,她这么做是因为知道那个摊主有个一岁左右的儿子。

  也许,她还想着让那个摊主用这笔钱去给他家胖小子置办一场盛大的娃娃亲。

  这段时间,他有空便会被水若善拖着大街小巷的乱晃,身边还跟着总爱作弄她的老九,这种简单欢快又热闹的日子,他已经多少年没有感受过,甚至没有再奢望过,现在这样吵吵闹闹的生活却让他找回了久违的舒心感受。

  从小生活在皇宫这种充斥黑暗的地方,最早学会的就是如何耍手段,使心计,殷王从没有见过像水若善这般清澈的人,即使知道她从未接触世俗,却依然清澈到让自己不敢相信。再者说,她本就有所隐瞒。

  可偏偏,她吃着自己爱吃的梅花糕和烤鸭,那种简单的满足;她站在街边套环时,那种手舞足蹈地兴奋表情;她无赖讨好时,那种调皮无辜的眼神,这些时候,殷王都会觉得她的单纯是那么真实纯朴。

  也许她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身怀功夫。

  也许她怀揣绝技,却只是空有一身功夫。

  “王爷,属下陆行。”

  “进来。”

  “王爷等的人明日进城。”

  殷王收回思绪,低头看着窗棱,真也好,假也罢。不论如何,她也不能牵绊他!

  “照计划进行。”

  “是。王爷,密信。”

  殷王回头,抿紧唇角,总算有消息了。

  “11年前,武林群起攻之,玉笛山庄,灭。”只一句话。

  殷王却铁青着脸,既是如此,为何武林中人如此忌惮,至今仍然小心翼翼,缄口不言。

  “接着探。本王就不信这玉笛山庄是铜墙铁壁!”殷王一甩袖,掌风起,信已被撕成碎片,散落一地。

  “是。属下这就去办。”

  “将水若善在这里的消息放出去。”

  陆行抬头看着殷王坚挺的背身,拱手道:“是。属下告退。”

  殷王重新抬头望向黑夜,眼里一片冷戾,再找不到刚才那微弱的柔情。

  第二日。水若善狂塞梅花糕大步迈向全福楼的烤鸭时,京都主街道冲来一匹受惊的马,撒开马蹄,横冲直撞,马车的车厢里传来女子颤颤的呼救声,两旁的摊贩被马车横扫而过,一片狼藉,甚至有些路人已被撞伤。

  水若善忽觉身旁一阵冷风,殷王与简敖已飞身而起。

  二人默契十足,简敖侧身踹上马头,顺手抓下驾车之人,殷王极速窜入车厢,在马车翻倒之时稳步落地。

  水若善刚想上前,驾车之人已先她一步。

  “小姐,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得救了。”

  殷王能感觉到怀里明显颤抖的身体,他紧紧的环着她的腰,轻柔的拍抚着怀中人的背:“没事了,没事了,别怕,别怕。”他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几步开外的水若善,却见她依然低头吃着糕点,好像除了手里的梅花糕,外间发生的一切她都无所察觉。

  清冷的声音安抚了织音的情绪,也让她惊觉自己正被男人抱在怀里,她羞窘的一把推开身前之人,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眼,惊讶,银灰面具!她扭头看着身后的婢女小杏,后者似有深意的点了点头。她立刻羞红了脸,狂喜,竟然是殷王,那个骁勇善战的天将将军!各家小姐神思向往的传奇人物!她刚刚就靠在他的怀里。

  殷王上前说道:“下人莽撞,踢坏了小姐的马车,在这里先赔个不是,容后一定赔偿一辆。”

  织音始终不敢抬头看他,羞红着脸回礼道:“公子不必多礼,承蒙公子出手相救,小女子感激不尽。更何况我主仆二人本就是来这京都之地,如今也用不上马车了。”

  殷王点了点头,翩翩道:“既然如此,若姑娘有难解之事,殷王府定会施以援手。姑娘尽可差人来寻本王。”

  “小女子织音谢过王爷。”

  驾车之人小杏上前低声打趣道:“小姐,我们该走了,别这么明显。”

  织音娇嗔的瞪她一眼,一步三回头的离开。那种娇羞爱慕的小女人姿态展漏无疑。

  英雄救美,从来都是无往而不利。

  殷王扯出一个冷笑,回头走至水若善身边,发现她纹丝未觉,依旧埋头猛吃糕点。他轻唤几声,她依然没有回答。殷王强行抬起她的头,却看到她满目的茫然,随着他的动作,她将视线送进殷王的眼中,一口一口机械重复地吃着梅花糕,就这样深深地望着他,那双黝黑深邃的双眼,开始从茫然变得清明。

  殷王重重的皱了皱眉。他总觉得,水若善那双透彻幽深的眼眸能看透一切。

  水若善突然展开一张大大的笑脸:“我又不想吃烤鸭了,我们回府吧。”毫无预兆的又蹦跶上原路。

  她到底在想什么?殷王竟有些摸不透抓不住她的想法。

  回府的路上,水若善一改往日唧唧喳喳的表现,垂着头异常沉默,殷王本就寡言,二人一路无语,气氛变得很压抑。

  踏进王府便看到厅里的赫连舒悠闲地把玩着一个绿色的檀木盒。

  水若善破天荒的兴致缺缺。

  “五哥,你要首饰做什么?绝家的掌柜送来的。”九王爷以为自己抓到了殷王的小猫腻,摇着手里的檀木盒,笑的狡黠。

  却见水若善一阵风似的卷走了盒子,“我的我的”。她按捺不住激动地心情,迫不及待的打开木盒,一把上好的白玉簪子,细致润滑,半透明色,玉身上的枯枝梅树只曲曲浅浅,看的也不甚清楚。

  “嘿嘿,嘿嘿,嘿嘿……”又是这样明亮的傻笑。

  “看看,看看,你五哥送我的。”眼前的木盒晃得九王爷眼晕,他嗤之以鼻,这人,怎么一点不知道矜持!

  “简护卫,简护卫,你家王爷送我的。”简护卫只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你送我的。哈哈,哈哈。”水若善兴奋过头,标准式的扭腰摆臀,直傻愣愣的笑。早已忘了二人刚才的沉闷。

  殷王被她欢快的情绪感染,顿感放松,却也摇着头有些无奈,该说她健忘还是说她没心没肺!

  九王爷赫连舒看着水若善乐的像个花蝴蝶一样,气的一跺脚,一甩袖,大步离开了殷王府。

  “蓝奇姐,蓝奇姐,快来看……”

  “张总管……”

  当天下午,殷王府上上下下都被水若善遇谁逮谁,都亲眼见到那个木盒,都亲耳听过不止一遍“这是王爷送给我的。

  这时候的殷王无奈的纵容她。

  然而后来,任是再能洞察先机的殷王,也万没有料到,未来漫长的很多年里,他千算万算也再拿不住水若善如今不矜持的坦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