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九章 一把白玉簪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3677 2020-04-12 23:39

  水若善无视殷王的怒眼,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恨恨的递给摊主:“够吗?”

  摊主惊讶的看着那张一万两银票:“使不得,使不得,太多了,姑娘有碎银子吗?再说,你这,我也找不开呀!”

  “这已经是最少的了,难不成你想要这张十万的?”摊主忙摆手,水若善将银票往他手里一塞,说道:“行了行了,我们是殷王府的人,这张银票你拿着,以后王府的人来买东西你不收钱便是。”

  摊主捏着手里的银票,笑的眼睛都没了,心想这哪是脑仁缺一块,这是缺好大一块!面上却咧嘴不停地点着头:“谢谢姑娘,谢谢姑娘。”

  殷王顺了一口气,看着前面东张西望,一跳一跳的背影,右手的铃铛和鼓相伴发出声响,从里到外都透着不符合年纪的单纯,他急走两步跟上:“蓝奇带着碎银子。”

  “我这是帮你树立英勇无比的外表下怀着一颗菩萨心肠的殷王殿下大善人的形象!顺带提升一下殷王府的威望!”说完将手里的虎头鞋塞给殷王,水若善跑向前面的小摊。

  殷王看了看手里的鞋,嫌恶的抛给身后的简敖。

  简敖万般不情愿的接住,郁闷的盯着鞋,感觉大大的虎头似乎正在嘲笑他,他懊恼,我堂堂大男人,一介武将,要捧着这双可爱的小鞋招摇过市!

  水若善新奇的看着架子上惟妙惟肖的泥人,兴奋地摇着鼓,跃跃欲试。捏泥人的老人很高兴有人喜欢他的泥人,结果讲起了自己捏泥人的历史,最后甚至指导好奇的水若善亲自捏了两个泥人,一个是头不对脚的殷王,一个是肥胖版的她自己。只是沉浸在自己喜悦中的水若善没有看到,当她捧着两个不合格的泥人说能凑成一对时,殷王的眼神暗了暗。

  “绝家?”水若善三两下将手里的梅花糕塞进嘴里,期望的看着身边的殷王,却发现他完全没有想要搭理她的意思。她又转过头看着身边的蓝奇,后者说道:“除了成品的首饰之外,店家可以照你想要的样式、花纹,打造你满意的饰品。如果你的想法与其他人不谋而合,他会帮助你修改,保证独一无二。”

  “这个好这个好。”水若善将手里的泥人与拨浪鼓一股脑扔给殷王,噔噔噔跑进店里。

  殷王也懒得看手里的东西,直接抛给简敖。

  简敖再次郁闷的瞪着虎头鞋,你有伴了!

  水若善进门环顾一圈,是比其他店气派很多,左边的一排,柜子里、架子上都是成品的首饰,花花绿绿,晶晶亮亮,有些显得高贵,有些简单素雅。右边的架子上,摆着各种翡翠、珍珠、玉石,应该是制作饰品时用的材料。店里还有几位年轻女子正在挑选首饰。

  “姑娘,想要什么?”掌柜的是位和气的中年人,微隆的肚子显出他平日生活的富余。

  “我想……能定玉簪吗?”

  “当然能。姑娘这边请。”掌柜领着水若善来到右边的架子前,取下几种玉样,“姑娘想要哪种玉?”

  水若善看着身边的殷王,指了指其中一块白玉,后者看也没看点了点头。

  “姑娘真是好眼光,这是店里最好的白玉,这种白玉贴身一个时辰,便会呈全透明色。姑娘想要哪种花式?好多姑娘家想要的花式都是相同的……”

  “不会。”水若善拿起柜台上的毛笔,边画边说:“一棵梅树,不开花,不长叶,只有干枝。刻在玉面上就行。”

  “枯树?”掌柜的接过画,右侧的树干较短,寥寥数枝,左侧的又细又长,歪歪曲曲向前延伸,衬得树下一片空白。摇了摇头,“还真没有姑娘来做这种花式!”又低头翻了翻手边的簿子,“三个月以后姑娘可以来拿簪子。”

  水若善一拍柜台,惊得店里鸦雀无声,“三个月?”

  掌柜的也被她吓得不轻,回了回神,赔笑道:“姑娘,这两个月后不是荷船会吗?各家的小姐千金都定了很多新的首饰,这两个月得赶工做这批,怕是没有时间给姑娘……”

  “我跟她们一样!”水若善一派理直气壮。

  “那没问题!姑娘荷船会前来取保证给您做好。”

  “嗯。好。那......那个荷船会是什么?”

  “……”你刚不是说你跟她们一样吗?

  “说话呀!”

  “啊,啊,这个,荷船会啊,是个传统,没有定亲的公子小姐都可以参加,拿着荷船,想要了解对方,就将自己的荷船递上去,倘若对方也有此意,便会跟你交换荷船。要真成了哪,回家禀明父母,寻了媒婆,就可以上门提亲成就好事喽!”

  水若善满脸奸相的摸索着自己光洁的下巴,低头嘻嘻贼笑两声。又抬头搜寻一圈,迅速将坐在角落休息的殷王拖到掌柜的面前,低声问道:“掌柜的,殷王殿下,认识吗?”

  掌柜的腿下意识闪了一下,诚实的摇头。不认识。

  水若善疑惑的将简敖抓到身前,指着他的脸问:“他呢?认识吗?”

  掌柜的抹了抹汗,早就看见了,但显然前面的这一男一女才是主,他也就没敢上前招呼,“殷,殷王府,简,简护卫。”

  水若善又粗鲁的一把推开简敖,冲掌柜的勾了勾手指,附耳说道:“殷王爷心狠手辣是出了名的,那个玉簪是要送给他心爱姑娘的礼物,最迟半个月,自己看着办!”说完还一拍柜面助长势气。震得掌柜的呆愣一瞬,反应过来后迅速捧着玉和样图,一溜烟的冲进内堂。好家伙,他得罪不起殷王啊!

  殷王慵懒的倚着柜台,垂着眼角问道:“谁说要帮本王树立形象的?”

  水若善挠头思考,完全不心虚的答道:“奴婢不知。”说完上下打量着殷王,那眼神无比的认真,最后扬着手指骄傲的指了指身后被她用完就丢的简敖:“现实如此残酷,你还不如简护卫好用?”

  殷王按着额角的青筋,你骄傲个什么劲?没有本王,看他还能好用!后又想了想不对,敢情殷王府上下在她眼里就是好用跟不好用两类!

  殷王深居简出,平日出没的朝堂和军营,也只见过他的银辉面具,太多的人甚至从未见过这张面具。

  水若善一个潇洒的回身,兰花指一抖,“爷,您结账!”

  殷王终于在某个人的白痴蠢货神经病犯病又自觉性完全萎缩的情况下持续抽着嘴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