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负一世一生名

正文 第四十八章 我能抱你吗

负一世一生名 什没没 6960 2020-04-12 23:39

  赫连静衬着夜色静静的站在河边,其实他去给符冥音献计真的是多此一举,后者是不会信他的,但是他真的无计可施了,也就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去找了符冥音,这里毕竟不是大碁,符冥音毕竟是这片土地的君主,他真的有点力不从心。

  水若善立在殷王身后几步之外,贪婪的伸出手,将他的背影握在手里,曾经最痛的那两年,她以为那些不可期待的期盼,盼着盼着慢慢就会淡了,她以为那些痛入身骨的伤害,就算过去了也是不会被原谅的,她以为她的那点情会在岁月的长河中被风吹散。

  “过来。”赫连静的声音与语调还是如最初一样能轻易拨乱她的心湖。

  不管跨越多少时间和空间,每一次走向他,她的脚步都如现在一样沉稳坚定。

  水若善与赫连静并肩站着,有意识的要将手背向身后,划过的弧度无意间碰到了殷王的袖口,后者就像从静止状态被她唤醒一样,一手扣着她的手腕将她拉到身前,一手扯下她的面纱,将手里的药丸塞进她的嘴里,入口化开的苦味立时让水若善皱紧了眉头,借着唾液艰难的将几个药丸咽了下去。

  还没等水若善缓过来,赫连静又要强行往她嘴里塞东西,水若善苦的五官都皱巴巴的挤到一起,她偏头躲着赫连静手里的东西,硬是被后者扣着下巴摁进嘴里,浓郁的甜味瞬间在唇齿间铺展,水若善惊讶的抬头看着赫连静,一双黑亮黑亮的眸子莹光熠熠。

  你是特意准备的这颗糖吗?

  赫连静感受到她的眸光亮的就像浩瀚星海,低下头直勾勾的盯着她的一双眼。

  你就不问吃进去的都是什么药就毫不顾忌的全咽下去吗?

  突然赫连静扯过半边披风,将水若善整个揽进怀里,裹在他的披风下。

  水若善将脸完全埋在他的胸前,这样的高度赫连静可以自然的将下巴搭在她的头顶。

  “有人。”从他胸前传来的声音闷闷的。

  “让他看。”

  水若善在赫连静的胸前蹭了蹭自己的鼻尖,原来你还是有目的的。

  那她是不是可以借此贪婪的索取。

  水若善小心试探的伸出一只手摸索上赫连静的腰,一下一下毫无规律又忐忑的抠着他的腰带,时重时轻,然后她听到头顶上传来低低的闷笑声。他的笑声为她生出了更多的勇气,她在赫连静的怀里抬起头,呼出的温热气息灌满他的脖颈间,她脆生生的问道:“我能抱你吗?”

  赫连静从低哑的闷笑到清朗的笑慢慢的笑出了声,笑的他的身体跟着颤动。他扯过另一边的披风,将水若善再往怀里压了压,一丝不漏的将她包裹在披风下,使了很大的劲紧紧的抱着她。

  水若善的手臂缓缓的穿过赫连静的腰,轻轻地抱住他的背,然后一点一点的开始收紧。这两年她连一个梦中的拥抱也不敢轻易奢望,这一刻,她的眼泪不争气的溢出了眼眶。

  赫连静甚至有种她要把自己身体挤成两段的错觉。

  直到水若善哭的鼻塞,吸鼻涕的声音打断了他们静止相拥的画面。

  赫连静连忙捧着她的头要将她从自己怀里拉出来。

  水若善抱着他的腰不松手,额头死死的抵着他的胸口,“别动,就让我这样待着。”

  过了一会,赫连静重新抱着她,发出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刚才的忘情也被她这一哭,哭走了大半。

  “不是给你说让你离赫连暮远点吗?”

  水若善这时候哪里还能听得进去赫连静的教育。

  “他可是这个宫里的殿下,这么多人捧着怕摔了,怎么就你这么能逞英雄。”

  赫连静感觉到水若善把手伸进他胸前的衣服里,然后摸了摸摸走了手帕。

  “你就不能动动脑子想一想,这么多怕掉脑袋的奴才,哪个敢把他放进擂台上。”

  水若善用刚才摸来的手帕擤了擤鼻涕,然后很认真的包好折好,又熟门熟路的放回赫连静的衣服里。

  “水!若!善!”赫连静抵着她的头顶苦口婆心的说了这么多,听见她在下面这一连串窸窸窣窣的声音,想象着他的怀里现在揣着一包鼻涕,瞬间再冷漠内敛的殷王也炸了。

  水若善重新将自己埋进他的怀里,“你能不能不要讲话了?”

  赫连静在想这个女人以后决不能给她三分颜色。

  “我只想就这样静静的待会。”

  赫连静张了张嘴,水若善这句话连他刚才的那点火气也浇灭了,他的心里,一点一点的被疼惜完全占满。他的怀抱被她填满过这一次,他知道,自己就再也回不去以前不被拥抱的时候了。

  他们就这样静静的相拥着,时间就像停止了一样。

  赫连静听着怀里越来越重的呼吸声,也许是因为刚才哭过,所以特别容易入睡。他轻缓的捧起耷拉在他怀里的头,细致的打量着她睡的安稳的脸。在这个无人知晓的夜里,在这个当事人已经睡着的夜里,他偷偷摸摸的将吻重重的落在她的眉间,那朵妖艳的莲花似乎在他的唇下摇曳芬芳。

  赫连静闭目落吻的一瞬间似乎闻到了可以绵延万里的荷花香。那香气入他心头血,散入四肢百骸,缠浸入每一寸白骨,终与他融为一体。

  如果那年的水若善得到赫连静这样轻柔的一个吻,一定会傻颠颠的翻着跟头扭着屁股蹦到房顶上手舞足蹈。

  而如今的水若善在安稳的睡过这一夜之后,等待她的还是那个耗体力也即将耗内力的擂台。

  比武开擂之前,作为守擂的水若善依然如昨日一样姗姗来迟,她不疾不徐款款而行,登上高台之时不经意的扫视台下,明日庄庄主日翔、明月庄大小姐月扬、再远了是武林盟主的大公子江行,水若善面纱下的唇角微不可查的动了动,这江湖年轻一辈中响当当的人物今日到齐了,看来这些人对朝野的权势还真是趋之若鹜。

  朝堂与江湖,这天下也就只有盛风南国给予他们相辅相成的关系。

  水若善抬头看了眼远处高台上的符冥音,后者平静无澜的脸上看不出他的情绪。她想,不论是符冥音的感情还是他的权力,这一生,她都因为一个先入为主的赫连静有意无意的伤害了他。

  水若善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殷王夫妇的方向,赫连静却并未到场。还未等她多想,便有人急匆匆的来攻擂。

  “我来会会你。”江行这个人,长得虎背熊腰,五大三粗,典型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型,背着一把大阔刀,身为武林盟主的大公子,在这江湖中的地位却远不如自己的弟弟。

  他一个大跨步侧身跨上擂台,不知道是不是水若善的错觉,江行落地的一瞬间她感觉高台也跟着颤了颤。

  “刚刚看你几轮较量下来,一个姑娘家家的还真的是挺厉害的嘛。”江行说话间从背后解下自己的大刀,厚重的墩到地上。

  水若善的视线循着他的动作一路定格到他的大刀上,她微颔首紧紧攥着手里的短刀,说话的声音有浓重的冷冽感:“叫你爹来为你收尸吧。”

  江行端起他的大刀横在胸前,喝到:“放肆!师从哪处山野门派,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老子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名门正派。”

  水若善喉间一声轻屑,便被江行的一把大刀直劈脑门。

  江行刀重体轻,挥洒自如;水若善灵动轻巧,招式诡谲。这二人一攻一拆间也是让众人看了个过瘾。迟迟未见分胜负,江行这人开始急躁不稳,照着水若善肩骨横劈一刀。

  水若善快退两步,不可置信的摸着自己肩上的伤,她迅速的扫视一圈场中的人,包括远处高位上的符冥音,却没有一个人对此一刀有异议。她皱着眉,发狠的握紧手中的短刀,这一刀,江行分明使上了内力,猝不及防的伤了她。论外家功夫,水若善迟早不是江行的对手,可对方耐不住性子竟破坏了这擂台的规矩。

  既如此,那她便也能放开手脚。

  这江行,怕就只有死路一条。

  水若善捻着手上沾到的血,向前伸到江行面前,偏过头轻笑一声,下一刻快速的向江行攻去,后者发现,近身的短刀上杀气刀刀入肉。

  江行这才感受到,卸下了温吞攻势的水若善内外皆强,几招下来他就无力招架。

  轻小的短刀插喉而过的时候,场中观战的人开始沸反盈天。

  江行身为武林盟主的大公子,江湖地位可见一斑,如此却被一个叫不上名号的姑娘家轻易断命,此事本身就够人前人后议论一番。更何况,江行并不是泛泛之辈,凭自己的实力在江湖中也是有话语权的。而如今杀他之人,取他命竟这般不费力,如此看来,这江湖中能有几人是这姑娘的对手?

  符冥音明明灭灭的小眼睛眯成一条缝,这个深藏不露的水若善才是真实的,当年那个纯净如水的人,虚假幻灭了,高深莫测的身手他当年竟是丝毫未察。

  这样的水若善,与殷王赫连静交好的这个水若善,他留不得。

  水若善却像是被挑战上瘾了一样,指着台下阳盛阴衰中唯一的一位女性说道:“姑娘家世显赫,同为女子,不如你来试试可好?”

  被点名的是明月庄大小姐月扬,一路观战下来,她深知自己不是水若善的对手,但是身为江湖儿女,身为赫赫有名的明月庄唯一的正统传人,她与明月庄的骄傲不能丢。

  水若善草草的处理了肩上的伤,其间她看到有人行至符冥音身边低身耳语了几句。

  月扬也算是个女中豪杰,明知是条死路,也能毅然坦荡的面对。

  水若善与月扬的交手中,后者处处下风,就在她杀招近身之时,擂台上无预兆的闯入一人挡下这一刀。

  明日庄庄主日翔,早早的继承了这地位显赫的明日庄,这些年尽心尽力,兢兢业业,也是一个心思清明之人,在江湖中培植了自己的势力,几年下来,明日庄的实力远胜于其他几庄,如今也就只有这明日庄还能衬得起那百年大庄的盛名了。

  日翔却未给水若善反应时间,上台立定,长剑出鞘,与缓过神的月扬相互配合,成夹击之势。

  水若善心下莫名开始慌张,短暂的分神中日翔的剑锋擦颈而过。

  日翔与月扬的攻势尝了甜头,越发凶猛。

  一时间场中静的落针可闻。这些江湖人士,他们来的时候都是对方的假想敌,可当横空出现了一个水若善这样顶尖高手的时候,他们又都团结起来,视她一人为敌。

  符冥音对水若善的输赢始终抱持着顺其自然的态度。

  台下观战之人纷纷看出来水若善越来越不能集中的精力。

  她显得急躁且慌张。

  “主子。”

  珑叁与森肆出声的一瞬间,水若善像是被人惊醒一样突然转过身望着猎场远处的密林。

  生死之争最忌讳分神。更妄谈水若善这样将整个后背敞开给敌人。

  日翔的长剑穿胸而过时,水若善转头俯视台下的水寂青:“他出事了。”

  震惊焦急的水寂青拍案而起,一脚踢翻了身前的矮桌,厉声喝道:“不许去。”

  甚至不等他把这三个字说完,日翔已抽出佩剑打算再补一剑,水若善回身一掌击飞日翔,使上轻功几个起跃飞向远处的密林。

  水寂青、珑叁、森肆本能的瞬间跟上。

  符冥音眯眼看着水若善消失的方向,她这样也能感知的到吗?他们之间的羁绊到底有多深!

  不明所以的江湖人士也忍不住好奇的寻过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