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顺手牵羊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有你就够了

顺手牵羊 喝酒的羊 5393 2020-04-12 23:38

  贤侄不必客气。”唐长老不在意地摆摆手,饶有兴趣地打量着Key,“这个要求虽然不容易,但我想想办法也是能够办到的。不过在这之前,贤侄要跟我来上一局,若你赢了,我自然义不容辞,若我赢了,那我只能尽力而为了。”

  “既然如此,晚辈只能得罪了。”Key唇角勾起一丝弧度,自信满满地与他对视。

  依旧是简单传统的比大小,只不过筛盅的大小没变,骰子的数量却从普通的三或五个,增加到十一个。

  这样的数量,一般人想将它摇开恐怕都要费一番功夫,如果摞在一起,则只能算作一个骰子的点数。

  “爱护晚辈,贤侄先请。”唐长老看着Key似笑非笑地客气道。

  “尊老才能爱幼,师叔先请。”Key伸出手做出请的姿势,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不过为了展现师叔真正的实力,我们能否将这张桌子先换一换?”

  唐长老似是没想到他还会记得,当即哈哈大笑起来,朝着门的方向在空中拍了几下手掌:“哈哈哈好,来者是客,何况是贤侄提的要求,自然应该答应。”

  话音未落,一排迈着整齐步伐的黑衣人突然开门进来,在唐长老面前站成一排后身形高矮和彼此之间的间距竟然分毫不差,就连说话也是异口同声:“长老!”

  “去仓库,抬张新的桌子来,还没来得及雕刻的。”随着唐长老不带停顿的吩咐,一行黑衣人又整齐划一地排队走出,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仿佛不曾来过一般。

  桌子更换得很快,在Key再三确认后,赌局正式开始。

  和与姜老对局时不一样,这次两人摇了三分钟还未停止,Key身后的阿华和江烨开始的一分钟里还对两人的姿势和表情饶有兴趣,可现在已经渐渐觉得无聊不已了。

  “哎你说,”江烨捅捅阿华,用他以为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嘀咕着:“你说,他们这样还要摇多久啊?也不嫌烦吗?”

  “你懂什么,高手过招,其实是关键。”话虽这样说,阿华依旧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我才不懂什么高手过不过招,我只知道我不会。”江烨说的理直气壮。

  又五分钟过去了,两人依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反倒是骰子在筛盅里的声音愈发清脆。

  “照他们这种摇法,手腕不费骰子都要摇碎了。”江烨又一次凑近阿华,“合着搞赌场还需要手指灵活体力好吗?”

  听到这话,原本密切关注着赌局进度的阿华终于回过头来斜睨他一眼,压低声音缓缓开口道:“需不需要手指灵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这样的这辈子也别想靠智商挣钱。”

  又过去了三分钟,两人手腕转动地越来越快,摇骰子的声音也越来越急。

  江烨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了,走到桌子中线附近站定,大吼一声:“你们有完没完啊!开始了!”

  “啪!”“啪!”两只筛盅同时落下。

  “呵呵,许久不练手艺生疏了。”唐长老自谦地笑笑,“贤侄真是当仁不让啊。”

  不间断地摇骰子,特别是两位数以上的,需要极强的耐心和腕力,同时还需要时刻保持清醒,根据听到的声音不同计算自己和对方的骰子点数。总之,若不是大师级别,只摇一下才是你最正确的选择。

  “师叔太谦虚了,晚辈只不过是急于得到师叔的承诺,这才斗胆献丑罢了。”

  “哈哈好,既然如此,不如我们三声之后一起开盅?”唐长老捻着自己的胡须,“公平公正。”

  “也好。”Key转头看向荷官,“开吧。”

  荷官听完看向站在他对面的江烨,盯得他只觉得全身发毛,“心甘情愿”地退到Key身后,荷官这才正色道:“三——二——一,请开启。”

  一瞬间,房间内的所有人几乎都是屏息以待。

  唐长老的筛盅里是11个紧紧挨着的骰子,而且朝上的面大部分都是6,无一例外。六六大顺,顺遂平安。

  Key的筛盅则更为精彩,十二个向上的骰子面,十一个为6,最后一个为1。仔细一看,其中一个骰子竟然生生被分为两半!

  “还真是摇碎了啊。”江烨崇拜地看向Key,却招来后者的一记白眼。

  “后生可畏。”唐长老看着桌上散落的骰子又是满意又是不甘,半晌之后才终于抬起头直视Key:“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答应你。不过看在我是你师叔的份上提醒你一句,这里真正的主人深不可测,你们最好只是出于好奇想要见他。”

  还没等Key回答,阿华就对唐长老回以微笑:“当然,我们只是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天才能够做到这样,顺便向他请教一番。”

  过五关斩六将的,总算能够见到,当然是要请教请教了。至于请教什么嘛,那就是他们说了算了。

  “也罢,祝你们好运。”唐长老脸上的笑意未减,“明天这个时候再来,我带你们过去。”

  古色古香的红砖别墅里,依旧是进来时那个熟悉的房间,依旧是令人遐想的呻吟声,依旧是顾清风和顾明月两人被迫在里面等待,不过不一样的是两人此时的状态——一个咬牙切齿,另一个眉眼难得的温和。

  作为孪生兄弟,顾清风和顾明月虽然性格迥异,但双胞胎之间独有的心电感应却不会消失,因此对方的想法绝大部分他们都可以感同身受。何况顾明月了解顾清风,其他事情他都可以不在意,唯独不允许有人玷污医学。

  如果不是他拦着,如果不是顾清风还有最后一丝理智,现在他哥哥恐怕要跟他们同归于尽了。

  “又不是第一次执行任务了,碰上什么不都很正常么?”顾明月将纸巾递到他面前,身体却离顾清风坐着的拔步床尽可能地远:“擦一擦……你的口水。”

  听到顾明月的话,顾清风下意识地拿纸巾在唇角处猛擦几下,发觉自己上当后更加恼羞成怒,作势就要起身打他:“顾明月你找死么?居然这个时候耍我?你别以为你武功高我就怕了你!”

  “我只是想帮你转移注意力。”顾明月轻轻松松将他按回床上,不着痕迹地在他肩膀上擦了擦手,难得的话多起来:“我是在安慰你。”

  安慰?谁见过这么别出心裁的安慰方式?

  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顾清风更是气个半死,连看都懒得看他,双臂环抱看向另一边:“顾明月,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找不到女朋友了,就你这样,男朋友都找不到。”

  “我不喜欢男的。”顾明月剑眉皱起,顿了顿又补充一句:“我有你就够了。”

  ……话一出口,房间内十分诡异地寂静了两秒。

  “顾明月,你不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身了吧?”顾清风猛地跳开,速度飞快地逃到角落,双臂死死地护在胸前:“你你你你别过来啊!我我我可不怕你!”

  那绝望惊恐的小眼神,活脱脱是个被即将被流氓地痞霸凌的小媳妇。

  “别紧张,我标准很高的。”顾明月摊开手,看着他意味深长地说了句:“等你什么时候能跟江年一样了再说。”

  “你你你你你……”

  顾清风话还没说完,就被顾明月飞快地堵上了嘴:“有人。”

  确定他不再喊叫后,顾明月就摸到了门边,身影快到肉眼几乎捕捉不到,不过几秒就拎进来一个半死不活的蒙面人。

  丝毫不理会被扔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杀手,两人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答案。

  也许就是这份默契,才让江年在排兵布阵时将他们放在了一起。

  确定计划的下一秒,房间的红木门随着“咚”地一声巨响彻底变形报废,倒在地上扬起走廊上一层细小的灰尘。

  不用任何人禀报,片刻后风月就带着莲儿出现在他们身边。

  “两位这是什么意思?何故拿我的门撒气?”风月有些心疼地看着已经无法修补的门,红木家具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因为木头本身花纹的不同价值也相差不少。这一块木料可是顶级,雕刻也是出自名家,甚至木头本身也已经有些年头了。

  “看起来风月先生并不诚心,居然派人在门口监视我们。”说话的功夫顾明月已经将人摔在风月面前,冷冰冰地对上他探究的眼神。

  “哦?有这回事?”风月眯起眼睛打量一番地上的人,忽然从莲儿腰间抽出手枪,毫不客气地对准他的太阳穴。

  一声枪响,风月不在意地转了转手里的枪,又一脸歉意地看着顾清风两人,语气中充满诚恳:“抱歉,是我管理手下不利,让二位见笑了,还请二位见谅。”

  说罢又看向莲儿,语气冷如寒冰:“莲儿。”

  “是莲儿疏忽,请主人责罚。”

  “自己去领罚。”

  “是。”莲儿恭敬地应道,不带任何感情地向楼下走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