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牧龙师

第131章 锦鲤先生

牧龙师 6090 2020-05-15 18:59

  “父亲,婚姻大事,还是全凭我一个人做主,不用您瞎操心了,人活一世,要不能够在这方面有自己的自由,那和燕雀有什么分别。”祝明朗说道。

  “说得好,不愧是我祝天官的儿子,跟我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就是嘴硬。当初你祖父,你太公,也是包办婚姻,期初我那个宁死不屈,一定要自己找,后来才发现,你娘简直是一不小心陨落到了这凡间的仙子,如我这种烂俗之人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才正好能够在今生今世遇见她,与她结发。”祝天官说着这番话,心中满是感慨。

  祝明朗觉得自己没法和这个父亲好好交流了。

  黑着一个脸,祝明朗故意打起了哈欠,开口道:“两位姑娘也都累了,我先带她们去歇息,父亲在这慢慢钓鱼。”

  “秦杨,你为她们带带路。”祝天官对那位黑色锦衣女子说道,随后接着对祝明朗道,“祝明朗,你坐这来,我让人给你准备一副渔具,我们父子很久没有这样彻夜垂钓畅谈了。”

  祝明朗理都懒得理他,快步跟上了秦杨、南玲纱和方念念。

  长途跋涉,为了赶时间,祝明朗这一个来月都没睡上好觉。

  而且祝天官什么德性,他太了解了,这要在湖边坐一晚,无非就是听到炫耀年轻时候多么潇洒,多么精彩,然后再来一遍他们夫妻曾经是多么浪漫。

  他那些说辞,祝明朗已经能够全文背诵了。

  ……

  抵达一处可观水滴湖全景的小山处,有一座极简的小院,便是祝明朗的住处了。

  小院离其他地方都很近,而且也挨着几个比较大的楼宇,不算是特别清静的类型。

  祝明朗不是那种喜欢太安静的人,有自己的一座小空间,周围有自己熟悉的人,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小院不大,也有几间不错的小楼,南玲纱和方念念便在祝明朗旁边的小楼中,她们和自己一样,已经很疲倦了,梳洗了一番后便熄灯睡去。

  祝明朗原本还想去见一见痴呆先生,但他泡在浴桶里时,就睡着了,要不是喝了一口洗澡水,还以为自己在凉爽的床铺上……

  路途确实太过遥远。

  但不管怎么样,总算是能够安心一些了。

  ……

  花香入鼻,开着大木窗睡的祝明朗被这熟悉的芬芳给唤醒了,睁开眼睛,从楼中望下去,正好看见隔壁小楼处,一个在梦里见到过的倩影,就挺直着柔腰,正一笔一笔的练习着什么。

  祝明朗迷糊半醒中,看得有些入迷。

  但很快他又意识到了什么,急急忙忙晃了晃脑袋,揉了揉眼睛。

  南玲纱在作画,画得是水滴湖湖景。

  自己这边的窗,是正好可以看见她在案前,而她那边却很难看得到自己这边……

  以前隔壁小楼都是空着的,祝明朗也从来不去留意,谁曾想住进了一位女子后,整栋小楼好像变得五光十色,目光总是不由自主的被吸引。

  还是有一些困意。

  祝明朗翻了个身,又闭上了眼睛。

  也不知是只过了片刻,还是又睡了许久,祝明朗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却发现自己不知怎么又转向了窗的方向。

  并且,一眼就可以望见另一栋小楼,窗子明亮、薄纱轻卷,南玲纱依旧坐在那里,身姿柔美,曲线惊人,但她没有在作画了,而是在逗着一只很奇特的小生灵……

  那小生灵,身形非常奇特,像清澈的湖水那样,有着碧绿之色,又带着几分幽光,甚至目光可以穿过它晶莹剔透的身躯,看到它遮住的画墨。

  说是小生灵,更像一只浑身上下充满着灵动的小幽灵龙。

  祝明朗一下子清醒了,上半身往窗子口探去,想要看清楚她把玩的究竟是不是龙时,却发现南玲纱已经起了身,往屋子里头走去,似乎是方念念在叫她。

  祝明朗也赶忙起来,匆匆忙忙的洗漱了一番。

  到了院中,南玲纱也正好走出来,看着衣裳还有许多褶皱的祝明朗。

  “我和念念四处走走。”南玲纱说道。

  “哦,行吧,秦杨会跟着你们,正好龙粮也没多少了……对了,昨夜我问你上古龙门的事情,你说今日会与我细说,晚间我带你们去这里最好的酒楼,尝一尝水滴湖的蒸鱼,品一品柳酒,到时候你再与我慢慢说来。”祝明朗说道。

  “好啊。”南玲纱似乎对尝鱼品酒挺有兴致的,脸上泛起了浅浅的笑容。

  祝明朗也保持着谦逊有礼的笑意,目送着南玲纱和方念念往外走去,此时金桔色锦衣的秦杨已经在院门前等候。

  等她们离开了院子,祝明朗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

  他目光注视着南玲纱离开的地方,陷入了深思。

  昨夜,他根本没有问南玲纱关于上古龙门之事,而刚才南玲纱未有丝毫的质疑。

  ……

  用过早饭,祝明朗朝着湖岛山的另一侧行去,路上倒是遇见一些人,只是他们中有不少已经认不出自己了。

  当然,祝明朗也有些人完全认不得,即便是祝门的内庭,这几年人员的变动似乎也挺大的。

  穿过了宏伟的铸剑殿,祝明朗到了一片湖水注入的蓝池涧,在那里看到了一群七八岁大的孩子,他们正坐在石凳上,一排排,正襟危坐,宛如在听最精彩的一段戏。

  但他们前方可没有戏台,只有一湾蓝色的水涧,水涧上方,痴呆先生正在那儿滔滔不绝、口若悬河,讲述着一些古老而又不可思议的神龙传说。

  “话说此龙,拥有祖脉,其愤怒时可以让这天地都浸泡在它呼唤的异空之海中,那海水的浪,可以将几百公里的山脉给摧垮,那海水中的古兽,轻易的将一个国都给碾平……”

  “那么你们知道这祖脉异空神龙之上,供奉着的是谁吗,没错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先生我!”

  “我乃九天之上的始祖,返璞归真化为了最渺小的凡鱼。”

  说完这句话,那些孩子们已经笑得东倒西歪,仿佛每日最开心的事情,便是在这里排排坐好,听痴呆先生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要外人走入这里,看到一群孩子围在一只可以自如浮空游动的锦鲤前,见着这锦鲤口吐人言,一定会觉得这是一幅极其诡异的画面。

  但在祝门,三四岁的小娃娃都知道这只会说话的鱼。

  大家都叫它痴呆先生。

  祝门里没有人知道这锦鲤的来历,只是锦鲤一直都是给人们带来好运之物,逢年过节,挨家挨户都会挂着画得栩栩如生的鲤鱼,盼好运降临。

  祝门也是如此,但祝门从来不挂锦鲤,也不传赠锦鲤画历,让自家孩子们到这蓝水涧处,拜一拜痴呆先生就好了。

  “所以啊,那海水的浪,可以将几百公里的山脉给摧垮,那海水中的古兽……”小锦鲤继续张开那鱼嘴,有着几分老气横秋之意,但声音却没有那么苍老,往往带着几分滑稽。

  “先生,您刚才说过这段了。”一个胖乎乎的孩子说道。

  “啊?我这不是怕你们记不住吗,我再给你们说一遍。”那小锦鲤摆动着尾巴,在空中游动着,那模样还真有点像私塾里负手而立,慢慢走动的教书先生。

  “可您今儿这段已经说了七遍了。”扎着冲天辫的小女孩说道。

  “那今天课就到这,去玩吧。”那浮空小锦鲤说道。

  孩子们一哄而散,追着山涧附近的蝴蝶很快就不见了。

  那小锦鲤绕着水涧上方,游了几圈。

  祝明朗也往那里走了过去,才刚刚走了有七步左右,就听到那小锦鲤大喊了一声。

  “这群小兔崽子,今日居然一个都没有来上课,回头我一定挨家挨家批评他们的爹娘,气死鱼爷了,气死本鱼爷了!”那小锦鲤,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鱼须上扬,眼珠瞪得更大!

  祝明朗差点没笑出声来。

  痴呆先生,果然还是痴呆先生啊。

  这七步记忆,也不知鱼肚里是怎么装得下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锦鲤先生,祝明朗来看你了。”祝明朗走到山涧处,高声喊道。

  “祝明朗???”锦鲤先生突然鱼贯飞跃,刹那间就到了祝明朗的面前,一双呆呆大大的鱼眼睛盯着祝明朗。

  “是我……”

  “你这娃,吃那些湖池鱼的饲料了,怎么一下子长这么大了??”锦鲤先生鱼脸很奇特,竟可以像人一样做出吃惊的表情。

  “锦鲤先生,我现在是牧龙师,有很多问题想请教你。”祝明朗已经习惯锦鲤先生的说话不着边际了。

  “牧龙师??你是牧龙师了,哈哈哈哈!!”锦鲤先生突然用尾巴立了起来,一对短短的鱼鳍竟然做出叉腰的动作,在那里仰着鱼头大笑,“什么破剑师,一辈子都没有大出息,最后也是给牧龙师打工。现在养龙一点都不晚,有你九天鱼爷在,保证你轻松制霸这四海八荒!”

  祝明朗一阵无语,鱼爷果然还是鱼爷。

  “现在我有四龙……”

  “白苍龙呢,和你一起长大的白苍龙死了吗?”锦鲤先生猛然间想到什么,惊问道。

  “白岂在休眠,它现在是冰辰白龙。”祝明朗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